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侯府商女 > 603:五日之后准备宴请!

603:五日之后准备宴请!

    今个是启国德顺二十年的五月初十,距离上次进宫给皇上医治已经过去了五天了,这五天京城内外都是热闹的要翻天了。

    第一个自然是贞烈夫人归来,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任何人见过,不过有消息说靖安侯府已经开始准备宴请,听说过两天,也就是五月十二,靖安侯府就会大宴宾客,同时也给纯慧郡主办及笄礼。

    正常这及笄礼其实沁慧已经在龙腾王朝办过了,不过因为在启国谁也不知道,这次沁慧想让叶老娘出现在公众面前,就找了这样一个理由,同时也要告诉所有人,肃亲王府和靖安侯府的婚事已经很快了。

    因为当初圣旨赐婚的时候说过,及笄礼之后即可大婚,所以叶老娘和叶老爹都希望用这个理由作为宴请最好。

    这几天一家人好好的休息了一番,总算是消除了旅途的疲惫,真真是吃了睡睡了吃的节奏,好好的养了五天,现在一家人的脸色和状态才缓过劲来。

    当然刚刚回来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因为皇上已经清醒,暂时还不能对外宣布,因此叶家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动作,以免让外界那些心怀叵测的人怀疑。

    皇上醒过来之后,太后和皇后已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都说了,皇上十分感激,听说神医有可能五天之后就能见到,皇上也要当场道谢,不过皇后这次十分聪明,来了一个障眼法。

    这个偏厢平时皇后会从密道中过来,太后倒是可以在这边一直照顾这,而皇后的主殿里面龙床上面躺着的,是皇后特意找了一个身形比较瘦的护卫充当皇上躺在这里,本就每天放着帷幔,一般人不特别注意也发现不了,尤其栗公公还在这里伺候着呢。

    皇后依旧是愁容惨淡的样子,吃不下睡不香,别说这一招还真的蒙混过不少人去。

    宫里因为姬太妃被轿撵砸伤了,难得这几天很安静,听说姬太妃的狗腿刘嬷嬷这些天也在养伤,最起码还要有一些天才能出来见人,后宫没有了姬太妃的折腾,这些天竟然出奇的宁静。

    后宫的各个妃嫔因为皇上好几个月昏迷不醒,她们也十分堪忧自己的未来,所以不说哭哭啼啼的,也和皇后的状态差不多了。

    这几天宫里相对安静,外面可是闹得不行了,贞烈夫人这件事关注度是最高的,第二高的自然是令进侯府的李县主李金珠了,没办法,这京城的人们知道贞烈夫人回来了,自然这八卦心里会同时关注这两个人。

    据说前些天因为姬太妃赐婚大闹靖安侯府的事情之后,这李县主就病了,一直到昨天令进侯府大夫人穆氏的生辰宴请才出来见人,去过的人都说这李县主容光焕发,似乎没有将赐婚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还全程帮助她的母亲大夫人穆氏操持宴席,将她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难得的收到了些许的好评。

    这不是令进侯府里面因为昨天宴席的成功,打破了这些天的低气压和冷空气,总算是府里恢复正常了。

    现在令进侯府老侯爷李霾正在书房和李金珠在说话,金珠,你昨天表现的非常好,作为世家女子,喜怒不形于色,时刻要表现的落落大方,祖父告诉你,有些事情我们已经在运作了,这个贞烈夫人抢了你的一切,我们绝对不能这样算了,你的心愿祖父一定帮你达成!

    不过在我们真正实力没有展现出来之前,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住目前的局势,我们李家这次吃了叶家的大亏,害得你又丢了丑,这笔账咱们还是要算的,否则我们多年的谋划算什么,岂能容得下这些阿猫阿狗的对我们这样身份的人进行挑衅?

    李金珠难得气色很好,也看不出来那天在叶家门前十分不稳定的状态,反而笑意盈盈的,仔细看就是笑得十分冰冷,请祖父放心,那些欺负金珠的人,一个个的都别想好,既然叶铎那么宝贝那个什么贞烈夫人,护着那个贱人跟什么似得,不如我们就给他点颜色看看,比如说绿色,看看这个叶铎气的跳脚是什么模样,

    我李金珠是什么身份,岂容他有拒绝的权利?现在他不仅仅是拒绝,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简直是岂有此理,祖父你且放心,经过这么多天我想明白了,有时候女人老追在后面会让男人犯贱的,从现在开始,我就让叶铎亲自说求我,求娶我,我李金珠一定要让这个叶铎看一看,一定!

    李家老侯爷李霾说道:嗯,这点你心里有数就行,另外我们的大计划也要开始实施了,这回就拿叶铎一家练练手吧,老夫倒要看看叶铎有什么本事,可以一次次的躲开,哼!

    这祖孙两个人相视而笑,很快老侯爷就叫来了暗卫开始布置,而李金珠回到了房间,立刻换了衣衫继续开始涂抹那些膏脂,昨天的容光焕发可是加大了力度涂抹的,现在这个疗程非常好,不能停。

    贾嬷嬷还是在帮着李金珠费心费力的涂抹着,贾嬷嬷看着主子日渐变得白皙又光泽的皮肤笑道:主子,这次这个膏脂还真的挺管用的,老侯爷说了,只要您放宽心,就会达到最好的效果!

    李金珠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本县主现在有什么不能宽心的,估计今日过后不能宽心的是别人了,别啰嗦接着涂抹,那叶家不是要举办那个小蹄子的及笄礼么,我这个差点当了继母的人怎么都要过去看看,贾嬷嬷你说是不是?

    这个问题贾嬷嬷还真不好说,去了指定是惹闲气,不去主子不甘心,所以贾嬷嬷说道:县主,依老奴之见还是不去的好,左右现在都撕破脸皮了,咱们上门何苦找那不自在去,再说那个小蹄子毛病多,咱们现在忙的应该是怎么给人送进肃亲王府里面给这个小蹄子添堵,这个什么狗屁的及笄礼也就那么回事,老奴不觉得如何,况且这几天也要起风了,咱们还不如在一旁看热闹的好,您说呢?

    李金珠听了贾嬷嬷的话,垂下了眼眸没吭声,而是问了一个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的问题,贾嬷嬷,秦嬷嬷那边如何了?我看你这边是忙不过来了,应该将秦嬷嬷换个身份接过来,这样本县主在内宅有你协助,在外面有秦嬷嬷帮衬,那可就是如虎添翼了。

    贾嬷嬷刚听了前半句,吓了一身冷汗,还以为县主不满意她的能力要让秦嬷嬷回来呢,听了后半句这心才好受点,连忙说道:是是是,县主说的是,老奴一个人确实有些忙不过来,管了内宅就管不了外面,操心了外面这内宅里面难免会有疏漏,秦嬷嬷能回来分担一些那可是再好不过了,本来老奴也是秦嬷嬷带出来的人,有秦嬷嬷在老奴这心里就踏实多了。

    李金珠嗯了一声没有了下文,让贾嬷嬷有些忐忑,看主子不愿意说话,也就只能不吭声继续涂抹膏脂了。

    令进侯府的事情并没有很多人关注,倒是还有一件事情现在很热闹,就是广宁侯公孙家的掌上明珠公孙柠歌要嫁给肃亲王的庶子的事情,现在公孙家几乎在京城各个高档的店面全部走一遍。

    更有意思的是,棋盘三街以外一直到京郊的店铺都被公孙家的人跑了个遍,不过是短短的几天时间,现在城内城外大概都已经知道了公孙柠歌要嫁给肃亲王府的庶子楚贯含了,只是当人们在打听这楚贯含什么情况的时候,知道的人很少,这个庶子在肃亲王府几乎已经有十年以上没有出过府门了。

    外界只知道身子不好,至于到底哪里不好,还真是没有人能具体说的出来,这样一个几乎过年的家宴都不参加的人,就在短短的几日已经掀起了太多人的关注的浪潮!

    尤其是未婚妻还在京城玉颜坊门前闹了大笑话的公孙柠歌,虽然一两年过去了,这件事情已经很淡了,拿出来说事的也少了,但总的来说记住这件事情的人还是不少。

    不过现在人们关注的已经不是公孙柠歌出丑的事情了,而是因为公孙家如此高调的做派,全城都知道公孙柠歌要在五月十八这一天嫁进肃亲王府长房了,新郎就是楚世子的庶弟楚贯含。

    公孙家还大大的宣扬了一下,公孙柠歌的嫁妆至少有二百八十抬以上,甚至肃亲王府老太君都给公孙柠歌赐下了十八抬的嫁妆,可见这老太君多么重视这个孙媳妇。

    还有一条消息说是肃亲王妃从锦城回来的时候,那车队十分庞大,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给广宁侯公孙家的聘礼,至少也要有二百四十抬聘礼,广宁侯府还大声嚷嚷说是肃亲王府能出多少聘礼,广宁侯府就给多少陪嫁,甚至超过聘礼,这样的叫板之声在京城引起了太多人的关注,现在有好多地方竟然已经有了赌局,说是猜测到底会有多少嫁妆呢。

    此时的广宁侯府一阵热闹,屋子里面的人都是笑意盈盈的,广宁侯公孙岩说道:哈哈哈,好太好了,现在的局势对我们家十分有利,就应该这样,柠歌啊这次爹娘还有你祖父能为你做的都做了,就看你嫁进去争不争气了!

    公孙柠歌笑的异常甜美腻死人的说道:爹,您就会取笑人家,你女儿这样好的人,谁会不喜欢啊,哼,让老太君那个死老太婆不肯松口给我那么多嫁妆,还要将那么多的东西都给叶沁慧那个贱人做聘礼,呸,肃亲王妃不是一直以温婉贤淑大度的形象示人吗?

    这次咱们就看看,他们肃亲王府的聘礼不够的话会不会让人笑话,肃亲王妃这个嫡母就有对庶子苛待的嫌疑,而且作为庶子的媳妇,也有能力协助王妃掌家不是,祖父,爹娘你们放心,我那侧妃婆婆一定会帮我的,这肃亲王府不管我进去嫁给了谁,结果都是一样的,请你们放心。

    哎呦喂这姑娘说话真是不动脑子,这考虑这算计的精啊,就是不知道结果是不是让她如意了。

    广宁侯老侯爷说道:柠歌,切莫得意忘形,祖父要求你进府之后徐徐图之,只要抓住有利的把柄,就不怕肃亲王府那些人不妥协,回头但凡你受了什么委屈,就回来和祖父说,祖父会给你做主的,我们公孙家的儿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这次肃亲王府的聘礼若是不给到二百四十抬,咱们就不嫁了,那个病秧子谁愿意嫁了就嫁去,咱们不嫁,看到时候肃亲王府找不着急!

    老侯爷这两年越发的老了,脸上甚至长了很多的老年斑,脸上的褶子越来越多,胡子也白了很多,看来这两年在锦城过的可不算如意,或者这两年藏着掖着的,就为了现在!

    似乎将这一切化作力量,都集中在这一刻,准备让所有人都看看,他们公孙家的儿孙攀上了肃亲王府的婚事,日后那些没有眼色的,都要小心注意了,我们广宁侯可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我们可是肃亲王府的姻亲,听好了,是姻亲、姻亲!

    倒是广宁侯公孙岩说道:柠歌,你先嫁进王府,就比叶家那个有优势,你一定要把握好,将你的侧妃婆婆,还有嫡母肃亲王妃还有老太君都笼络好,同时和李侧妃的儿媳妇明郡王府的嫁进去的那个庶女楚菱也搞好关系,到时候总比你一个人对付那个叶家的强,

    这一点你要记住,千万不要争强好胜,做人不能争一时的长短,谁笑到了最后谁才是赢家,这肃亲王府万贯家财才会落到了谁的手里,相信这两年我们对你的教养,你应付这些事情已经游刃有余,但是爹还是要提醒你要注意才是!

    公孙柠歌得意的说道:嗯,爹爹说的女儿全记住了,你们放心吧。

    公孙家这番动作,到底是肃亲王府都知道了,这几天王爷也在府里安生的养病,没有任何动作,既没有和大臣们见面,也没有进宫,这样安分的养病情况让外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是肃亲王真病的不轻,还是不担心皇上的安危,总之肃亲王府周围莫名打探的人可不少。

    这会子王爷和王妃正在主院里面讨论思阳和沁慧的婚事,肃亲王妃说道:王爷,之前思阳的院子在外院,博丰院上下都是小子们伺候,现在要大婚了,去年就已经将主院后面的一个大院子一起打通了,这样思阳可以继续在前院和王爷商议事情,后面打通的院子就作为他们小两口的日常生活之地,幸亏咱们早早就准备好了,如今也布置的差不多了,否则啊,这次去锦城耽搁了这么久,时间还真是来不及呢。

    肃亲王看了看博丰院扩大两倍的建筑图纸,拍拍王妃的手说道:夫人,辛苦你了,这一年多我都忙着去查账什么的,这些还不是在你的监督下完成的,这次我的伤遇见了神医,咱们还要好好谢谢叶家这个亲家呢,日后等慧姐儿那孩子嫁过来,思阳他们小两口的事情咱们不要多管,他们怎么高兴怎么来,咱们可不能做给孩子们添堵的事情,

    这次在聘礼方面,咱们也要出色一些,外面公孙家那流言我已经听见了,夫人不用多想,你是什么人本王最清楚,公孙家真有意思,以为本王现在病了就不管事了是吧?哼,一个闺誉和心性都一般的孩子还想要我们王府那么多聘礼,也真敢狮子大开口啊!按照本王的想法,这种孩子自从前年那事之后,想进了咱们王府大门都难,也不知道姬侧妃到底和公孙家有什么龌龊,王妃你可要注意些,咱们可不能着了他们的道!

    肃亲王妃点点头,面色已经看出来不愉快,这个公孙柠歌还真是不安生,这人还没嫁进来呢,老太君只说给十抬嫁妆,结果他们嚷嚷出来十八抬嫁妆不说,还说自己多年给思阳积攒的聘礼是给她的,呸这种货色还用本王妃下这么大的功夫?

    这公孙家无时无刻不给自己脸上贴金,你们愿意贴自己贴,可千万不要算在我和王爷的头上,本王妃作为皇家宗妇,可不是好欺负的。

    公孙柠歌压根就不会想到自己还没有嫁进来呢,王府三个最大的boss就没有一个人喜欢她,可见这前路堪忧啊!

    这会子外面有沙嬷嬷说道:姬侧妃请您稍等,老奴这就去通禀王妃娘娘,说您有事来访!

    姬太妃娇娇弱弱的声音说道:劳烦沙嬷嬷了,我就是找王妃姐姐说说我们含哥儿的婚礼的事……

    ------题外话------

    哈哈哈,一大波欠收拾的出来溜达溜达,热闹要开始啦,亲们有票票的就支持一下哈!谢谢啦!

    今个部分投月票的亲是:

    15205945292投1票

    省国旅—安琪投5票

    水墨青花0531投5票

    吕一丹投1票

    ynhong玉567投4票

    漂浮的云0601投2票

    jenhui投1票

    shu玉ngu投2票

    夏日里的冰淇淋投8票

    **ou1984投1票

    唐落尘投3票

    bi玉shn001投3票

    萌,大q投1票

    disyny投2票

    wf0727投1票

    qquser7487063投1票

    zly20050318投2票

    13908011135投1票

    晴天得雨投5票

    stellrpn投1票

    zhnyihu1984投1票

    苏珊李投1票

    亲们嗨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