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兵临天下 > 45.第45章 矛盾激化

45.第45章 矛盾激化

    进了刘府,刘璟兴冲冲向自己的小院走去,此时他心中只有对美好前途的憧憬,他错过了孩童时的筑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这辈子不会再有什么武学上的成就,连他自己也几近绝望。

    但赵云却是在十四岁才开始练武,仅仅用了五年时间,便练成了绝世武艺,这又给了刘璟一线希望。

    赵云可以,为什么他刘璟不行?关键是要得到明师指导,天下有这个能力者,恐怕只有‘玉’真人。

    刘璟兴冲冲刚走进自己小院,一进‘门’,就感到一种不祥,他本能地将手按在刀柄上,屋子里传来异常声响,就像有人在打砸物品。

    “公子!”

    旁边柴房里传来‘蒙’叔低微的喊声,刘璟快步走进柴房,眼前的情形令他一怔,只见‘蒙’叔正吃力地扶墙站起身,满脸是血。

    “这是怎么回事?”

    刘璟连忙扶住‘蒙’叔,他额头破了一块,血‘肉’模糊,刘璟连忙从怀中‘摸’出一贴金创‘药’,小心翼翼给‘蒙’叔的伤口贴上。

    “‘蒙’叔,谁在房间里?”

    “唉!”

    ‘蒙’叔叹了口气,“是蔡家‘女’公子,怒气冲冲闯进来,我想拦住她,结果......不小心额头撞在箱子上。”

    居然打上‘门’了,刘璟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向自己屋里走去。

    “公子,千万不能伤她!”‘蒙’叔跟在后面急道。

    “我自有分寸。”

    刘璟快步走到自己房‘门’前,他沉‘吟’片刻,一把推开了‘门’,房间里的情形使他心中怒火升腾,眼睛不由眯成一条缝。

    房间一片狼藉,所有的家具都被砍得粉碎,铜灯一截为二,衣服也被扯烂,蔡少妤俨如一头发狂的小母兽,手执刘璟的白龙短剑,正发疯似地劈砍睡榻。

    房‘门’‘轰!’地被推开,蔡少妤蓦地回头,她哭了一夜,眼睛通红,死死地盯着刘璟,眼中有一丝惊愕,但更多却是仇恨和愤怒。

    刘璟平静地走进房间,在角落里拾起亭侯印玺,拍了拍上面的灰,又将散落在地上的几锭黄金拾起,那是他比剑得到的奖励。

    他的目光又落在少‘女’手中的白龙短剑上,印玺、黄金、白龙短剑,这三件物品是他最贵重的家当。

    “把剑给我!”刘璟伸出手,语气冷淡。

    “我要杀了你!”

    蔡少妤歇斯底里地大喊一声,挥剑扑了上来,刘璟一闪身,凌空一脚,正踢在她的手腕上,剑脱手而出。

    刘璟想起了蔡中盗马之事,想起了蔡夫人的刻薄,想起了蔡瑁的暗箭,这一刻,他对蔡家恨到了极点,也冷酷到了极点。

    刘璟一把抓住蔡少妤的胳膊,向屋外拖去。

    “浑蛋!你‘弄’痛我了,快放开我!”蔡少妤痛得尖声大叫。

    刘将把她拖到‘门’口,将她甩到院子里,“滚出去!”

    蔡少妤几时受过这种待遇,被人抓住胳膊扔到院子里,她羞愤‘交’集,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我要告诉父亲,要告诉姑姑和姑父,让他们打死你,我死也不嫁给你!”

    “够了!”

    刘璟一声怒吼,吓得蔡少妤停住了哭泣,刘璟此时已忍无可忍,指着她怒斥道:“我上次已经给你说过,我不会娶你,你这样的‘女’人,就算来四十个,我也看不上眼,你不要自作多情了,就算天下‘女’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娶你,你走吧!”

    蔡少妤脸‘色’刷地变得惨白,随即又因羞愤而胀得通红,心中暗忖:‘原来这个人是这样看我,嫌弃我、糟践我、羞辱我,我是堂堂的蔡家嫡‘女’,在他眼中,我就这么不堪吗?连乞丐都不如,这样的男人,就是天下男人死绝了,我也不会嫁给他,我宁可当出家当比丘尼。’

    蔡少妤慢慢站起身,整理一下衣裙,她刻骨地盯了一眼刘璟,紧咬银牙道:“好!你的话我记住了,总有一天你会为今天的话后悔,我发誓!”

    “你发誓一百遍也没有用,快走!”

    蔡少妤狠狠一跺脚,转身冲了出去,直到她跑远,‘蒙’叔才叹了口气,慢慢走上前道:“公子,你不该这么待她,她毕竟是蔡家之‘女’,你把她扔到院子里,就连府上的丫鬟也没有这样,何况她是......”

    刘璟怒气冲冲,“我不管她是什么人,触怒了我,我一样会动手,管她是哪家人?”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一声冷笑,“哟!好一个勇猛的少年郎。”

    这声冷笑就像蛇吐出的红信,令人脊背冒冷汗。

    刘璟一回头,只见十几名仆‘妇’丫鬟簇拥着蔡夫人出现在院‘门’口,她鬓角微见汗,可见她是匆匆赶来,蔡夫人刚才遇见了蔡少妤,她哭着飞奔而去,更加‘激’怒了蔡夫人。

    “璟公子很有胆识嘛!我真是佩服。”蔡夫人一阵尖厉冷笑,眼中闪烁着毒蛇般的冷酷。

    刘璟冷静下来,微微躬身行一礼,“夫人有什么事吗?”

    “我来看望我的侄‘女’,听说在你这里,她还在吗?”

    “回禀夫人,她已经走了。”

    “是吗?她在这里听说受了欺辱,是你欺辱她吗?璟公子!”

    “我不明白夫人的意思。”

    刘璟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感到了蔡夫人来者不善,但他并不想示弱,“夫人不妨解释一下,堂堂的蔡家嫡‘女’,趁我不在,跑到我房里来做什么?难道这就是蔡氏家风吗?”

    “你....在胡说什么!”蔡夫人怒视刘璟。

    这时,‘蒙’叔忍不住道:“夫人,是蔡姑娘先来闹事,房间里被她砍得稀烂,所有的碗盆都被摔.....”

    “住嘴!”

    蔡夫人一声怒斥,打断了‘蒙’叔的话,“主人在说话,你一个奴才‘插’什么嘴。”

    ‘蒙’叔吓得跪下,低头一言不发,刘璟扶起了‘蒙’叔,冷冷对蔡夫人道:“夫人,在你眼中他是奴才,但在我眼中,他却是长辈,他说的话,也就代表了我。”

    ‘蒙’叔依旧低下头,嘴‘唇’哆嗦着,泪水不知不觉从眼中涌出,璟公子居然说他是长辈,他做了四十年家奴,却是第一次有主人把他视为长辈。

    蔡夫人一串喋喋尖笑,把话题转到一个奴才身上,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侮辱,她嘲讽的目光再次盯住了刘璟。

    “好吧!你想糟践自己,我一点不反对,不过我是来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搬出刘府,这里已经没有你的住处了,这也是你伯父的意思,你不用再去找他。”

    刘璟呵呵冷笑,他早就不想住在刘府了,“很好,我正求之不得,我立刻就走,蔡夫人,你先请吧!”

    蔡夫人狠狠瞪了他一眼,一挥手,“我们走!”

    她带着大群仆‘妇’一阵风似的走了,院子里只剩下刘璟和‘蒙’叔,刘璟笑了笑,对‘蒙’叔道:“我们收拾一下,走吧!”

    ‘蒙’叔摇了摇头,“感谢公子的好意,但我卖身契在刘府,我若离开刘府,会被官府抓捕,我还是留下。”

    “可是那个‘女’人会虐待你,她会把对我的恨发泄在你身上。”

    ‘蒙’叔笑了,“这没什么,大不了让我去喂马,而且我和几个管家的关系都很好,几十年的‘交’情,他们会照顾我,公子就放心去吧!”

    刘璟沉‘吟’一下,转身去了小书房,匆匆写一封信,又找到‘蒙’叔,把信递给他,“这封信你替我转‘交’给大公子,我请他关照你。”

    “谢谢公子,我会把信‘交’给他。”

    刘璟又取出三锭黄金,塞给‘蒙’叔,“这点金子你收好,万一有事,你用得着。”

    “不!不!我不能要。”

    ‘蒙’叔慌忙推迟,“公子在外面,更需要用钱。”

    刘璟不睬他,硬将黄金塞给了他,这才拾起皮囊,转身而去,笑声从院外传来,“‘蒙’叔,请多保重!”

    ‘蒙’叔跑出院子,望着少主人的背影走远,泪水再一次不争气地涌出,模糊了他的眼睛。

    。。。。。。。。。

    入夜,长公子刘琦匆匆来到父亲书房前,他正要敲‘门’,却听见屋里传来继母蔡夫人怒喊声,“将军还想再纵容他吗?他居然出手打少妤,这种事骇人听闻,几时发生过?他打的不是少妤,打的是我蔡家的脸,将军,这‘门’婚事蔡家不能接受!”

    “夫人,冷静点,这件事以后再说,别把身子气坏了,再说他不是搬走了吗?”

    “哼!我再也不想见到他,目无尊长......”

    ‘门’外,刘琦暗暗叹了口气,世间事,很多都是说不清道不明,母亲言辞凿凿,好像占据了道义的上风,可没有因,又怎会有果?

    这时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刘琦迅速躲在一根立柱后,‘门’开了,蔡夫人走了出来,她又意犹未尽回头道:“将军,不管是缓兵之计也好,从长计议也好,反正这‘门’婚事我绝不同意,我觉得琮儿比他更合适。”

    房间里传来刘表重重冷哼,刘琦眉头一皱,‘母亲果然是支持二弟娶少妤。’

    其实刘琦也想娶蔡少妤,倒不是因为他喜欢蔡少妤,而是为了以后的立储大计,毕竟蔡家是荆州第一名‘门’望族,得到蔡家支持,他的地位就稳固了.

    蔡夫人细碎的脚步声远去,刘琦这才从立柱后走出来,上前敲了敲‘门’,“父亲,是我!”

    “进来吧!”房间里传来刘表疲惫的声音。

    刘琦推‘门’进了屋,只见父亲正负手站在窗前,沉默地凝视着窗外的黑暗。

    “孩儿拜见父亲!”刘琦跪下,恭恭敬敬磕一个头。

    “你是为璟儿之事而来吗?”刘表语气有些沉重地问道。

    “是!他留了一封信给孩儿。”

    刘琦取出一封信,“父亲,就是这封信。”

    刘表却摇了摇头,“我暂时不想看,你不用给我。”

    刘表坐了下来,良久,他苦笑一声道:“家事真令人头痛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