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帝尊 > 第一千零六章 你很有勇气

第一千零六章 你很有勇气

    “你居然真的将松玉平师兄的聚元黄金屋给炼化了?”

    史可图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震颤了起来。

    “对的,这个玉林峰如今都是我的修炼宝地了,那么就说明聚元黄金屋也是我的个人财产了,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个没问题吧?”

    林暮好奇地问道。

    “没问题?呵呵,如果你只是入住了玉林峰,只要你乖乖废掉修为,然后退出炼神派,那么还能留下一条狗命,但是如今你连松玉平师兄的聚元黄金屋都搞没了,杀你千百遍,都不足以填补聚元黄金屋的损失!”

    史可图脸色无比阴沉地说道。

    林暮神情依旧显得很平淡,风轻云淡地说道:“不会吧,这座玉林峰是我的修炼宝地,玉林峰上的所有东西不是我的吗?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到我的玉林峰上耍什么威风?”

    “看来你想死?”

    史可图冷冰冰地问道。

    “我说你是谁啊,跑来我的地盘冲着我这么拽?”

    林暮突然好奇地问道。

    “我是谁?还给我装聋卖傻是吧?”

    史可图冷冷道。

    “那行,我先自我介绍,在下姓林,单名一个暮字,林暮是也。”

    林暮自我介绍道。

    “我知道你叫林暮,不过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因为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史可图冷冷道。

    “你是叫史可图吧?装什么逼啊,刚才都派人来找我了,你以为我还猜不出你的名字吗?说什么我没资格知道你的名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还自己一个人跑来我的修炼宝地,你这不是自降身份了吗?”

    林暮针锋相对地反驳道。

    史可图脸色阴沉如水,说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做好死亡的觉悟吧。”

    说着,一股极其强悍的气息从史可图的身上涌了出来,瞬间朝着林暮席卷过去。

    “慢着!”

    林暮突然喝道。

    “嗯?你怕死?”

    史可图冷笑道。

    “不是,在与你动手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既然是你史可图的话,我曾听说你是天榜排行第十的高手,我还听说天榜的高手都会有一块天榜令啥的,我想确认一下你的天榜令。”

    林暮说道。

    “呵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一个连天人境都没晋升的小子,也有资格看我的天榜令?”

    史可图嘲讽道。

    “史可图师兄不可出示天榜令牌,莫非史可图师兄的天榜令牌已经被别人赢走了?史可图师兄现在已经不是天榜上的传承弟子了吗?”

    林暮争锋相对地嘲讽道。

    “放肆,这就是我的天榜令,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吧,你有机会看到天榜令,这是你上辈子修炼的福分!”

    说罢,一块令牌漂浮在史可图的身前,这块令牌通体散发着圣洁的金光,在令牌上有着一个“天”字,令牌的背面是一个“十”字。

    “这块令牌就是天榜的令牌,瞧清楚了没有?”

    史可图高傲地说道。

    “很好,原来史可图师兄真是天榜第十的弟子,我确认了。”

    林暮满意地点点头,说道。

    “小子,你很幸运,在你临死之前,可以有命目睹我的天榜令。”

    史可图阴恻恻地笑道。

    “史可图师兄,不要这么说,我现在正式向你发起挑战,如果我侥幸赢了你的话,你的天榜令就得让给我了,对吧?”

    林暮风轻云淡地笑问道。

    “你想要挑战我在天榜的位置?”

    史可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前的这个还是大圣境的小子,竟敢来向自己发起挑战,还想挑战自己在天榜的地位,难道林暮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可是一位准神王境的强者吗?

    “对,史可图师兄,我要挑战你的天榜位置,将你击败,然后获得你身上的天榜令。”

    林暮风轻云淡地说道,仿佛在述说着一件再也普通不过的事情。

    “呵呵,勇气可嘉,不过你就不怕口气太大了闪了自己的舌头吗?”

    史可图怒极反笑道。

    “请史可图师兄放心,我的口气还不足已让我的舌头闪掉的。”

    林暮淡淡说道。

    “哈哈哈,这真是我本年度听到最可笑的笑话了,很好,我接受你的挑战,听说你是杨锏的师弟是吧?门派规定,凡是争取天榜位置上的传承弟子,都必须要在比武台进行比武,不过我有个要求。”

    史可图说道。

    “请说。”

    林暮淡淡道。

    “既然你有勇气挑战我在天榜上的位置,那不如就直接进行生死战吧,你我之间的比武,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史可图冷冷说道。

    “史可图师兄还真的这么想要我的小命?”

    林暮冷笑着问道。

    史可图说道:“不是我这么想要你的小命,而是你已经活不成了,即使你是门派场域大师莫长老的弟子,你也活不成了,松玉平师兄的后台背景比你背后的莫长老还要大,即使不比后台背景,你与松玉平师兄比较,无论在哪方面,松玉平师兄都彻底碾压你。”

    “那就起了个怪了,按照你这么说,我得罪的不应该是松玉平师兄才对吗?你的名字叫做史可图吧,你又不叫松玉平,你这么想要我的小命,这是为了啥?难不成......”

    林暮顿了顿,接着说道:“难不成史可图师兄是松玉平师兄的走狗,所以看到我毁坏了松玉平师兄的聚元黄金屋,才这么生气的吗?”

    “你找死!”

    史可图怒喝道。

    “史可图师兄,我感受到你的怒火了,要不咱们这就前往比武台吧,随你所愿,生死战也无所谓。”

    林暮风轻云淡地说道。

    “你很有勇气,不过当一个人的勇气与实力不匹配的话,往往预示着这个人死定了。一个小时后,比武台见。”

    说罢,史可图转身下山而去。

    “这个史可图的修为境界应该是天人境十重后期,不过还没到十重后期巅峰,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与他对战的话,恰好可以检验一下我的实力。”

    林暮暗自忖道。

    稍作歇息了一下,林暮便准备起身前往比武台。

    史可图从林暮的玉林峰下山之后,召集了一些手下,吩咐他们去将自己即将和林暮在比武台上进行生死战的消息扩散出去,尤其是要将这个消息传递到杨锏的耳朵中。

    “我现在要不要将聚元黄金屋被林暮这个小子侵吞的消息,传递给松玉平师兄知道?”

    史可图突然喃喃自语道。

    犹豫了片刻,史可图想了想,说道:“还是暂时先别通知松玉平师兄,等我在比武台上当着杨锏的面斩了林暮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之后,再将此消息反应给松玉平师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