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 第592章 留下吧(二十更)

第592章 留下吧(二十更)

    牧红鱼叹了口气:

    “这件事儿还要从半个月之前说起...“

    原来,在楚流玥离开帝都之后,牧红鱼也向学院请了假,打算随着母妃一起回家。

    她自从去帝都求学,中间都没有回去过。

    这次母妃的身体休养好了,她就想着一家人团聚。

    但没想到,他们在半路上遭遇了埋伏。

    原来是乌杉长老叛变,引人前来暗杀。

    情急之下,牧红鱼自己做诱饵,将那些人引开,好让姬昶长老带着母妃逃离。

    而且因为母妃一直反对,还是牧红鱼亲自一手刀将她砍晕的。

    牧红鱼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在濒死之际,她从悬崖上坠落下来,摔在了下面湍急的河水之中。

    她当时身受重伤,在河中飘了三天三夜。

    要不是有小金鬃熊,她可能早已经支撑不住,死在了那河水之中。

    熬过了那迷迷糊糊的三天,她终于在下游看到了一条船。

    船上有二十多个人,几乎都是强者。

    她当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当时她正游走在生死边缘,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活命的机会,哪儿还顾得上那么多?

    于是她拼命哀求,用自己身上所有的钱,换取了一个上船的机会。

    她以为只要能上岸,自己肯定就有办法回去。

    结果没想到,这船再次停下的时候,竟是到了天幕界的边缘!

    之前嘉文帝召唤出天幕界的时候,牧红鱼曾经远远看过一眼。

    所以,当看到那漫天垂落的巨大的天幕界的时候,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上的这艘船,不是一般的有问题!

    一群人正打算从船上下来的时候,却不小心被人发现,对他们进行追杀。

    一片混战之中,牧红鱼满屋芳香的逃跑,后来体力不支的昏迷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孤身一人,竟是已经来到了天幕界之内。

    她和小金鬃熊茫然无措的向前走,饿了就吃草,累了就直接躺在地上休息,几乎将前十几年没有吃过的苦头全吃了。

    如此走了两天,她又遇到了一群人。

    而那些,就是羽象楼的人了。

    他们本是无意经过,看到牧红鱼独自一人在这天幕界边界前行,便将她抓了起来。

    其实他们一开始并未将牧红鱼当回事儿,直到后来发现牧红鱼竟是能够瞬移,自由的从这个地方穿行到另外一个地方,这才意识到了牧红鱼的不同寻常。

    最后,他们将她带回了西陵。

    牧红鱼中间尝试过两三次逃跑,但是都很快被他们抓回去。

    为了让她老实,他们给她用了药。

    再次醒来,她就在那铁笼之中了。

    牧红鱼说完之后,房间之内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楚流玥深吸口气,揉了揉眉心:

    “...那个船上的人,应该是偷渡客。”

    天幕界之外,有着这样一群特殊的人的存在。

    他们没有达到七阶武者的实力,在天幕界之内也没有熟悉的人,无法从正规途径进入天幕界。

    然而他们又对天幕界充满幻想和向往,为此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利用各种办法,偷渡进入天幕界之内。

    天幕界范围极广,纵然众多帝国都派遣了无数将士在边疆驻守,但也不能保证每一个地方都能够完全防守住这些偷渡客。

    牧红鱼应该就是正好赶上了那一批。

    楚流玥将她方才所说的那些经历,又全部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终于忍不住一声长叹:

    “...你能活着到这,真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这中间艰难险阻,万般危险。

    在任何一个环节,稍有不慎,就可能彻底玩儿完。

    但牧红鱼居然全部幸运躲过...而且还正好遇到了他们!

    这几乎可以说是有如天助了。

    旁边的简风迟和水柳儿也是神色复杂。

    之前看到牧红鱼身上的伤势的时候,就知道她这段时间应该过得不太好。

    但她说出来的这些,还是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料。

    简风迟缓缓吐出一口气,低声喃喃:

    “这么说来,本公子这六百多万,花的也不算亏...”

    水柳儿瞪了他一眼。

    会不会说话!

    面对其他女子的时候,他不是一向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吗?

    怎么到了牧红鱼这,他就只会说这些了?

    简风迟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咳嗽了一声。

    好在牧红鱼似乎并不介意。

    楚流玥想了一会儿,道:

    “那你这虚元之体的体质...又是怎么回事儿?”

    牧红鱼耸肩,一脸无辜: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突然就变成这样了。羽象楼那些人将我抓起来之后,我无意间听见他们说要把我卖了,我心里害怕,就一心想着逃走。结果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他们后来很快找到了我,我就趁着他们不注意,再次尝试了一次,结果又成功了!我这才知道我的身体好像有些不对劲。“

    楚流玥唇角微勾。

    这哪儿是不对劲?

    这分明是天大的机缘!

    虚元之体已经千年未曾现世,也怪不得羽象楼的人说什么都要将她找到,而且还专门送到了西陵来。

    牧红鱼沉思片刻,说道:

    “哦,对了!我在那河水之中飘了三天,上船之后,实力好像就开始慢慢增强了。等羽象楼那些人找到我的时候,才终于停在了五阶巅峰的水准。大概...是与那河水有关?但是那些船上的人,却没有人和我一样的...”

    她这体质来的莫名其妙,甚至连自己是怎么突破的都迷迷糊糊。

    楚流玥笑了起来。

    现在,牧红鱼到底是什么时候,又是怎么变成了虚元之体,已经无法追究。

    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是虚元之体!

    这可是无数人求都求不来的,牧红鱼居然莫名其妙就成了!

    说出去,不知道是要羡慕死多少人!

    “红鱼,那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不用再去想了。现如今,既然你已经来到了西陵,那么就留在这里吧。如今你已经是虚元之体,天赋惊人,未来潜力无穷。再回曜辰,只会耽误你。只有留在这里,你才会有机会成为顶尖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