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 第1001章 不是你,又是谁!(三更)

第1001章 不是你,又是谁!(三更)

    此言一出,场中更是死寂。

    很多人早在之前就发觉不对劲了。

    君九卿下令让众人离开古凰山之后,各大皇朝的人都陆续出来了,但直到结界关闭,太羽皇朝的人,也没有出现。

    五个人,一个都没见。

    那时候,众人就已经猜测,太羽皇朝的人可能就是出事儿了。

    此时听得他的质问,便可以确定,他们那五个人,的确是全军覆没!

    这一次,能随同澹台沉一同来到这里,并且有资格进入古凰山的几人,都是太羽皇朝最顶尖的天才。

    损失一个,就已经足够让人可惜。

    何况这还是五个?

    更不用提,这其中还有澹台沉的掌上明珠——澹台若璃!

    “怪不得从前几天澹台沉的状态就很不对劲,原来是出了这档子事儿...看这样子,那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这些吧?”

    “真是可怕!五个人居然全都死了...”

    “可是古凰山中那么多人,他是如何断定,这事儿是上官玥做的?”

    “他既然这么肯定,想必是有证据的吧?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公然指认?若这事儿真的是上官玥做的,那...今天可有好戏看了!”

    一些人小声的议论着,惊疑不定,各有看法。

    ......

    楚流玥愣了一下,似乎有些讶然。

    “澹台前辈,这话从何说起?我何时杀了太羽皇朝的人,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一边说着,她一边看向四周,似是在找寻那几人的下落。

    “之前所有人不是都已经出来了吗,怎么,他们没在?”

    “你少装模作样!“

    澹台沉气极反笑。

    “是不是你做的,你心里清楚!你强行撕开古凰山结界,进去之后不久,他们几人便齐齐殒命!若不是你,怎么会这么巧!?”

    ”哦?您说这个啊...“

    楚流玥思忖片刻,唇角缓缓扬起了一抹极淡极冷的笑意,一字一句道,

    “那是因为,我去了之后,正好撞见他们在追杀我天令皇朝的人啊。”

    澹台沉神色忽然僵住!

    “知道他们几人正遭遇生死危机,我心中担忧,这才选择强行破开结界闯入。匆忙赶去之后,就看到红鱼三人正被澹台若璃五人围攻。若非是我及时赶到,她们三人只怕是当时就要直接死在那儿了。“

    “也不知红鱼几人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他们,竟是逼得他们要赶尽杀绝?大家进入古凰山,原本都是冲着三元聚顶而去的,如此迫切直白的想要杀害别人...实在是奇怪。澹台前辈,您看呢?“

    楚流玥说的慢条斯理,然而每个字都像是钢钉,将澹台沉死死的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眼神有些躲闪,怒喝道: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若璃他们一向宽和待人,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就算是打起来了,也一定是你们的人先做错了什么!否则好端端的,他们为何要杀你们天令皇朝的人!?”

    “是啊!我们天令向来规规矩矩,红鱼他们几人自知实力不能和其他皇朝的人比,所以一直谨小慎微,本分老实。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我,之前曾经得罪过太羽...”

    澹台沉面上有些挂不住,便打断了楚流玥的话。

    “这些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现如今,若璃他们都已经死了,自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我没有十足的证据,但你既然承认和他们对战了,就脱不了关系!除非你能自证清白,否则——这笔账,必然还是算在你头上!“

    楚流玥眉头微挑,差点笑出声来。

    澹台沉没有任何证据,就直接这般指认,而且还要去她自证清白,否则就将这罪名全部算在她的身上...

    当真是强盗逻辑!

    天下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澹台若璃几人与我们交战之后,便迅速离开了。至于后来他们去了哪儿,我们不知道。毕竟我们都忙着提升自己的实力,没那个空闲时间专门去对付自己看不惯的人。”

    楚流玥淡淡开口,声音微冷。

    “您要解释,我已经给了。如果不信,我们也没办法。但如果您想空口无凭就定我们的罪,那...恕不奉陪!”

    她可没那么耐心和兴致,和他们在这里胡搅蛮缠!

    ......

    澹台沉气的说不出话来。

    他倒是想拿出证据,可是他不能,也不敢。

    那一道符文,他好不容易才得来,分成了五份,各自放在那五个人的身上。

    一是为了能让他们进去之后迅速找到彼此,二是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

    最后他们几人身死的时候,那符文显然没有拼接完成。

    但他隐隐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气息。

    的确像是被什么火焰烧毁的!

    一开始他的确只是猜测,但刚才看到上官玥施展出那两色火焰的时候,他心中就几乎确认了——必定是她!

    只可惜时间太短,他并未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最重要的是,这一点勉强算得上是证据的证据,他不能公之于众!

    否则将会给他自己,还要整个太羽皇朝,都带来极大的麻烦!

    澹台沉心里像是被一块沉重的石头压着,憋闷不已!

    ......

    楚流玥仔细看着澹台沉的脸色,将他的表情,尽数收入眼底。

    看来...澹台沉是有所顾忌的。

    而他所顾忌的对象,显然就是黑魔窟的那一道符文!

    只要他敢提,她就敢直接当场质问!

    但显然,他不敢。

    甚至,连他最爱的女儿死了,他满腔怨怼和仇恨,也依然不敢提及黑魔窟半个字!

    ......

    但是,澹台沉怎么可能真的咽的下这口气?

    他环视一圈,沉声说道:

    “好!既然你说,他们和你们交战之后就离开了,那我便来问问,古凰山第六天之后,有谁曾经见过我太羽皇朝的几人?”

    众人面面相觑。

    短暂的沉默后,有几人低声喃喃。

    “第六天之后...好像是没怎么见过...”

    “对啊!后来我还挺奇怪,他们竟是都没去古凰山的主峰,现在想来,难道是那时候就已经出事儿了?“

    “未必没有这个可能...”

    澹台沉冷笑一声。

    “上官玥,你可听到了?你们几个,分明就是最后几个见过他们的人!不是你们动的手,又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