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 > 第1008章 雪雪(五更)

第1008章 雪雪(五更)

    牧红鱼原本是调侃,看到楚流玥点头,当即脸色一僵。

    楚流玥解释道:

    “虚元之体已经千年未曾出现过,说起来,甚至比天经原脉还更加稀罕。而且,我可以跟着太祖学到许多东西,怎么说也算是有前人指导。但是——你不一样。“

    “虚元之体罕见至极,与之有关的记载也是几乎没有。迄今为止,我也只看到过一本古籍,曾经提到过这个,但也是寥寥几笔,并未细讲。“

    说的直白点,没有人知道牧红鱼这虚元之体,到底是应该如何修炼,才是最好。

    一切的一切,都要靠她自己。

    以前还好说,她的等级没那么高,还可以慢慢摸索。

    可是以后,实力越强,越是不能如此。

    虚元之体到底要如何修炼,是个大问题。

    “目前来看,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虚元之体在突破七阶武者的时候,召唤出的望神劫,也不容小觑。“

    牧红鱼目瞪口呆。

    “不、不会和你那时候的一样吧...”

    要是那样的,她只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就得败下阵来啊!

    楚流玥摇摇头。

    牧红鱼长舒一口气。

    楚流玥又微微一笑。

    “我也不知。”

    牧红鱼的心又猛地提起。

    她哀嚎一声,双手抱头。

    “那怎么办!?连流玥你都不知道,那我到时候岂不是死定了?”

    一旁的简风迟忽然开口:

    “要是有人能在这方面指点一二,倒是也没那么可怕。”

    “说的容易!”

    牧红鱼头疼不已。

    “刚才流玥不是还说,都已经好久没有虚元之体出现了吗?那要怎么找?我——”

    忽然,她的声音戛然而止,猛地抬起头来。

    “不对!有一个人!或许有办法!”

    楚流玥目光微动。

    ”就是不知道对方肯不肯帮忙...“

    牧红鱼有些发愁的揉了揉鼻子。

    “谁啊?”

    宇文惊鸿探过头来,凑到牧红鱼旁边,满脸好奇。

    简风迟面无表情的将他的脑袋按了回去。

    牧红鱼皱着眉头,似乎有些纠结。

    楚流玥终于问道:

    “你是说...赤月沙漠?”

    牧红鱼眼睛一亮,用力的点点头。

    “对!”

    上次他们进入赤月沙漠之后没多久,就各自分开了。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牧红鱼都在被一团黄沙追赶。

    当时她只顾着逃命,但现在想来,那分明是有人故意为之,在帮忙提升她的实力。

    在赤月沙漠的那段时间,应该是她进步最快的时候了。

    想也知道,背后之人必定是一个顶尖强者!

    她在空间之中穿梭,连简书夜有时候都未必能迅速反应过来,但是那时在赤月沙漠,对方却似乎总能立刻追踪到她的下落!

    “若是能请得动的话就好了...”

    兴奋之后,牧红鱼一双杏眼又暗淡下来。

    “为何请不动。“

    楚流玥笑了笑。

    “我帮你请就是。”

    看来牧红鱼那时在赤月沙漠,的确是受益匪浅。

    不然也不会在这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想到那边。

    何况,按照楚流玥对大宝那几人的了解,说不定还真的能解决这问题...

    “当真?”

    牧红鱼有些不敢置信。

    她隐约知道楚流玥好像和赤月沙漠的神秘强者认识,不过从未细问过。

    现在看,她似乎很有把握的样子。

    ”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你可能需要亲自去一趟赤月沙漠。“

    毕竟大宝几人都没办法从那离开,也就只能牧红鱼过去了。

    “没问题!”

    牧红鱼不怕吃苦,这么点小问题又算的了什么?

    楚流玥见她满满的雄心壮志,也弯了弯眼睛。

    “好。那等我们回到西陵,便着手去办这件事。”

    ......

    转了几个传送阵之后,几人终于在这一日的正午时分,回到了西陵。

    楚流玥径直带着羌晚舟回了皇宫,并且派人去请尉迟松来,想然他也帮忙看看羌晚舟的情况。

    尚未回到昭月殿,听到消息的上官宥便匆忙赶来,拉着楚流玥上上下下端详了许久。

    楚流玥原本是受了挺重的伤的,但因为突破了七阶武者,而且恢复了天经原脉,所以这两天正在快速恢复,基本上已经只剩下了一点皮外伤。

    上官宥看了一圈,确定她好好的,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我们玥儿没受什么重伤...”

    天知道这段时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一方面,天令皇朝在这些皇朝里面,是实力最弱的一个,去了难免会受欺负。

    另一方面,古凰山开,必然危险重重,她们几人一不小心就会受伤。

    看着上官宥紧张不已的样子,楚流玥笑道:

    “父皇放心,女儿好得很呢。”

    她一开口,上官宥这才发现,她身上的气息,好像不一样了。

    旋即,他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玥儿,你...你现在是...七阶武者了?”

    楚流玥坦然一笑,点头。

    “是啊!运气比较好,也就顺便突破了。”

    若是给当时在场的其他人听到她这话,怕不是要被气死。

    顺便?!

    你怎么不说你还顺便抢了人家北冥太祖留下的神力!?还毁了人家的古凰山!

    上官宥并未觉察到有什么不对。

    天令皇朝和北冥皇朝相距甚远,消息也传的慢。

    所以现在他们都还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而楚流玥,自然也不会主动说自己差点丢了一条命。

    “啊,对了,女儿这一次,得到了大机缘,顺带恢复了天经原脉。”

    上官宥闻言,神色震惊,久久没说出话来,最后只摸了摸楚流玥的头,掌心微微颤抖。

    “好...好!”

    他的声音隐约有些嘶哑,显然是在压抑着情绪。

    楚流玥握紧了他的手。

    “父皇现在可安心了?”

    上官宥释然一笑,眼角却微微泛红。

    到底是血脉相连的父女,对彼此都是最了解的。

    正在这时,天空之上忽然传来一道破空之声!

    楚流玥抬眸看去,只见一道身影正踏空而来!

    不过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到了跟前!

    楚流玥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缓缓问道:

    “...雪雪?”

    眼前这一只浑身脏兮兮,毛发粘连成一团团黄色,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的魔兽,当真是那只玉雪可爱的白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