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引剑苍穹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兰心茶,凝香花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兰心茶,凝香花

    慕晚风回过神来时,念头仅仅一闪,手便往后抽,同时身体本能地向后退去。

    忽然,仇复生做出了一个,再次让人意想不到的动作。

    他左手猛地探出,灵力疯狂灌注在掌心上,并指为爪,竟是将斩落的千钧给钳住了。

    千钧虽没有其他细剑锋利,却也开了锋,加上灵力加持,即便仇复生再怎么用灵力防御,他的手掌也是被切断。

    不过就在他手掌,被切断的前一瞬间,还是奋力将千钧,连同慕晚风一齐给拽了回来。

    慕晚风怒极,心中暗骂,喵了个咪的,这混蛋是要换手啊!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真他喵的狠!

    慕晚风实在想不通,仇复生对自己莫名其妙的仇,已经深到骨髓里了吗?竟不惜代价到如此程度。

    不过又为何只是斩手,而不是刺向自己的心口?

    就在这念头出现的刹那,他的左手剧震,然而却只听到一声脆响。

    叮!

    意料中的疼痛,没有如期而至。

    慕晚风侧头一看,赫然发现左手的储物戒,挡住了仇复生的灵剑。

    不对!

    慕晚风心念急转,结合仇复生刚才的话,一下就想到了他的目的,不过什么都晚了。

    储物戒承受了一击,快速布满细密的裂纹,随后轰然破碎。

    仇复生因断掌而紧皱眉头,不过嘴角却挂着得意,表情颇为古怪。

    “慕师弟,借句芒一观。”

    慕晚风满脸怒容,一声暴喝:“仇复生!”

    话音刚落,他的左手处,空气明显开始荡漾扭曲。

    随后一件件物品,凭空出现,然后掉落在地上,发出各种声响。

    最先出现的是,装有灵丹、灵液的玉瓶,紧接着是炼器材料,五花八门,多不胜数。

    一些仍旧注意这边的弟子,纷纷倒抽凉气。

    君不见,王八犊子强如狗,君不见,王八羔子富流油!

    即便见多识广的古太清,也是心惊不已,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炼器材料,价值得超过蕴天宫的总合。

    忽然,他的瞳孔猛地紧缩,一块漆黑如墨,毫不起眼的石头,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黑曜石?

    空间传送阵的所需的材料,他太熟悉了,绝对不会认错。

    本以为蕴天宫多了一个,宛如皓月星辰般的天才,没想到却是邪教的余孽。

    古太清忽然想到前些日子,那个被他一掌击毙的男子,嘴里面蹦出来的话。

    “你猜,蕴天宫里谁会突然蹦出来,然后杀了你?”

    往日情景再浮现,古太清越发肯定了心中想法。

    凭借慕晚风展现出来的实力,若是突然偷袭,说不得还真能得逞。

    潜伏了这么多年,取信于万北辰,只为谋害自己,此子用心何其歹毒。

    古太清越想越是愤怒,一掌将茶几拍得四分五裂。茶碗也随着坠落地面,摔得粉碎。

    他腾地站起身来,恰巧又看见了一样东西。

    慕晚风身边是一阵晃荡,光华一闪,一柄银枪暴露在空气当中。

    古太清看到这柄银枪,心里再没有半点疑问,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来:“句芒!”

    话音未落,他瞬间消失在原地,急速朝慕晚风飞去。

    他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紧了一柄灵剑,寒光熠熠。

    “慕晚风!死来!”

    这蕴含灵力的一声暴喝,让慕晚风警兆顿生,朝古太清方向看去。

    古太清横眉怒目,血红的眼中,燃烧着仇恨。

    看那样子,是要将自己食肉饮血,挫骨扬灰。

    慕晚风不清楚这仇恨从何而来,不过也没必要明白。

    展青句芒一现,任自己巧舌如簧,定然也百口莫辩,蕴天宫肯定是待不下去了。

    加上古太清流露出来的杀机,也等不到师尊回来了。

    尽管憋屈,情急之下,慕晚风还是只能选择逃跑。

    光是一个古太清,就够他喝一壶了,蕴天宫上下加起来,不是此时的他能够力敌的。

    “慕师弟,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风吹雪!”

    仇复生眨巴了一下眼睛,犹如闲话家常一般,并没有因慕晚风断了他一掌,而有半分迁怒。

    目前情况已经火烧屁股了,慕晚风可管不了那么多,更不想搭理仇复生。

    他大喝一声,一脚将面前的仇复生,朝古太清踹飞了过去。

    见仇复生断掌后,古灵就被吓懵了,心痛得抽搐,眼泪不住往外冒,包都包不住。

    她一时间忘记了动作,此时看到仇复生又被踹飞,顿时惊醒,朝擂台方向奔去。

    古太清目眦尽裂,眼见仇复生抛飞过来,便伸手想要将其接住。

    在距离一丈的时候,陡变突生。

    仇复生拽紧手中细雪,猛然转身,体内灵力狂涌而出,宛如翻滚的巨浪,凝成了实质一般。

    慕晚风想要溜之大吉的脚步,突然就停住了,看着仇复生瞪大了眼睛。

    他喵的,这混蛋竟然是紫府境!

    观其爆发出来的灵力强度,估摸着最低也是紫府二重。

    一个最低紫府二重修为的人,居然跑来跟他比试,简直臭不要脸!

    下一刻,更加意外的事情,让慕晚风不仅瞪圆了眼睛,连嘴巴都张开了,足以将小米给塞进去。

    仇复生嘴角勾起,挂着嘲讽般的笑意,对准迎面而来的古太清,猛地一剑,就刺了过去。

    噗呲~

    任凭古太清修为再高,也无法用身体,挡住锋利无匹的灵剑。

    更何况仇复生乃是紫府二重,而且用尽了全力刺下去。

    猝不及防之下,古太清只能侧过一点身子,让灵剑偏离了心脏位置。

    灵剑贯穿而过,带出了一片鲜红,很快又因细雪极寒的特质,凝结成冰霜。

    刚赶过来一半的古灵,被面前这一幕反转,再次震懵在当场。

    她掩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就连前一刻无法抑制的眼泪,此时也是戛然而止。

    “师、师兄……他、他……在做什么……”

    古太清也是一脸不可置信,他一手养大,视如己出的弟子,竟然包藏祸心,要置他于死地。

    这种背叛,让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复生!你……”

    仇复生没有回答,眼睛流露的,是无穷无尽的杀意。

    他心一横,又是刺啦一声,把细雪从古太清胸膛给抽了出来。

    随后,仇复生宛如游龙一般,倒转着身子凌空飞起。

    惊鸿,风吹雪!

    古灵施展前面施展过的招式,此时在仇复生手中,再次展现了出来。

    仇复生的剑招,比古灵的更加华丽,更加耀眼。

    那一剑紧过一剑的光影中,嗡鸣声不绝于耳,就像是蛟龙出海,九天凤鸣。

    古太清震惊归震惊,毕竟也不是哈子,不会坐以待毙。

    他方才被刺了一剑,也是情况逆转得太快,有些措手不及,此时又哪会轻易让仇复生得逞?

    正道三大巨擘,汤玉屏紫府七重,孔烨和古太清皆是紫府六重。

    古太清的实力,其实也和汤玉屏相差不远。

    他所体内所蕴藏的灵力,已经达到了突破的临界点,只是为了根基,迟迟没有迈出那一步。

    此时的古太清,已然怒不可遏,实力顷刻爆发。

    嗞!嗞滋滋……

    古太清雷诀瞬间施展,周身雷电环绕,长发飞扬,如同天神下凡。

    那倾斜而出的灵力,像是滔天的洪水,朝着仇复生就拍打了过去。

    锵锵锵!

    古太清不顾剑雨倾盆,接连三剑过去,只一瞬间,便将仇复生所有剑招都给破掉。

    同时仇复生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吐出,抛飞与空中。

    两者之间实力太过悬殊,即便古太清重伤之下,仍旧不是仇复生可以匹敌的存在。

    就算仇复生刚才能够压着慕晚风打,此时也立即败下阵来。

    飞出两丈后,仇复生便在空中稳住了身形,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对于这个要杀自己的弟子,古太清心痛之下,只当是养了个畜生,手下自然也不会再留情面。

    他毫不停留,腾身飞起,就准备了结掉这个孽畜,然后再去收拾掉慕晚风。

    哪知,他刚飞到空中,身体突然猛颤。

    古太清周身的雷电,霎时间消失殆尽,滔天的灵力,也如同遇到了堤坝,被挡回了身体中。

    他立即像是明白了什么,怒不可遏,吼道:“仇复生!你个畜生!你……”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迎面而来的是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风吹雪,又是风吹雪!

    只是这一次,古太清仅仅竭力挡住了几招,便被剑雨所吞噬,点点鲜血在空中飘洒……

    慕晚风都看呆了,也是明白过来,仇复生先前所说的话。

    什么借剑杀人,什么风吹雪,都不是冲自己而来。

    慕晚风喃喃道:“风吹雪,风吹雪……呵~这就是风吹血么?”

    好半天,剑雨停歇。

    古太清承受了所有的攻击,已然是千疮百孔,坠落地面奄奄一息。

    他头发散乱,狼狈不堪,不住地呕血,全然失去了仙风道骨的模样。

    仇复生也落回地面,大口的喘气,眼里尽是疯狂,与得逞后的张扬。

    他一步一步,朝古太清走去,缓慢而又享受,仅仅两丈的距离,仿佛用了一生来行走。

    终于,仇复生走到了古太清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老东西,怎么样?想不到吧?”

    仇复生在笑,整个人都因为激动和兴奋,在不停地颤抖。

    古太清似乎明白了,死死盯着仇复生:“是你!原来是你!咳咳……”

    他终于明白,他那日杀的那个人,不是在大放厥词,想要杀他的,还真有其人。

    只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仇复生。

    古太清虚弱无力地问道:“你这畜生!咳咳……你还对我下毒了?”

    仇复生得意道:“没错!想不明白吧?凭你的境界,寻常的毒,只要一进入体内,岂能不被你发现?”

    他又笑了两声,接着道:“还记得你喝的茶吗?不不不,不要怀疑自己,那茶里没有毒,可是……”

    仇复生扬了扬手中细雪,道:“这柄剑里,有一种师妹最喜欢的花,叫做凝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