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寻唐 > 第三百六十六章:致命爆炸

第三百六十六章:致命爆炸

    李泽就站在易水河堤之上,旌旗飞舞,他的身边,除了几个执旗的护卫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人,这让他看起来极其显眼。站在张仲武所在的地方,能够清楚地看到他们几个人,虽然看不清容颜,但张仲武知道,那就是李泽。

    人就在哪里,但想要杀死他,首先就要突破u字形这个缺口上的近一万武威步卒。

    千余步的缺口,被三个武威步卒一前两后呈品字形堵死,中间留下了两条通道,看起来很诱人,但所有有战争经验的人,那看起来畅通无阻的两条通道,实则上便是两条死亡陷阱,没有人会傻到率部去通过这两个通道。

    通过这两条通道,首先便会遭受到来自两个方向上的猛烈攻击,就算真地侥幸通过了,前面通道在转瞬之间就会关闭,而进去的人,则会成为后面蓄势待发的武威兵的猎物。

    想要杀到李泽面前,只有一条路,击溃挡在他面前的步卒方阵。

    但是展开地形就这么大,骑兵们想要破开布署严密的步兵方阵并不是那么容易的。满天飞舞的弩箭,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愤始啸叫的弩车,都对卢龙骑兵造成了极大的威胁。

    张仲武的骑兵在面对契丹兵马的时候,他们的装备堪称可以碾压对手,但碰到了武威士兵,他们才猛然发现,对方的装备比他们更好。

    卢龙骑兵没有那么多的弩弓,他们中的很多胡骑,更擅长的是骑射。但骑弓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基本上都偏软,与契丹人作战,甚至于与河东兵作战,对方的甲胄不全,他们的骑射能给对方造成重大伤亡,但在武威兵面前,他们的弓箭造成的威胁微乎其微。

    每当他们射出成片的羽箭的时候,对方不避不闪,只是举盾,低头,任凭羽箭叮叮当当地射在他们的身上,在甲胃之上留下点点白印,然后无力地滑落。

    反而是对方使用臂张弩这样的强弩,不管是射到人还是射到马,都会让卢龙人品尝到恐惧的滋味。

    第一波攻击五千人的骑兵在这道铜墙铁壁面前,已经流够了鲜血,堆起来的人马尸体,已经妨碍到了他们本身的进攻速度,但三个方阵却看不出动摇的痕迹。

    打到这个程度,张仲武已经很清楚,除了以人命换人命外,他并没有其它太多的办法。

    金锣响起,第一波骑兵缓缓地退了回去,拉开了足够的距离。

    当然,这并不是结束,而只是另一个开始。

    张仲武有足够的后力,即便是兑子,他也要在这里,杀死李泽。

    没有比杀死李泽更快地结束战争的方法了。

    第二波攻击的是由中军护军张行所率领的主力骑兵,他们明显改变了先前的打法,五百骑为一波,拉开距离,对前方的步卒方阵进行猛烈的冲击,一次冲杀之后,不管取得了多大的战果,一旦速度降下来,他们立即便会利用战马的优势,脱离战场,自两翼向后撤离,而第二波五百骑兵,则以更快的速度向着刚刚冲击的地方再次发起冲击。五千骑兵,分成了十个波次,犹如大海浪涛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不停地撞击着。

    倒下去的骑兵很多,几乎每一次,都会有几十个骑兵在冲撞之中被步卒方阵斩下马来,前进和撤退的过程之中,亦有差不多数目的骑兵倒撞下马,每一次的攻击,卢龙骑兵大概便要损失近百人左右。

    但同样的,这样的攻击,对于步卒方阵来说,打击也是极其巨大的。

    首先撑不住的便是万福的左侧方阵。在顶住了五个轮次之后,第六波骑兵,冲于冲散了他的方阵。

    当前方由巨盾,长枪,横刀组成的方阵被击破,中间的弩弓手们便成了骑兵们刀下的羔羊。

    万福方阵被从中一切为二,在苦苦支撑过第六波攻击,第七波来临之时,万福的左翼溃散了。

    被败兵席卷着向后退去的万福绝望地回头看着大堤之上的李泽,他们并没有多少可退的余地,在他们的身后,除了四千骑兵之外,便是河堤,在往外便是涛涛易水河。

    左翼一败,中间李瀚的陌刀队立即便遭到了来自两个方向上的夹击。

    右侧的梁晗见势不妙,立即指挥右翼方阵,向着陌刀队靠拢。

    战事随即在万福败退之后进入到了第二个阶段。

    闵柔统率的一百成德狼骑率先出动。

    仍然只有一百骑,却仍然如同过往那样所向披糜,紧紧追着万福倒卷而来的卢龙骑兵瞬息之间便被成德狼骑杀出了一段空白。随着屠立春指挥的一千狼骑补充将这个空白填充上之后,万福终于缓过了一口气,指挥着他的残部,集合了陌刀队之后。

    三个方阵的品字形阵形已经被攻破,三个残阵合成了一个,在鼓声之中,缓缓后退。

    而在他们的对面,第三波五千骑兵却在金鼓声中隆隆压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倒退之中的武威步卒席卷而来。

    张仲武觉得有些不正常。

    打到这个时候,李泽不应当还保留着他最后的骑兵部队。此时再不反击,被他的大部队将武威兵马全部压进了这个u字形的河滩之后,对方就再无半点回旋的余地了。

    可事实却是,武威的步卒在退,他们的骑兵也在退,竟是将他们死死守了半天的这个u字形的封口完全让给了卢龙骑兵。

    看起来卢龙人已经全面占据了上风,形成了翁中捉鳖之势,此时的武威人马,除了跳河之外,再没有第二条路。

    这太不正常了。

    就算李泽没有经过大阵仗,但闵柔,屠立春,甚至梁晗这些人,不会连这一点最基本的常识也没有。

    张仲武感到了极度的不安,这是一个长年征战沙场的将领的直觉,但此时的他,却也没有办法再做些什么。

    他的骑兵正士气如虹地压向u字形河滩之内。

    李瀚的重甲之上,沾满了鲜血,一些乱七八糟的血糊糊的东西,沾染在他的盔甲之上,看着已经离他极近的卢龙骑兵,他竟然哈哈地大笑起来,半跪在地上,在地下一阵摸索,竟然从先前他站立的地方,拽出了一根绳索一样的东西。

    三下五除二,撕开了包着绳索之上的一层毡子,他从身边一人手中接过了一根火把,点燃了这根足足有婴儿手臂粗细的绳索。

    绳索发出哧哧的声音开始燃烧起来,很快露出地面的绳索便被烧尽,火星从埋设草绳的地面之上消失了。

    做完了这一切,李瀚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倒拖着他的陌刀,大声嘶吼道:“陌刀队,列阵,杀!”

    步步后退的陌刀队突然站定了脚跟,还剩下十余层的陌刀手们猛然拉长,变成了五层,这个队列已经很是单薄了,能不能经得起骑兵的一次冲撞都很难说。

    蔡绪手执着斩马刀,刀上崩了好几个口子,现在,他真想转身跑,但习惯的鼓点之声再度在耳边响起的时候,他仍然努力地压下了转身逃跑的念头,在前方陌刀队正兵们的身后挺直了身子,举起了斩马刀,如果前面的正兵倒下,就轮到他们补上去。

    轰然一声巨响,冲撞过来的骑兵与陌刀兵们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眼前尽是血光。

    蔡绪看到了前面的卢龙骑兵,这代表着他面前的阵列已经被打穿了。

    几乎没有思索的空间,他下意识地便向前连了两步,手中的斩马刀猛然劈了下去,前面的陌刀正兵损失殆尽,他与身后的手执斩马刀的辅兵们立即便补了上去。

    现在,我就是陌刀正兵。蔡绪想要吼叫几声。

    河堤上的李泽紧紧地握着拳头,脸上汗水直淌下来,接下来是他的最后一招了,如果不灵,今日他就真要跳河逃命了。

    炸啊,炸啊!他几乎想要狂吼起来。

    此刻,每一秒种对于他而言,都似乎像是天长地久一般漫长。

    巨响之声骤然响起。

    他所站立的大堤猛然摇晃起来,眼前的一切,在这一瞬间突然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角,似乎所有的物事在这一刻,都显得不太真实起来。

    巨大的火焰从u字形的那道线上喷溅而出,一团团火球从地面之下飞起,落在蜂涌而来的骑兵身上。

    李泽的战马早就被堵上了耳朵,所有的武威骑兵的战马,都被堵上了耳朵,他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却仍然暴燥地想要挣脱骑士们的控制。

    这是李泽最后的杀招。

    他将武威这几个月提炼出来的猛火油,全部都埋藏在了u字形的这条封口之上。现在,随着武威兵马全线退入到了u形河滩之内,在那片区域之内,黑压压的尽是卢龙的骑兵。

    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压倒了天地一切的声音,如同地狱之火喷发,落地之后,熊熊燃烧,这片区域之内的骑兵,几乎在一瞬间便被一扫而空。

    李瀚巨大的身躯如同一片落叶一般向后飘去,重重地砸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仍然没有爬起来,旁边伸出几只手,七手八脚地将他扶了起来,拄着陌刀,李瀚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