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七章 时时不忘刷好感度

第七章 时时不忘刷好感度

    因为自己的一番急中生智,哪怕是在没有十字架的保护下白煦依旧还是为自己赢得了生机,尽管他其实也很清楚雾枝根本就没有杀他的打算,可被打一顿也不是什么好的体验对吧,为此说上一两句谎话又算得了什么?

    至于说等今天的这件事过去,明天在学校碰面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那就等明天再说好了!

    暂且不提在这里已经暗松了一口气的白煦,因为他的这一番话雾枝算是彻底的陷入到了迟疑的状态,被人告白什么的……诚如某人的推测,像她这种单身久了并且还因为各种各样的关系而始终保持离群索居的孩子,恋爱经验完全就是0,被人追求的次数比起被单方面提出约x申请都要少,毕竟无论怎么说女孩长得实在是很漂亮。

    由此一来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各方面看上去还不错(这时候已经选择性的忘记了自己刚还称白煦是混蛋的事实),并且最重要的是看到自己本体之后依旧愿意接受的人,女孩瞬间产生些娇羞的念头还是相当符合逻辑的。但终究是傲娇嘛嘴硬心软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再加上血族所谓的高傲在做崇,经历了片刻的慌乱之后女孩随即清了清嗓子,继续用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盯着白煦的脸。

    只不过之前是在考虑要怎么抽他比较好,现在的话就成了一种纯粹的审视目光……从某种角度来说白煦的这一番临场发挥也算是厉害了……

    两人就这么忽然僵持了了下来,白煦感觉到自己或许应该说点什么,你看他现在扮演的是一个狂热的雾枝控对吧,那么一场有些破釜沉舟的告白之后便就此偃旗息鼓无论怎么想都有点微妙吧,哪怕是在等待着女方的答复这时候也应该说点什么才对。

    然而问题是他并不想假戏真做好吗!可除此之外万一被看出破绽来等待着他的恐怕就不是简简单单的被打一顿了事了,一时间因为女孩的短暂沉默白煦突然陷入到了左右两难的境地里面,此种场面落在系统小姐眼中换来的却是一阵好似在说“活该”一样的轻笑。

    白煦和雾枝两个人隔着一条街道迎面站着,谁都不知道此刻应该说点什么才好,气氛莫名的有些僵持以至于雾枝看向某人的眼神里隐隐带了些不快,然而杀意自然是不存在的但那种仿佛嗔闹一般的意味反而看的白煦后背发凉……

    自己这不是摊上什么大事儿了吧……

    当然俗话说自己作的死跪着也得挺下去,在心里努力组织了一下语言他试图去挽回这个糟糕的局面,可等他舔舔嘴唇刚要张口却发现不知何时其街上逐渐弥漫起一阵白雾,原本明晃晃的月色此刻看上去都有些朦胧,雾气越聚越浓不过一会的功夫就连10米之外的景色都让人看不大清了。

    “这是什么鬼?!”又不是在海边,无论怎么想这突然升起的大雾都不是什么好兆头吧,有了雾枝这么个血族的例子就算突然从雾里面蹦出来一只杰克闺女出来他都不奇怪好么,但果然还是……

    心下警觉,与此同时雾枝那边也瞬间收敛起自己的微妙心情转而一脸戒备的看向街道尽头的方向,白煦自然是没有她这么好的感知力但这并不妨碍此刻去信任她的判断,比起意识先反应过来的是身体上的动作,向前迈出两步紧握住女孩的手腕将她护在自己身后,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将保护的意味体现的淋漓尽致。

    就连白煦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的这个做法究竟还算不算的上是演戏,纯粹是想要这么做便就此行动了起来,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躲到了他身后的雾枝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便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浑然没有任何拒绝的想法。

    刚还气氛微妙的两人仅仅因为一个小而不言的动作就变得融洽而默契起来,不得不说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实在是微妙的可以,两人谁都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这片雾气涌现之后的进一步变化,顺带着白煦也有功夫去进一步体会女孩手掌的柔软……

    除了有些冰冰凉凉的之外其他都很棒呢,玩冰火两重天的话说不定会很棒!(棒读)

    就是不知道她的嘴巴里面究竟是暖的还是一样有些冰冰凉凉呢?其他地方倒是暖的就对了……来自滋比古老师的证言。

    四周逐渐安静了下来,静到了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的地步,正是因为如此听觉在这份静谧中得以一点点延伸开来,以至于捕捉到了来自浓雾深处的某种响动。

    一开始还听不真切但随着声音的由远及近,白煦这才辨别出那是行李箱的轮子在地面上滚动时所发出的声响……有人!这是他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反应,随着而来的便是强烈的好奇心,究竟是谁会仅仅因为行走便引起这番改变,简直是……太有趣了!

    白煦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推了一下眼镜,脸上随之露出了颇为兴奋的神情出来,简直与刚才见到雾枝时怂的要死的他判若两人,所以说精神病人思路广这句话还真不是说说而已……

    近了、一点点的近了……依靠着慢慢清晰起来的轮子声音所判断出的信息让白煦的情绪愈发激动,于此相对他身后的雾枝却是要紧张多了,虽然身为一名血族可自家人知自家事她本身不过是个战五渣罢了,像她这样的低阶血族在那些真正厉害的家伙面前不过只是个唾手可得的猎物,比较起来这种情况反而是身为纯种人类的白煦还比较安全。

    从掌心传来的动摇情绪让白煦回过脸来递给女孩一个大大的微笑,毕竟还是在人前暖男的形象能维持还是要维持的嘛,可想也明白他这样的做法除了引来女孩用鼻子发出的一声轻哼之外便不可能有更多的反应了。

    白煦也不气恼,事实上随着远处那人在雾中一点点的显露出身形来白煦也没有更多的心情去关注其他了,从雾中走出的女人手上拖着一个与她年纪不甚相符的老旧皮箱,可这箱子给人的印象却没有什么残破感更多的反而是一种时间沉淀后的厚重,而作为皮箱的主人……那个20岁多一点的年轻女人则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最为惹眼的自然是她胸前那对人间胸器、相当和善的外表以及……黑白两色夹杂的长发。

    “啊啦,我是不是……打搅到你们了?对不起啊~~”在白煦他们看到了对方的刹那,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他们,但这个女人却显然没有一星半点的惊讶反而微微歪起脑袋挂着温柔的笑容说道,“不过我想对于学生来说不纯异性交往可是禁止的,况且我记得水明艺术大学附属高中的校训是相当严格的来着吧~~这么晚了应该回去休息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