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十八章 奥斯卡欠我一个小金人

第十八章 奥斯卡欠我一个小金人

    白煦与再不斩约定的时间就在当天晚上,他们两个都不是什么拖拉的人,在确定彼此间的确有合作意向之后尽快将具体事宜敲定无疑是最正确不过的做法。

    为此白煦特地用刚刚入手的胡椒煮了一锅鱼汤出来,尽管因为没有花椒、葱姜之类的其他调味品,但终归来说也要比什么都没有强上百倍,这一点从再不斩进屋之后便下意识朝着汤锅的位置看了好几眼就能看出。

    “可怜的孩子……恐怕他这些年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吧。”血雾里那样的村子就算有美食的存在,恐怕当初身处其中的再不斩也没有什么心情去品味,那么更遑论是在逃亡之后朝不保夕的日子里,察觉到这一点白煦看向对方的目光里便免不了带上点怜悯的味道。

    对于大吃货帝国的人来说,一辈子没吃过美食的家伙简直就跟没活过一样。

    白煦那莫名其妙的怜悯情绪没有逃过再不斩的感知,只不过对于这种情绪足够陌生的某人下意识的将其当做了一种亲近……果然点了亲和天赋之后,所有事情都会变得好办许多来着。

    被鱼汤的香味所吸引,白煦索性就在商谈之前先一步开始了晚餐,原本他是倾向于在饭桌上讨论话题的,可惜再不斩的吃相……唯一一点让人满意的就是他见到了这个绷带男真正的长相,怎么说呢……倒也还不错的感觉。

    仔细算来再不斩现在也不过就是才20多岁的年纪,按照现代社会的标准绝对是份数于年轻人那一类,由此他的面容看上去依旧带了点青涩甚至于稚嫩的味道,想来之所以会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想来是由于一直以来的颠沛流离外加上不停于生死边缘游走导致的。用绷带把脸遮起恐怕更多还是为了让自己保持令敌人畏惧的气息才对……

    小小的木屋里面只有一盏油灯作为照明,当夜幕降临之后昏暗总是避免不了的,再加上狭小的空间彼此对坐的两人怎么看都有一种寒酸的味道,好在他们对此全都不在意,相反白煦倒是觉得这样的环境更加适合密谈来着,很有一股反派的味道。

    “那么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在下能够稍稍为您提供一点帮助的?”酒足饭饱之后两人再度相对坐定,白煦给再不斩沏了一杯廉价的玄米茶,而自己则拿过一个小铁盒子里面装着他这几天自己用野蜂蜜做的蜂蜜糖,在自己的嘴里塞了一颗之后便把盒子往前递了递顺带询问道,“再不斩先生要来一颗么?”

    再不斩看了一眼盒子里泛着金色的糖球,又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脸上挂着温和笑容的男人,这么多年漂泊再不斩见到过无数人的笑容,有讨好的、有谄媚的、有令人厌恶的,但更多还是僵硬的如同哭泣一般的笑颜,而像是眼前这个温暖、温润、温和以至于根本与这个狭小阴暗的空间完全不匹配的表情却是从未有过的体验。

    “或许……当初的金色闪光?”不知怎么他突然想起了当初的那个忍界传说,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力压群雄惊才艳艳但却英年早逝的第四代火影,也不知他那被人称道的亲和力与眼前之人相比又如何?

    心情上的波动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仅凭一个笑容就想令对方动摇无疑是异想天开,所以白煦的打算从一开始便是塑造一个老好人的性格出来,配合他那亲和力的天赋绝对能够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

    水滴石穿总能渗透进人心的不是么~~当然不止是这个用来挣点数的副本世界,在主世界他也打算这么干了,唯有将好人的形象深入人心才更加容易加重自己在其他人心中的影响才是~~

    忍者的警觉令再不斩下意识想要去控制自己心情上的波动,为了进一步让这个效果扩大化,他自然是拒绝掉了白煦这个相当充满诱惑力的提议,可惜这个精通杀人术却并不怎么了解人心的家伙并不明白,有时候拒绝要比接受更加来的深刻一些。

    “这些不必要的礼节就放到一边吧,白君这一次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谈。”说着话再不斩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卷轴,“看看上面记载的药物,能配置么?”

    “果然是这个……”白煦心头一动但面上却是稍带了点困惑的接过卷轴,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将其展开,“再不斩先生这是……你们忍者使用的药物么?怎么会……这些东西绝大部分都有毒性,啊不对难道说?”

    在等下观看卷轴的白煦微微蹙眉,似是对上面的记载相当困惑的样子,片刻后他抬起头盯着再不斩看了半晌忽然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么!再不斩先生,我想请问一下您给我的这个药物是不是有着在短时间内大幅提高身体灵活性,但是在效果过后会产生一定时间的衰弱?”

    虽然是疑问的语气,但白煦的表情却是相当笃定……好吧,其实在接到卷轴的那一刻系统小姐就把这卷轴所制造出来的成品效果给透露了个完全,这时候他所表现的一切全都不过是在演戏罢了。

    从对方的情绪变化上来看,再不斩足以肯定他定是第一次见到这份卷轴,而更为惊艳的则是白煦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分析出整个药剂的效果出来,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天才两个字所能够形容,要明白在此之前再不斩也找了不少的平民药师,可得到的结果却是完全看不懂甚至于对卷轴上的记载嗤之以鼻。

    不过内心的激动放在一边,自制力尚且足够保持镇静的再不斩只是淡淡点头表示了对于白煦判断的认同,可他没想到仅仅是自己的这么一个细小动作,换来的却是平日里一贯温文尔雅的白煦突然激动,只听他嘴里念叨着,“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普通人人体承受不了的药效但是对于忍者来说却只有轻微的副作用,这样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再不斩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一下子如此失态,听到白煦的嘀咕也只当是他因为一个巧合而突破了知识上的障碍而已并没往心里去,心中更是忍不住盘算究竟怎么样才能够借这次机会进一步扩大在这次交易中的利益……

    威逼一位药师无疑是愚蠢的,哪怕对方仅仅是一介平民可别忘了他配置的药物最终还是要进自己嘴里的,这样一来就算是做一次性买卖也并不保险……再说那样子哪有细水长流来得好,在失去了忍村的依托之后药剂一直是再不斩最难以补充的消耗品。

    苦无和起爆符之类在黑市上要多少有多少,可药剂……抱歉,那东西高级点的基本上都是非卖品,就连兵粮丸能买到的也都是些垃圾货色完全不堪大用,这才促使再不斩想要培养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药师的想法,原本他想让白尝试的可惜他实在没有多少天赋。

    现在好容易看到了曙光,再不斩心里其实也颇为激动,只希望白煦并不太了解这些药物的真正价值好让他能够少花些钱。

    然而再不斩恐怕想破头也想不到,事情的发展与他所想有相当程度的出入……之间白煦如同疯魔般念叨了好一会之后,没有继续追问卷轴的情况反而站起来跑去柜子边上翻找自己的行李,不一会便拿着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取了一颗药丸出来,满是开心的将其交给再不斩。

    “再不斩先生请您帮我看一下,这颗药跟您卷轴上的那种是不是有些相似?我原本还以为祖上传下来的记录只不过是先人的一种大胆尝试,直到看见您给我的卷轴我才猛然发现,那些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卷轴上记录的药剂,其实就是给忍者大人使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