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十六章 接着忽悠

第二十六章 接着忽悠

    “想要修筑一条连同波之国和陆地之间的大桥吗,就算是我这个在此定居不久的外乡人也觉得……这的确是一个伟大的工程啊。”

    临进到达兹纳家里的时候,听完了来自鸣人的一系列叙述之后白煦像是真的很佩服那样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当然赞叹是装的,佩服也是。不过这番表演所收获的效果倒是不错,至少原本就对他感官就很是不错的樱跟鸣人再度加强了认同感,更主要的是……

    “白先生您也是这么想的么?可真是有眼光啊……”因为提前察觉到了就站在门口处的达兹纳,所以白煦在感慨的时候声音微微大了一点以保证能够让身为第七班雇主的这位大叔也能够清楚听到,由此很简单的又是一份好感入手。

    当然这也跟一直以来某人的深居简出有关,波之国的居民除了把他当作一位很和善的药师之外没有更多的了解,如果要是他们清楚某人其实跟再不斩关系密切的话,不直接把他赶走都算是好的了。

    “您过奖了,事实上在下走南闯北那么多年也很少见到过如此大规模的工程,而且考虑到这座大桥完工之后所带来的意义,称之为伟大完全没有什么问题呢。”白煦那毫不作伪的演出顿时让达兹纳生出想要引以为知己的冲动,但还没等这个大叔明确的表达出想法白煦就先一步打断道,“不过现在的话还是先让我去看看来自木叶的忍者大人吧,聊天的话在这之后随时都可以不是么。”

    “啊对对对,您往这边请……”白煦的话让达兹纳很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这位朴实的工匠显然很不太擅长寒暄客套三两句就让白煦抢占了对话的主动,不知不觉间心中原本的那一丝戒备便消散的无影无踪。

    达兹纳家的房子很大这与他工匠的身份不无关系,当然在这个国家土地也并不怎么值钱就是了。在达兹纳的家里面白煦也见到了名为伊那里的小鬼以及这个小鬼的妈妈,但他并没有多加接触,简单地打了个招呼后终于来到了卡卡西所在的屋子。

    卡卡西……这算得上是白煦在这个世界里面见到的第一个名人,再不斩也好亦或是第七班的诸位对于白煦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多参考意义,前者不过是一个理论上只能再活一周的龙套,而剩下的三个目前还过于稚嫩,至少要等到三年之后才能够拥有在这片天空获得一席之地的力量,可卡卡西不同……

    作为这个世界里仅次于三小的重要人物,并且一出场就拥有着非凡的实力再加上经历足够丰富,想要从他这里取得信任显然不太容易……可一旦成功收获也是巨大的,无论怎么说白煦都想要试一试。

    更何况如果连卡卡西这一关都过不去的话,想要接触第七班就无疑是天方夜谭了。

    “失礼了……”在门前轻扣,然后不待对方回答白煦就先一步拉开门走了进去,他倒一点都不害怕卡卡西会误以为自己是坏人什么的……堂堂上忍哪怕受伤了也不可能察觉不到一门之隔的一位普通人才对。

    一进门白煦立刻就看到了躺在了屋子中间的卡卡西,与印象里面一样纯白的短发、从不离身的面罩以及紧闭的左眼……或许是与再不斩一战导致他精神负担过大,目前面色不免呈现出一种苍白,但即便如此依旧给人一种凌厉如刀的尖锐,尽管尖锐的感觉一闪而逝但还是被白煦轻易的捕捉到了。

    “大概还是在戒备着吧。”白煦心下暗暗判断,好在他的担忧仅在下一刻就被打消。

    “卡卡西老师,白大哥是村子里的药师哦!医术相当厉害!”没等白煦自我介绍,随他一同闯进来的鸣人就先一步帮他把必要的情报给透露了出去,正因如此来自卡卡西的防备骤降,虽然不可能一点提防没有但至少也要比陌生人好多了。

    “谬赞了,在下不过是一个四处云游的药师罢了,目前正停留在波之国收集一些必要的药物。刚才鸣人君他们前来找我,想必您就是他们口中的老师了。”白煦冲卡卡西微微点头,虽然从鸣人刚才的话里就足以断定对方的身份,可他还是同卡卡西确认了一下。

    “麻烦您跑一趟了。”卡卡西有些勉强的坐起来,接着习惯性的把护额带上借住护额遮住自己那只得自于带土的眼睛,他先是冲白煦道了声谢然后还不忘用颇显无奈的眼神看了自己的学生一眼。出门在外就这样随随便便透露出己方最高战力受损的消息……这是找死么?

    他并不是不放心白煦,而是包括达兹纳在内的所有人他都不相信好吧。

    “没有关系,对于医者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啊不用勉强起来,我先帮您看看大概是哪方面的问题来说吧。不过我想对于忍者大人来说普通的药剂应该效果不是太好,但在下会尽全力的这点还请放心。”

    白煦制止了卡卡西想要坐着的做法,趁这个机会凑上前去顺势开始帮卡卡西进行诊断,白煦的主动让卡卡西拒绝的话全都吞下了肚子,嘛都到了这种时候干脆还是听听这个医生说些什么好了……尽管他对于这种乡下的野医生并没有太多信心就好了。

    白煦先是装模作样的号了号脉,然后又扒开卡卡西那只露在外面的眼睛看了看,对于五五开的情况他早在之前就通过剧情了解了个大概,现在见到真人后利用系统更是得到了准确的数据,所以自然是不必担心在这方面穿帮。

    诊察大概用掉了5分钟左右的时间,接着他又询问了若干关于身体状况的问题,在一系列的检查结束后迎着卡卡西并不怎么在意的目光他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怎么说呢,卡卡西先生您身体上的问题并不算太严重,除了这次遭受的伤势以及一直以来积攒的疲劳之外并不大碍,这些用药物调理的话1周左右就能够痊愈,但想要根治就需要长达1年甚至于3年的长时间调理。”

    白煦的话让卡卡西微微点头,他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但这些不过是最浅显不过的东西罢了,就算白煦不说也没问题于是简单地肯定后也没有多言,他相信对方还有下言,而果不其然的……

    “目前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在精神层面,在这方面在下着实无能为力毕竟单纯依靠药物的话也只能起到缓解的作用,而想要根治的话……恕我直言,卡卡西大人您身上应该是移植了某些特殊的部分,或者有哪里病变了吧。如果不是这部分一直以来受到身体排异的话难以想象像您这样强大的人为什么会虚弱到现在这种程度,如果根治……除了将其摘除外在下实在想不到其他方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