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三十六章 卡多之死

第三十六章 卡多之死

    鸣人背后的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可以想见如果不是被佐子往后拉了那么一下现在那些千本可就不是扎在地上那么简单了,虽然自己皮糙肉厚的但无论怎么想被扎成了刺猬都绝非好事。

    “是谁!”也不知是因为惊惧还是愤怒,闪开了这一击的鸣人冲千本袭来的方向大声喊道。

    “蠢货……”佐子暗骂,但这并不妨碍她极其迅速的从忍具包里抽出一支苦无攥在手上,瞬间开眼利用写轮眼的便利飞快的搜索到了敌人所在的位置,“出来吧不用藏了,我已经看见你了!那天自称是雾忍暗杀部队的家伙……”

    佐子没有虚张声势,借住骤然提升的洞察力尽管白隐藏的很好可依然被她发现了行踪,察觉到对手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藏身处,白很是干脆的从树丛中现身依旧是那一身干练的忍者装扮,雾忍暗杀部队的面具被他斜戴在头上,仅凭这一个特征鸣人跟佐子两个便确认了他的身份。

    两人将警戒度提高到了极限,彼此对视一眼佐子想着让鸣人赶紧回去找卡卡西过来救援,自己则暂且帮他抵挡。毕竟从上一次的惊鸿一瞥中佐子已经断定白的实力绝非区区下忍所能达到,再加上也不知道提早埋伏在这里的他还有没有其他帮手,就凭他们两直接硬拼的话恐怕只会落入对方的陷阱里。

    佐子原本以为凭借他们之间的默契,一个眼神就足以说明很多,可实际上……鸣人倒也的确是了解般的点了点头,而后直接冲了出去。只不过他冲的方向嘛……

    看着那个直奔敌人而去的鸣人,佐子现在杀了他的心都有,他其实和对面的才是战友吧……绝对没错吧!

    但这时候说什么也晚了,见鸣人冲了上去她也只好随他一同上前,剩下的只能期盼这双眼睛带来的增幅能够令她战胜这个眼前的强敌,而且对方并没有其余帮手了。

    看着飞奔而来的两人白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自怀里捻起那颗得自白煦的药丸塞进嘴里接着将头上的面具向下一拉,他第一次对敌人展现出了杀意,双手结印眨眼过后清丽的声音自口中轻吐,

    “秘术,魔镜冰晶!”

    ——————————分割线——————————

    “看来是开始了,等了这么久只为在最合适的机会出手,看来白这些年也不是白过的呢。”虽然白煦没有什么气息感知之类的能力,但那让空气都染上了不祥意味的查克拉似乎除了九尾之外就没有什么能做到了,而能够将那位人柱力逼迫到如此地步……除了生死之外白煦也想不到更多了。

    很多事情只要稍稍联系起来的话就很容易推断了,刚刚濒临夜幕时人在反应上出现的落差,修炼了一天后的疲惫,以及快要回到驻地时精神上的放松,将这三个时机完美的联合在一起进行偷袭的话,很大可能会成功吧。顶不济也是将鸣人跟佐助与他们的老师分开了,虽然说这两个日后注定成为忍界最强的忍者,但现在的话……没有老师的庇护说到底也不过是精英下忍的程度罢了。

    可白跟随再不斩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说他拥有中忍的实力一点都不夸大,由此有心算无心之下白煦看不出主角组有任何胜算,除非开挂。好吧……主角开挂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远远眺望着东北方向那近乎冲天而起的橘色火焰状查克拉,明艳的橙色在夜空中引人注目的程度就和路灯杆上的金闪闪差不太多,这下子别说是距离比较近的白煦了,想来仍在达兹纳家修养的卡卡西也一定注意到了这边的战况。

    而除了他之外……

    随意重复着将钥匙向上抛掷然后接回的动作,金灿灿的钥匙即便是在漆黑的夜晚也依旧闪耀着动人的光芒,光光是纯金的材质就足以昭显它的不凡,可如果考虑到这把钥匙本身的职能区区十几克金子的价值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说到底卡多既然能够被称之为大商人,那么他所拥有的金库定然不会让人失望才对。至于说把这东西交给他的人嘛~~除了再不斩还能有谁……心焦如焚的白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跟在他的身后呢,几乎是在他从白煦这里前脚刚走,再不斩后脚便来到了白煦面前。

    “用卡多的命外加这把钥匙换来了另外一颗增强爆发力的药,以及重新接好的手臂……也不知道是亏还是赚了。”提早爆发的战斗似乎又被命运引导回了原本的位置,用魔镜冰晶与主角二人组对决的白,还有即将再度对上了卡卡西的再不斩,明明中间产生了不小的波折但实力对比上貌似又重新回归了原点,区别只在于卡多已经死掉了这一点……

    “你说呢夕酱?”白煦饶有兴致的对系统小姐问道,尽管他无论结果是什么都好他反正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可心下还是有些想知道来自夕的看法。

    “我说白煦老爷资本家用工还得给钱呢,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就不能让我休息一下么?或者说给加班费也行……”相比于白煦的饶有兴致而已,显然系统小姐就没有多大的兴趣了,但即便如此她顿了顿还是说道,“管他亏了还是赚了,忍者什么的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他们要是能明白盈亏的问题还至于这样?”

    “有道理啊说的。”忍者的死脑筋白煦说实话也有点无奈,明明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却还要受制于大名乃至于雇主什么的,这在白煦看来完全没有意义。自己给自己脖子套上枷锁,然后还要哀叹命运为何如此晦暗……有那个能耐去给我提高生产力啊喂,春耕翻土的时候一个土遁忍者能顶多少头耕牛?像小李体术那么强又不知疲惫的家伙,干脆去压路、修隧道不好么!天天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实在难成大器。

    所以说,这个世界从根本就畸形了。但也从另外一个方面看出这个枷锁究竟是多么的根深蒂固,这样一来……能够违反最基本的规则,杀掉了自己雇主的再不斩又算是什么呢?

    那么不惜做到这个地步,也要重新获得力量的他又究竟在期盼着什么?

    “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有怎么样的改变,但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从卡多死的那一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