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四十章 两封信

第四十章 两封信

    “再不斩大人,这是在桌上找到的。”遍寻无果,白煦整个人就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尽管任谁都知道这除了给他的来历再度平添上一层神秘之外并没有更多现实层面上的意义,但却也不妨目的没能达到的一行人略感灰心丧气。

    尤其是白……看着再不斩再度残缺的手臂,这个孩子甚至感觉断手的那个人如果是自己的话说不定还更好些。毕竟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对于他这样心思细腻的人来说,哪怕事情的缘由其实是出于对对方的考虑,可自责跟愧疚终究是免不了的。

    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他反而要比其他所有人都更关心白煦的去向,对着屋子里一阵搜索仗着自己要比别人更加熟悉这里的优势,到最后果真还是找到了点什么。

    其实就在白煦平素常用的桌子上,但被油灯压着近在咫尺反而令人忽略了这显而易见的信息。

    白像是献宝一样拿着两封信跑了回来,信封上分别写了“至再不斩大人”与“至卡卡西大人”的字样,信原本的主人想来定是在之前就考虑到了他们会过来,所以才特地在离开之前留了这些……只不过这份预见性反而更是让人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再不斩的视线在信封上停留了两秒,然后扭扭头示意白将属于卡卡西的那一封交给给它相对应的主人,卡卡西接过信不疑有他直接打开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纸准备看看白煦到底遗留了些什么信息。

    信纸上面的字与信封上的都是如出一辙的清丽俊雅,信是毛笔写就的卡卡西用手轻捻了下信纸随即情不自禁的啧了下舌头……别的不提光是这纸,按照市面上的价钱就要8000两一张,更别提纸上面的字。

    卡卡西固然只是个忍者,可这么多年的任务经历也没少接触过护送大人物的工作,久而久之也便对公卿贵族的那一套熟稔了起来,像是这信纸的价格以及那一手堪称大家的字体,无疑更是佐证了他当初对白煦身份的猜测……如果不是,至少曾经不是贵族的话换谁来也不会有这份底蕴。

    只不过手中这封可以去交换不少银钱的信件跟眼下所处的这个偏僻草屋比起来,又是如此的违和让人愈发闹不懂白煦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身份了。

    当然卡卡西就算是想破头都想不到,那一手亮眼的毛笔字是白煦用3个因果点每分钟的价格从系统里面兑换的,而纸则是这次交易的赠品~~

    想不通的事情暂时就不要去想,短暂的错愕之后卡卡西还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信件的内容上面,只见上面写到:

    “见字如晤,我想如果卡卡西先生能够见到这封信的话那么您此次接手的任务委托应该已经完成了才是,在此先由衷的向您表示祝贺。万丈高楼终归平地而起,您与您麾下的诸位注定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即便在下不过是一云游的药师但依然能够预见诸位的不凡。而今次不过是一场难免的波澜既能越过日后定当如同困龙升天一般才是。

    当然此次贸然留信除了恭贺之外仍有两件事想要同先生坦言,首先是关于佐助君的问题。那个药物的副作用是我之前没有想到过的,尽管在服用之前有征求过佐助君的意见但贸然拿未经试验过的药物给人服用,在下也是有错在其中。所以为了补偿我这屋子里的药物便随佐助君取用好了,都不是些值钱的东西但好在比起外面的那些多少有点独到之处,算是在下的一点弥补。”

    信件到此已经写完了一页,卡卡西暗中撇了撇嘴……刚才那些话写了跟没写有什么区别,宇智波家家大业大的又不可能缺那么一点药,但无论如何还只能按捺着心情看下去,毕竟关于白煦的情报他了解的实在太少,能多知道一点便是一点吧,

    只是就连卡卡西都没想到信件后面的部分却是堪称“诚意满满”……

    “另外便是关于您的身体”卡卡西翻动了一下信纸,“我在这封信的后面附了一个药方,虽然不能够根治但常年服用的话应当能够缓解您精神上的压力,然而想要根治的话除了移除您的左眼之外我也是在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只不过我在游历的过程中曾经分别在火之国与土之国交界处的神无昆桥,以及水之国见到过拥有与您类似眼睛的存在,并且他所持有的只有一只右眼。我不知道这个情报对您来说是否有用,而且对方又是否还停留在这两个地方(毕竟距离我上次见过他已经隔了3年之久),但想来如果能够见到的话您应该能从他那里知道些如何克服这种排斥反应的方法,毕竟那个人看上去足够健康。

    话至于此,从此天高水长希望日后能够有缘再见。”

    简短的一封信所透露出的消息却让卡卡西情绪直接失控,信纸被他不自觉的攥紧等回过神来纸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了,但卡卡西却没有去在意那个的余裕,良久才长长叹出一口气……

    “神无昆桥、单独一只的写轮眼……带土,是你么?”

    ——————————分割线——————————

    相比起某人在给卡卡西那封信中的别有深意,再不斩这个就要简单的多了。只是因为断臂的缘故,负责拆信读信的人就由白作为替代。老实说他对于白煦的感官其实是蛮复杂的,一方面他教给了自己许许多多的东西并且一直在释放着善意,另一方面白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与再不斩都被他所算计……

    白煦从再不斩那里索取了卡多的财富,那是一笔足够惊人的数字,白也不是不能理解为了那么多的钱做出什么都理所应当的说法,只是有些事情到了自己这里多少还是希望能够没有那么的现实……

    由此白在拆信的时候心情足够微妙。展开信纸,只见上面如此写到:

    “白或者说再不斩,无论是你们中的谁见到了这封信对我来说都还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当然如果你们两个都还在的话那么当然是最好也不过了。至少那证明在我的推动下事情有往最好的方向发展。”信刚读了个开头白便不由得浑身一震,

    “我所做的以及你们理应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我在这里没有说明的打算,无论你们是否理解我自问能够认可便已经足够。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比得上留下了性命更好的事情么?毕竟在我看来你们忍者的死板并不值得推崇,好在到了最后再不斩的做法总算是令我稍稍欣慰。

    不管怎么说希望你们能有一个好的未来吧,两个人在一起的话怎么都比只有一个来的要好,正如同活着总比死掉要好一样。但不管怎么说相识一场,有时候过于强势的我也肯定给你们留下了不太好的回忆,作为道歉的话……

    希望你们能够在日后退出忍界吧,这地方实在不适合过于温柔的白以及过于直率的再不斩,而且我想区区叛忍的身份花费个几千万两终归是能够抹去的。金钱也是一种力量……好了在最后还是衷心的祝愿你们能够过上平和的日子。”

    信读完,白扭头看了一眼再不斩双方均从对方的眸子里读出了讶然的情绪,而后想起了什么似的的白又倒了倒信封,接着从里面掉出来了一把钥匙……正是之前再不斩交给白煦的那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