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五十二章 猫与猫

第五十二章 猫与猫

    匆匆忙忙的一天似乎过得有些过于充实了点,有惊吓亦有惊喜实让人说不好究竟应该将其算作是喜还是忧……好在人这一辈子从头到尾都占了一个说不清楚,所以到头来追究那么许多也谈不上什么意义深远。

    回程的时候大概是那枚来自梵蒂冈的十字架当真起了作用,又或者是这个世界上的怪异远没有想象中来得密集,总之当白煦一路平安的回到樱花庄的时候时间才九点刚过而已……对于习惯了夜生活的现代人来讲,这个时间段才刚好嗨起来才对。

    不过樱花庄的话倒还算是平静,原本就没什么人的大宿舍里面在三鹰仁又不知道跑去了哪个情人家里,而其他几个又各自呆在他们自己的屋里,以至于白煦从外面赶回来的时候连个同他说声“欢迎回来”的人都没,可谓凄凄凉凉悲苦异常。

    好吧……他只是文青病犯了而已,真要较真起来的话像这种没有人管束的情况反倒还不错。

    一楼客厅还有走廊的灯都还开着,放在平常这里也不会做什么熄灯处理,毕竟万一有谁半夜出来却因为黑灯瞎火导致受伤,学校终究要因此背负上连带责任,从这个角度考虑那么一点点电费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许多。

    以往这都是早已经习以为常的场景,可在玄关换完了鞋子的白煦准备回房间时,却听到从厨房那里传出来些窸窸窣窣的响动。

    “闹耗子了?”一般的正常人都是不会在这种时候脑补出闹鬼了的情况,所以白煦猜测理由相当接地气,“空太养的那么多只猫究竟有什么用啊喂,难道是平时把它们都喂得太饱了所以就连耗子都懒得抓了?”

    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应该提醒空太给他家的猫减粮,与此同时白煦直接走去厨房准备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顺带弄点吃的东西……晚上那一碗拉面早就在被打的时候消耗光了好么。

    只是在走进厨房里之后老鼠倒是没见到,小猫却看见了两只……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呀!”“喵!”

    两个严格来讲出生才刚刚一天的小家伙被白煦这一嗓子吓得够呛,那连尾巴都炸起来了样子实在是有意思到了极点令某人的恶趣味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小猫们从冰箱跟前转过身子见来人是白煦,登时便摆出一副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出来让人就连欺负她们都不好意思。

    “找点吃的喵……”“晚上没有吃饱喵……”两只小猫互相贴在了一起,双手抱着彼此极有那种被人欺负了只能彼此互相依偎的可怜味道,只是为什么同样是猫娘刚才见过的那只就慵懒中透着古灵精怪的让人不由自主就被拿捏在手里玩弄,而这两个貌似就只会卖萌了……

    “你们啊……”让两个小家伙自己下来找吃的,也多亏他们做得出来。白煦心中对空太还有上井草学姐腹议个不停,但转念一想这很有可能又是她们两个的自作主张,到头来弄得责备谁也不是。于是乎不忍见她们两个在冰箱前面抓耳挠腮却又什么都吃不到的白煦,只能叹着气对她们说道,

    “冰箱不是这样用的,你们过来我教你们。”虽然对于猫这种动物的好感只能说是一般,但谁让她们两个的诞生从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自己,就算旁人谁都不知道可白煦在她们身上的耐心多少还是要比别人多了一点,越过两个女孩来到冰箱跟前边把冰箱门打开边冲她们解释道,

    “冰箱上面这个门里面是冷藏,基本上平时吃不完的东西都会放在这。下面的是冷冻用来长时间储存吃的东西,你们的话平时只要用上面那层就可以了。”打开冰箱门冲里面看了看……怎么说呢还真是干净的可以,除了上井草学姐的几罐酸奶跟布丁之外,其他就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鬼知道她们在自己不在的时候都是怎么过活的。

    “不过只是一两瓶酸奶的话,上井草学姐肯定不会介意的。”这样想着,白煦相当干脆的从冰箱里面拿出两罐酸奶塞给小猫们一只一个,而后稍稍犹豫了下又把罐子拿回来帮她们拧开盖子才重新还给了她们。

    “有点凉你们慢点喝小心闹肚子,”随口嘱咐了一句,然后并不想用酸奶将就的某人看了下厨房里残存的食材用20秒钟左右的时间做了个决定,“一会我煮一点粥,你们要再喝一点么?”

    “嗯喵!”这是作为姐姐的巧克力元气满满地回答,“谢……谢谢……”这个则是妹妹香子兰有些弱气的声音。

    扭身在她们的头上揉了揉,的确很可爱啊这两只……话说,我要不要也养只猫呢?某人在心中思索着,然而很快他的脑袋里就浮现出了一个平时懒懒散散,傲娇但又百变的形象……

    “嘛……要说猫的话,夕大概也属于猫科动物了吧。”

    ——————————分割线——————————

    事实证明猫这种生物存在的意义就是治愈众生,陪着两只小猫吃了一顿夜宵之后,回到房间的白煦瞬间感觉自己积累了一天的疲惫都消除殆尽,在深度睡眠了大约8个小时之后他再度精神满满的迎来了第二天。

    与平日别无二致的清晨,除了在进到教室之后雄二出动跟他打了个招呼之外并没有太多大书可书的地方,毕竟雄二又不是萌妹子如果换做是雾枝主动跟他打招呼的话,那说不定还会引起一点骚动来。

    想到雾枝白煦看了看坐在自己前面的那个女孩子,又伸手摸了摸被自己放开外套内侧口袋里的十字架,作死之心开始忍不住沸腾……不知道把这个十字架放在雾枝面前会怎么样呢,她会不会真的像是自己了解到的那样瞬间变得四肢无力任(ren)人(jun)宰(cai)割(xie)呢~~

    如果真的是那样想想都觉得有意思啊,趁着她不能反抗的时候……嘿嘿嘿~~

    邪恶的想法禁不住开始滋生,由此好似是感觉到了点什么的女孩少有的从前慢扭过头看了白煦一眼,而见他依旧还是平时那副看似平和但落在她眼里却不知为何有点恶心的表情,女孩遂又很是不快的用眼睛横了他一样,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快的轻哼,简直是教科书般标准的傲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