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五十九章 跟文明世界告别吧滋比古老师

第五十九章 跟文明世界告别吧滋比古老师

    且不提对于白煦来说雾枝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定位,至少现在已经不是闲聊的时候了,用手机确认了下时间白煦当即将查克拉运到脚下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雾枝家的大宅子赶去。

    忍者的能力用来赶路当真不错,原本走路至少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白煦仅仅花了1/5左右的时间就成功抵达目的地,而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原本他以为会阻碍他进入的大门自白煦甫一靠近便自动打开……跟个自动门似的。

    可无论怎么看那两扇木质的大门都很有年头了,从里到外无一不在透露着厚重的年代感。

    放在平时他或许还会饶有兴致的去研究一番,不过现在的话还是紧着正事办比较紧要,更何况等见到了雾枝这些问题直接向她询问也就是了。

    雾枝家的房子从外面看的话俨然就是一间城堡的模样,可直到真的踏进了里面才能够真切体会到什么才叫做土豪……白煦估计光是进门后的那个前厅就有将近80平米的大小,那更遑论是里面。

    “只能一间一间的找了,我记得他们第一次是在一个大厅里见面的,那么大的目标应该还算好找吧。”这样大的面积对于找人来讲无疑是一件麻烦事,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白煦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努力压下翻涌个不停的焦躁情绪他直接越过楼梯朝屋里走,然而他刚走出还没有两步只见一个人影从廊下的阴影中现出身来,人影出现的突兀着实吓了白煦一跳,等努力稳定下心情之后定睛看去,只见原本空旷的屋内多了一名身穿着维多利亚时期女仆装束的女子。

    长裙直达脚踝,跟这年头早就被魔改的不成样子的女仆装不同,眼下这名女仆身上的服装只会给人一种极其保守的感觉,恐怕如果不是绣在裙边和袖口的的花边以及她头上的女仆头巾会直接将其当作教会的修女服都说不定。

    “还真是正统的女仆啊。”这是白煦的第一个反应而紧接着的话,“我记得雾枝家里不是只有一个僵尸管家的么?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女仆出来,而且看这个装扮的话……女仆长么?”

    女孩的装束虽然保守,但只要仔细看的话无论是面料做工还是那不多的装饰都透着一股低调的奢华感,不管是什么样的大家族都不可能奢侈到给普通女仆穿这样的东西……那不是有钱纯粹就是糟蹋,换言之能穿上这件裙子的除了女仆长之外白煦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么,白煦大人。”就在白煦还对着人家女仆上下打量的时候,这个出场方式相当有气场的女仆小姐反而率先朝着白煦行了一礼并且询问到,唯一可惜的是她自始至终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有些冷冰冰的。

    “白煦大人……好吧我就先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了,你家大小姐呢?我有事要去找她。”女仆这种生物无所不能岂不是世间常理,那么只是知道自己名字又算不得什么。而她的出现无疑正好,并不知道雾枝在什么地方的白煦干脆直接询问道。

    “大小姐在会客厅,请您随我来。”女仆小姐果然没有让白煦失望,没有多问再一次行礼过后向前走了两步开始负责给白煦进行带路。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了点年头的城堡都是这样,走廊七扭八绕的简直像是个迷宫,别说初次前来的人了恐怕只有真的在这里生活过几个月才能确切知道每一个拐角到底通向哪里,难怪有很多恐怖片的选址就特地定在那些古堡了……真遇到灵异事件跑都跑不了啊喂。

    白煦暗自庆幸自己有女仆小姐帮忙带路,要不然真等他找到了那个会客厅在什么位置,恐怕就连黄花菜都凉了。可就算是这样子,等白煦推开会客厅的大门时还正好看到,滋比古那个混蛋拿着一个十字架冲雾枝晃来晃去呢。

    “住手!”真是千钧一发啊,尽管白煦知道滋比古的第一次闯入时也没发生什么大事,但这种事情谁敢赌啊。接连蹲点了好几天的郁闷,在见到滋比古真的驱车赶来之后的焦急再加上对滋比古这个人的厌恶,三者混合在一起白煦顿时产生了一种浓浓的愤恨之情。

    见雾枝好像真的被十字架所压制还没来得及兴奋的滋比古被凭空出现的一声断喝给吓了个够呛,手一哆嗦连那个十字架都掉地上了,扭过头没等他看轻来人究竟是谁,就被白煦一拳打在胸口直挺挺的昏了过去。

    仙人体这东西还真不是拿来吹的,最近以来一直在不停增强的力量再加上查克拉的辅助,这一拳下去白煦都听见破空声了……

    白煦第一次知道,原来漫画里一拳把人打的眼珠子凸出来根本不是什么夸张的说法,而老实说平时总是一副文明人打扮的滋比古被打得眼珠子外凸还是蛮喜感的,只是不知道他只是单纯的昏了过去还是说……

    用手在滋比古的鼻子下试探了下……嗯,还有气。

    至于说他被打断了几根肋骨,还是说内脏破裂什么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到时候只要报个警跟警察叔叔说明下某个披着教师皮的混蛋强哔未遂的状况,哪怕不会被关进去太长时间可也足够导致他社会性死亡。

    社会性死亡……还真是一个令人心情舒畅的词语呢~~

    白煦进门以来这一连串果断的动作前后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等他把麻烦彻底解决了之后本以为雾枝这时候还没缓过神来呢,可谁想从坐在沙发上女孩的女孩脸上白煦看到的却是一副充满了戏谑的表情。

    “这是什么诡异的发展……”说好的英雄救美呢?雾枝那看上去比自己还要淡定的样子算什么啊喂,还拿杯子喝酒……真有那么好喝么?给来一杯尝尝呗……

    白煦用手在自己额头敲了一下好遏制住自己脱缰的思维,然后不死心的从地上把那个十字架捡了起来在女孩眼前晃晃,换来的却是雾枝的一个白眼。

    “把那东西离我远点!”女孩的声音里充满了厌恶,像是在看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盯着白煦的手。到这时白煦才恍然,刚才滋比古在雾枝面前拿着十字架乱晃时女孩之所以闪躲根本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处于一种怕被脏东西粘到身上的心情好吧,就跟……行吧,比喻实在有点太恶心了领会精神吧。

    “没用?”白煦晃晃手里的十字架见真的没有什么效果,当下便有些无语的将其扔到一边,接着稍作思考后不知道哪根弦搭错了转而从怀里把他从翼那边得到的十字架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