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六十章 女仆赛高

第六十章 女仆赛高

    “我真傻,真的……”如果时间能够重来,白煦绝对不会作死到在明知道有一个十字架没用的情况下转而又掏出来一个效力更强的,捂着被女孩下意识打到的脸白煦心中充满了后悔,“不光是又掏了一个十字架出来,我连来都不应该来啊喂……”

    女孩见到十字架之后出手攻击完全是出于一种本能反应,滋比古那边倒还好毕竟效力不强可白煦那枚……无论怎么想从翼手中流出的东西都只可能是精品好吧,于是乎白煦被女孩条件反射般的打了一巴掌,而且这事你还没地方说理去到头来只能算自己手欠。

    情急之下雾枝自然是没有留手,白煦的脸眼见着就肿了起来而且还不能揉……别说揉了,轻轻碰一下都疼的了不得。这还是多亏了仙人体的加持,不然换做一个普通人下巴恐怕都要被打碎掉。

    再加上刚才那完全超越了白煦动态视力的速度,他根本想象不出一个完全不会被十字架压制的雾枝怎么可能会被滋比古这个废柴得手……除非她是自愿的。

    那么这种郎情妾意的事情自己掺和进来算是自作多情咯?这个想法一经出现白煦别提多郁闷了,他是不是还要想办法吧滋比古医好啊……突然闯入了人家的调.情之中还把男方给打了一顿什么的。

    某人越想越不是滋味,由此一时间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而见他这边沉默,雾枝那里还以为他是被自己打疼了心里也正纠结着呢,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道个歉?可一想到所有事情都是他的不对,这个想法又随之熄了下去。

    只不过他刚才突然冲进来的样子勉勉强强、大概或许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帅吧……

    端着红酒强装出一副不在意样子出来的雾枝却在低头喝酒时用眼睛不时地朝白煦那里瞟上一眼,而一边的白煦则因为脸疼在那一抽一抽的并且在心中发誓绝对要学个掌仙术什么的,能抗能打还能奶才是新世纪主角的标配不是。

    且不提在这里心思各异的两人,以及倒在地上出气比进气还多的滋比古,单看这幅场面的话直接放到那些小清新的偶像剧里面都一点不违和……或许白煦的颜值不够是个糟糕点。

    两人在偌大的会客厅里面沉默了将近5分钟,白煦这会也反应过来是自己钻牛角尖或者说是被原著蒙蔽了……主要是滋比古眼见着就要挂掉雾枝那边还以点表示都没有的,要说女孩对他有好感未免也有点太牵强了。

    唯一的解释大概只剩下女孩还有别的想法这一点,顺带这个世界上的血族果然无愧怪异之王的称号,像是雾枝这样已经血脉被稀释了多少代的存在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那么那位金发的怪异杀手又该强横到什么地步。

    “白煦大人,冰袋需要么?”最终打破沉默的是之前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却又突然出现的女仆小姐,而她虽然是问话手上却已经将冰袋拿了过来,“虽然是聊胜于无的治疗形式,但至少会让疼痛减轻点。”

    “那就麻烦你了。”没有理由拒绝对方的好意,白煦伸手想要接过冰袋可女仆小姐却先一步坐到了他旁边亲手帮他冷敷,弄得一直在关注着这里的雾枝面色顿时冷冽几分。

    “嘁……”女孩嘴巴里发出了不快的声音,也不知道是针对谁又是在针对什么,但既然沉默被打破终于能开口说话倒也算是一件好事,“你今天突然跑过来干什么?”

    “我这不是看见斧神这个闷骚大晚上跑来你家怕他对你图谋不轨么。”

    “就他?”女孩高跟鞋的前端在滋比古脸上踢了几下,鬼知道为什么她在自己家里还会穿着高跟鞋上流社会遗留下来的传(糟)统(粕)?或许是因为会客才特意换的装也说不定。

    “就凭这么个东西他能把我怎么样,哼愚蠢的男人。”愚蠢也不知道说的是谁,“不过……这就是你在我家门口蹲守了好几天的理由?跟一只连家都没有的流浪野猫一样。”

    “大小姐的意思是,自从您在门口出现的时候就发现您了,但是因为不知道您想做什么才没有出言发出邀请。而且在这几天一直有在密切关注着您那里,最近晚上风有些冷大小姐心中特别担心,而且还特地嘱咐我为您要随时准备好客房、洗澡水还有换用的衣服,只要您过来就能立刻入住……”

    “闭嘴莲!”

    女仆牌傲娇翻译机自始至终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与被说出心里话导致羞恼不已的雾枝形成了鲜明对比,而从两者的反应看女仆小姐感觉像是在欺负她……

    “哼,别理那个笨女仆快三十年没有更换零件她都快锈死了。而且这一次看来应该是脑子先坏了。”雾枝毫无说服力的试图辩解,而白煦那副【我了解、我明白】的样子更是令这位大小姐为之气结。

    “抱歉大小姐,已经坏掉了的莲刚才一不小心把您的心里话说出来了,请您责罚。”果然这对主仆之间负责欺负人的是女仆小姐。

    “早晚拆了你啊!”这回雾枝是彻底炸毛了,气鼓鼓的看着自家女仆有心打骂却想起本体是人偶的她根本不怕痛,或者说要是有惩治她的方法的话女孩200年前就给她教训了那还用等到现在,“行了,不用给他敷了那点伤我会想办法的!莲你去把这个东西丢到警察局,该怎么说你知道吧。”

    “感觉在心上人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的大小姐,选择了把碍事的女仆轰走。好的我明白了,不打扰您了大小姐。祝您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赶在雾枝真的动手打人之前,女仆小姐拽着滋比古就遁入了阴影当中。

    看来她的能力应当就是在阴影中穿行了,白煦在心中略略思考道。

    女仆的离去让这间会客厅里面再度恢复了安静,只是相比起刚才尴尬的成分无疑增添了不少,唯一不变的是两人都不知道这时候应该怎样开口说些什么,但好在……

    “啊对了大小姐,你需要套套么?虽然人类和血族之间应该存在生殖隔离但是无论什么事情都有万一,所以我在您床头的第三个抽屉里准备了一沓。如果不够用的话在第三个柜子里面还有,祝您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