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六十五章 主世界的官方组织

第六十五章 主世界的官方组织

    “专业维护秩序的组织?有啊,而且还是两个。”课后的补习虽然很难让人感到愉悦,但收获自然也是不少。翼从来都不是一个吝啬的人,相反用温和跟和善之类的词语来形容她才反而比较匹配。当然前提是没有察觉到她令人恐惧的本质……

    不过话说回来,翼之所以会让人感觉到恐惧也仅仅只是因为她的才能过于强大了的缘故,就好像人见到老虎时会感到害怕是一个道理,这与老虎本身是否友善没有必然联系。

    所以在渐渐习惯了和女孩的相处之后,白煦也渐渐放开了之前的那种拘束,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不得不承认翼绝对是最适合交往的女孩子了,无论是从友人、师长亦或是其他的任何角度都是如此……但或许也正是因为她的这份完美,才导致了当初阿良良木历选择了战场原而没有选择她吧。

    毕竟恋人大都是互补的,一方依附另一方的情况虽然乍看起来相当完美,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往往却又会有着异常的辛苦。关系对等永远都是一切的基础。

    好吧闲话少叙,之所以说这么多只是为了声明一下白煦目前对于女孩感官上的变化,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下向这位既像老师又像是大姐姐一样的女孩问几个问题,似乎也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两个?这么多的么……”白煦最近虽然从书本上补充了大量的知识,可现实中到底还是有许多问题是从书本上学不到的,就比如说目前里世界的现状。尽管相比起表世界因为科技发展而呈现的日新月异相比,里世界更多时候都如同一眼幽谭那样深邃平静,可变化怎么也是有的。

    “因为负责的东西不一样。”补习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鉴于某人学习的态度与效率都还算不错,由此稍微早一点结束课程转而说一些其他事项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如若不然即便是会解答,女孩也至少要等白煦将手里的那份试卷写完再说。

    “白君知道关于怪异类型的分类么?也就是通用的类型a、类型b还有类型c的分类。”通用的设定?白煦摇摇头表示自己从没有听到过类似的说法,“那看来就要从头说起了,类型c指代的是一般灵体,具备怪异中一般人类看不见的特征,而且没有灵智除了盲目的游荡或者被束缚在某一个特定地点之外不会做太多的事情,极个别情况会袭击人类,但大多数情况都是无害的。

    类型b指的就是白君之前遇到的那种怪异,也是怪异中最为典型的一类,普通人看不见也不会主动去袭击人类,但有着自己的灵智。智慧类似于一般的野生动物,具有着捕食性与攻击性。虽然一般不会袭击人类,但普通人很可能会因为类型b的原因受到牵连,比如说……神隐。

    至于类型a的话指的是具有固定形体——通常为人型——的怪异,具备智慧且可以被任何人观察到,同时可以随意干涉物质世界。就如同篝之同学那样子,比起怪异直接理解成拥有特别力量的人类也可以。顺带一提这个分类只是根据不同特点进行的,跟危险度没有关系。”

    “那么那两个不同的组织就是针对不同类型而区分的么?”类型a与其他两者的区别就在于可以被任何人观察,且能够被干涉。翼举出的例子相当具有代表性,拥有超能力的人类不也同样是怪异么,这么说完全没有问题。

    只是使用这个标准的话,不知道翼她是不是也被分类到了类型a里面呢……

    “差不多是这样,因为类型b和类型c很难背目视到的缘故,所以基本上只有那些血脉纯净或者天赋秉异的退魔师能够见到,类似于11区的阴阳师、巫女,天朝的修仙者,欧洲的巫师。对于这些职业来说能够目视到怪异是基本要求,可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属于万里挑一了。因为人数稀少,再加上退魔师大多都有着自己的行为准则,所以由他们构成的部门只负责类型b和类型c的处理。

    11区这边由退魔师构成的组织是超自然灾害对策室,平时主要负责城市里怪异的清理工作。”

    超自然灾害对策室……又是一个熟悉的名字,白煦心里暗暗的撇了撇嘴。就是不知道现在关于对策室的剧情发展到哪里了,黄泉小姐姐被植入杀生石了没有。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只要向翼询问一定会得到解答,可白煦想了想又决定打消了这个念头。

    毕竟这样子很容易引来怀疑不是,再加上谏山黄泉的话……《食灵》的剧情根本就是个坑,就自己这个小身板贸然掺和进去的话估计都不够白叡一顿吃的,虽然有些心疼黄泉……多好的百合姐妹花啊,就这么被硬生生的拆散了。

    而说起姐妹花,不知为什么白煦脑中突然出现了蓝原柚子和蓝原芽衣这两个名字~~

    摇摇脑袋回了回神,现在显然不是沉浸在妄想中的时候,话题刚刚进行到了一半暂且把对策室的问题放在一边白煦再度朝着翼询问道,“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就是世界性的组织了,全称是武装侦探隶属于侦探联盟的旗下,武侦的诞生一开始是为了弥补警察在战力上的不足,但实际上高等级的武侦大多都是在解决类型a制造的各种案件。也只有拥有超过一般人实力的他们,才能够解决那些特殊事件。毕竟拥有了力量与智慧之后,怪异的难缠程度要超出绝大部分人的想象力。

    至于说没有任何的犯罪倾向的类型a,基本上就没有谁会去特地处理。”

    白煦感觉有一口老槽卡在喉咙里怎么都吐不出来,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对策室还有武侦……就连亚里亚的世界也被牵扯进来了么?但仔细想想倒也正常,传说中s级武侦那一人能够单挑一整只中队的战力,再加上被刻意培养的侦探能力,白煦还真想不出有谁是比他们更合适对付超能力罪犯的了。

    而原本在剧情里,远山金次遇到的顶级敌人也是个顶个的都拥有超能力。

    但好在,只要不犯事的话就不用在意有一天会有武侦找上门来。一手拿着证件一手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白煦觉得女孩最后说的那一句就是在特地提醒自己不要太过敏感,为此白煦心下了然。

    “基本就是这些,白君不用太担心这世界是有专人去处理怪异事件的,偶尔遇到了也不用惊讶。”一番讲解过后女孩没有询问白煦突然提起这个话题的原因,而是自顾自的给出了答案。该说不愧是羽川翼么,她的猜测还真是准确。

    之所以会询问这个话题,纯粹就是因为今天在上学的路上,白煦看到有人手拿刀子追在着一直浑身冒火的牛状生物满街的跑。那场面因为太过罕见,所以一整天的功夫他都没能从那场面里缓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