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七十章 我并不是特殊的

第七十章 我并不是特殊的

    白煦的提议被理所当然的否定了,想想也是都能够调查到白煦在两周前遇袭的事件,对策室的诸位没有理由会查不出翼目前居住的地方,更何况她最近在水明大学附中授课的事情也是没有背着任何人的。

    只要有心想要找到她绝非难事,在这种情况下对策室还特地绕了那么一个大圈子跑到白煦这里来了解情况,无非是心存顾忌罢了。

    深深清楚两者之间实力对比的白煦并没有太多嘲弄的心思,倒不如说能够认清自己的对策室其实还算一件好事来着……怕就怕那种什么都没见过反而才妄自尊大的家伙,就比如在提到了女孩住处时,刚才还沉静得宛若人偶此刻却突然迸发出了一股战意的冥小姐。

    毕竟……年轻人嘛。

    白煦对此表示理解,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心中升起一股看好戏一般的心情出来。

    问询的工作并没有持续太久,事实上白煦能够说得也没有太多。关于翼的能力据白煦猜测无非是将自己的各种情绪转化为真正的力量来使用,因为情绪的多种多样所以造成的能力表现形式也多种多样。

    这样一来对策室收集到的情报越多,在了解本质之前情报带给他们的永远只有更多的困惑罢了。再者说来即便真正了解了羽川翼又能怎么样?她令人敬畏的地方与特殊能力无关,仅仅在于那浩瀚到常人都难以去想象、去描述的知识量。

    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宛若真理。尤其是在知识多到了一定程度的情况下。白煦相信哪怕没有任何的特殊能力,仅仅只是羽川翼这个人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堪称这个世界上最为顶级的怪异了。遗憾的是很少有人能够了解到这一点,而了解到的人也绝不会透露给其他的存在。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白煦终于得以从那辆黑色的车子上离开,尽管纪之相当礼貌的为突然登门表示了道歉,但无论是他还是白煦都没有把这份歉意当做有实质意义的东西。白煦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一旦有需要他们肯定还会再度重复今天晚上发生过的事情。

    并为之冠以常人难以拒绝的大义……跟暴力威胁。

    “所以说,人还是得有一技之长傍身啊。”自从真切知道这个世界的神秘度其实不低之后,白煦已经不止一次感慨自己身实力的底下了,而这一次却是感触最深的。尽管他从不以追求力量为目标,但现在看来没有力量的话还真是会处处碰壁。

    就好像只有有钱人才有资格去感慨,人穷的只剩下钱是怎样一种悲哀的情况。穷人的话只会向往……

    “夕啊,穿越世界的能力还没有冷却好么?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回火影世界学点东西了……”理论上来说时空穿梭的选项需要1个月来进行冷却,只不过在白煦接连花费了大比的因果点之后。或许是因为抽成抽的有点多,系统小姐少有的将冷却时间缩短了一点。

    算是黑心商人的良心发现吧。

    “差不多已经好了,要现在去么?”比其余任何人都能够感受到白煦心底那股因为受人钳制而升起的不满,系统小姐少有的没跟他斗嘴。事实上对策室的态度就连女孩都有些不满了……白煦再怎么垃圾也是她的宿主好不好,区区对策室……

    “不,还是先去一趟羽川老师那里吧。虽然我也觉得对策室正在调查她的事情她不会不知道,但我这边既然知道了于情于理都应该告诉她一声。”人总是有个亲疏远近,在对策室跟翼之间白煦显然是倾向于后者,再说谁也没规定官方组织就代表正义不是。

    站在微微有些清冷的夜色之中白煦唯一有些遗憾的是,暂定的休息日看来要泡汤了……

    ——————————分割线——————————

    不管是再怎样繁华的大都市,当夜幕降临之后街道上终归是难免渐渐变得冷清起来。没有了堵车的顾虑,今天第三次坐上出租车的白煦很快就来到了翼家楼下,看了看表时间刚刚将近10点,估计女孩还没有睡的他也没打电话径自上了楼。

    顺带一提,因为知道翼家里出了自来水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的白煦,特地买了些点心和饮料作为伴手礼……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走上楼,轻车熟路的来到女孩家门前,抬手轻叩。不一会就听见门里面响起脚步声,以及一声带着些许疑惑的询问,“谁啊?”

    “是我,羽川老师。”

    “白君,这么晚了5……”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女孩开门的动作却没有太多迟疑。伴随着一声轻响,房门被从里面推开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从房门口探出头来的翼,女孩身上穿着一件睡衣,看上去是要准备休息了的样子,但在见到了白煦之后没有多问反而直接说道,“有什么事情么,先进来吧。”

    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白煦越过房门走进了屋里。换好鞋子来到她的房间中坐下,白煦这才来得及去打量下女孩少见的私服模样。虽然仅仅是一件看上去有些廉价的浅粉色纯棉睡衣,但穿在女孩的身上依旧相当好看。

    尤其是在白煦发现她衣服最上面的两排扣子根本扣不住的情况下~~

    有些宽松的睡裤在女孩坐下的时候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自腰迹一直绵延到大腿的美好景色令人嘴巴发干,再加上……她现在是赤足的啊!赤足!(重音)

    推了推眼镜,白煦突然有些想要感谢雾枝小姐……要不是最近总被她吸血以至于习惯了和女孩子搂搂抱抱,他这时候非得出丑不可。

    “人小鬼大……”就在白煦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微微失神的时候,女孩毫不留情的抬手在他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然后又说不清是责怪还是带了点偏疼的说了一句。

    近乎没有被人用这种态度对待过的白煦对于这种近乎宠溺的话语感到陌生,好在这并不妨碍他心中隐隐升起些许开心的感觉……被人宠爱着总归是一件令人快乐的好事不是么~~尽管他很清楚翼她不过是对大部分的小孩子都很温柔而已。

    像是“自己并不是特殊的”这种近乎自虐一般的想法对于白煦来说才是常态,至少……这能让他最大程度上保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