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七十五章 相遇

第七十五章 相遇

    “和,断幺九!”

    “啊啊啊,你们作弊了吧混蛋!为什么又是断幺九,老娘的国士无双啊!”事实证明纲手的千手血脉的确浓郁,刚才看了几圈之后就大致明白了规则,然后再通过简单地讲解她就将麻将那稍显复杂的规则给全部吃透,而在那之后……就是一刻不停的输牌了。

    刚才那把牌已经是这一局的最后一把了,因为某些不可抗力原本指望着用一把大牌回本的纲手姬结果被某个断幺狂魔给完美终结,于是再一次毫不例外垫底的她心痛不已的掏钱……当然她只是在心疼刚才被毁掉的国士无双而绝非什么赌资。

    “那个……纲手大人,要不要歇一会?”已经在旁边站了足足4个小时也看着纲手输了4个小时的静音小心翼翼的建议着,作为跟随纲手多年的弟子她当然清楚这四个小时对于纲手来说连热身都算不上,但问题是纲手撑得住她们的钱可撑不住了啊!

    把赌色子换成打麻将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原本只是输给一个人甚至于运气爆棚还能有输有赢的情况,变成了纲手一个人输给其他三家……这样一来的话,就算有多少钱也不够她造的啊!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做任务换来的钱,就这么进入到了别人的口袋里面静音就觉得一阵阵心疼。

    “走?这才哪到哪,等着下一盘我绝对能赢!”这话您十年前就说过了,静音满脸黑线的在心里吐槽着。但作为纲手的死忠,她对此除了无奈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纲手撸起袖子再次投入到战斗之中。

    燃尽了一般的叹了口气,这个乖巧的女孩已经开始思考究竟要不要趁着纲手玩牌的功夫出去接个小任务了,至少这样的话今天她们两个不至于沦落街头。

    对于纲手的赌运,静音从来都没指望过。

    而果不其然的仅仅2个小时过后,当纲手再一次把手伸进钱袋里的时候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摸了个空……

    “嗯?我的钱呢?”纲手不死心的看了看钱袋里面,果然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了,任凭纲手再怎么纳闷已经空掉了的钱袋里面也不可能再多出钞票来,“额这么快的么?不玩了不玩了,真是的一点都不过瘾……”

    硬逼着静音将她私藏的最后一点私房钱拿出来结清赌债后纲手颇为潇洒的把牌一推,没有钱的话还玩什么玩……当然纲手又不是原则性那么强的女人,主要是最近外债欠的太多都没有人敢借钱给她的缘故。

    顺带一提要不是有某个锲而不舍帮她偿还着赌债的白发仙人存在,纲手跟静音两个恐怕早在几年前就被拉去偿还债务了。纲手虽然年纪大了,但只要长得好看就没问题对吧~~

    纲手进店里的时候还是阳光明媚的下午现在外面却早已经是华灯初上,尝试了一场新游戏的纲手很是满意的伸了个懒腰顺便将赌馆里面所有男性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只是她才懒得管这些无聊的小事迈步就往外走。

    虽然静音一直保证自己那绝对没有钱了,但纲手同样坚信她至少是留下了今天过夜的钱。正因如此她才能够忘乎所以的投入到赌钱里面,而不用去担心其他。从这个角度来说静音对她的意义绝非普通的跟班以及弟子所能够形容。

    而对于这个自小侍奉的老师,静音对她的感情也肯定是极为复杂的。

    且不提两人之间那难以割舍的羁绊,至少在此刻随着纲手的离开静音在叹了一口气之后也随之飞快的迈步跟上,同时还不忘如同以前无数次那样碎碎念的劝导着……尽管就连女孩自己都很清楚这种劝导其实根本什么用都没有。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外走着,虽然已经是晚上8点多时间了,可短册街的赌场里面依旧热闹。或者说对于这种24小时营业的地方来说,夜晚反倒是最为吸引人的时刻。无数的人聚集在这里享受着一掷千金的豪迈,与纸醉金迷的放纵。

    这足以使他们忘却一切伤心、难过、失意与遗憾……作为这其中的一员,尽管一直将静音的话当做耳旁风,可在从赌场离开的那一刻纲手忽然感到一阵疲惫。赌馆内的喧闹与灯火通明,跟外面静谧的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站在这两者交界的地方纲手似是身跨二者却又显然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个。

    被清凉的夜风一吹纲手不禁为之精神一振,再度扭头看了一眼依然喧嚣的赌场,轻笑一声头也不回的走进这夜色里面,只留下拼命跟在后面的静音发出一阵阵无奈的抱怨。

    在旅馆里住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纲手如同上班一样再次来到赌场。只是相比起昨天而言她可没有了那么丰富的赌资,于是相比起找个桌子坐下而言目前更重要的显然是去找谁借点钱,或者说去找几个不介意自己赊账的人来一起玩耍。

    然而纲手没想到的是,自己今天来到的这家赌场比起昨天那个要热闹了不少,原本她还以为是规模的问题,可仔细想想的话短册街这里的赌场大都没什么区别,顶多玩法种类丰富一些而已。可对于目前麻将风靡的状况而言,不管哪家赌馆里面都是支着一张张桌子在打牌,根本提不到区别还是怎样。

    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纲手意识到这种热闹可能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这个发现令她借住忍者强大的身体素质直接挤到了人群的最中心,而后就看到那里正在进行着一场麻将。

    纲手双手抱肩在那里看了一会,发觉跟其他桌相比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心里下意识的就想要将其归为无聊的人实在太多……直至她看到了坐在正对面的那个一身公卿服饰的家伙。

    公卿贵族什么的,严格说起来纲手还有一个公主的名头来着,所以完全不必太过在意。况且短册街这地方贵族多了去了,根本不必大惊小怪。纲手在意的地方在于……她认出了对面那个家伙的身份。

    正因如此在一轮麻将结束后,没等牌局再度继续她就径自顶替了其中的一个。不待那个被她用巧劲拽到后面去的家伙回过神来就听纲手开口说道,“换个人,不介意吧~~”

    说这话时纲手的目光直直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白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