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七十八章 暂居

第七十八章 暂居

    “啊,有些难办了呀……”对于从赌馆出来之后就一直在背后不远不近跟着自己的静音,就算是白煦也觉得有点头疼了。

    他倒是不在意自己这边被窥探的问题,窥探就窥探被反正忍者这种东西么,在疾风传开始之前基本都是打情报战的,而忍者的职业特性就是善于去搜集情报。就算自己不愿意又怎么样,白煦打赌就即便是他拒绝了静音,纲手同样有着无数种方法来得到她想要的。

    再说自己这边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普通制药技术纲手才看不上,而那些拥有特殊效果的小药丸全都是系统出产跟他根本没有关系不是。再加上白煦目前在短册街的生活也着实有些简单了,白天没事的时候就去打几圈麻将,中午吃完饭去温泉泡会然后睡个下午觉,等到晚上就点上灯去看会书。

    他的医术只能说是刚好够用,在波之国那个小渔村里面还好有着系统的辅助就连接个胳膊接个腿什么的都能够做到,但从整个世界的角度来说依然很一般。哪怕刨除掉忍者那不能用常理揣度的医疗忍术也一样。

    在这个前提下,白煦当然是借住自己有足够的钱跟时间可以挥霍的时候去尽量多学一点了。反正这个世界上的医生社会地位也没有公卿贵族来得高,用钱购买医书、秘方什么的也都很方便,于是没花太多功夫白煦的书房里面就装满了他想要的,每天挑灯夜战就当是看小说一样去阅读这些书。

    哪怕一知半解都没关系,有了真实体系的辅助在从系统那里再将这些医术兑换出来会便宜不少,就好像之前在波之国有了再不斩提供的那份垃圾药剂秘方后,他才能够以相当便宜的价格兑换出成品来一样。

    日后如果能够获得医疗忍术的话他也打算这么学习,怎么想都要比直接兑换的查克拉手术刀也便宜不是。当然系统多少还能算是一分钱一分货,为了能够保证查克拉手术刀的正常使用连带着白煦的查克拉控制力都一并提升了,所以价格昂贵一点也是情有可原。

    为了能够兑换打折,白煦最近可谓相当拼命,要是他在主世界学习时也有这股劲头的话何苦还要在放学后不得不去参加补习……

    只是由此一来能从这种规律的生活能够探查出什么来才有鬼呢!

    再说纲手可以算作广义上的那种好人,用dnd体系来说至少也是守序中立乃至于守序善良的存在,联系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所作所为白煦一点都不认为她会对自己不利。这样的话能让白煦所苦恼不已的就只剩下静音了。

    对于这个丫头……明明在忍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就连白煦都能轻易看穿的借口作为当事者的她直到现在都没能明白过味来,也不知道是该说当局者迷呢还是这么多年来被纲手保护的太好了?大概两者皆有吧……

    “静音的话,不安排好了也不行啊。”虽然那么简单的就被纲手给卖掉了,但白煦很明白作为加藤断侄女的静音对纲手来说就跟自己闺女都差不多了,在感情上就算是日后同为她弟子的樱哥都无法相提并论,从这个角度看白煦宁可得罪纲手都不可能去怠慢她的。

    当然纲手之所以hi那么大大咧咧的让自己把女孩带走,应该也是充分考虑到了自己根本不可能对她做什么才对。武力值的对比就不用说了静音再怎么说也是木叶上忍的等级,至于用药……呵呵。

    “这简直是捡了一块烫手的山芋回家啊。”明知道是间谍可非但不能赶走还要好好照顾,这种憋屈的心情就别提多难受了。唯一还算令人满意的大概就只剩下静音的性格很好这一点了吧。

    “嘛,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算是达成我之前的目标了吧。”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至少跟纲手扯上关系这一步已经算是完成了,虽然方式方法跟他之前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吧。但人总是要往好处想不是,不然绝对会郁闷死的。

    怀里抱着豚豚低头跟在白煦后面的静音情绪低落是显而易见,一时半会白煦也没有什么好的劝解方法只能暂且听之任之。好在他买下的那个院子距离这边并不算太远,走了大概15分钟之后就来到一扇实木的大门前。

    “就是这里了,最近几天静音小姐就先在我这里委屈一下吧。”这是从与纲手分别之后白煦第一次同女孩搭话,“我想纲手大人虽然这么说,但恐怕过不了太久就会过来寻你吧。所以还是不用太难过了,静音小姐应该比我清楚纲手大人她之所以会那么做定然是有她的理由的。”

    “唔……”只要静下心来纲手的打算其实并不难猜,但像是白煦这样直接说出口来还是让女孩一时有些诧异,抬头望了望白煦那双毫无他意的双眼,女孩第一印象就觉得这人或许还算不错。

    “嘛还是先不谈这个了,这已经中午了静音小姐还没吃饭呢吧,那不如让我来一尽地主之谊好了。”女孩略有些单纯的反应令白煦微微一笑,虽然看动画的时候就觉得她是一个相当文静温和的女孩子,但等见到了真人之后才发现静音要比动画里的还更容易让人亲近。

    用一个形象点的比喻就是类似那种家里面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表姐那样……

    这一次面对白煦的邀请女孩没有再拒绝,事情都已经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再去抗拒无疑是浪费了白煦的一番好意,她是被纲手卖掉的又不关白煦什么事情,迁怒之类的女孩也实在做不来。

    由此怀着一份有些纠结的心情女孩随着白煦一同踏入了这间雅致的大宅子,而或许是白煦给她的印象还算不错连带着这间房子都让女孩觉得有些亲切,看着见白煦回来之后围过来的那些侍女们脸上流露出的开心,令她不由自主的就给某人打上了一个【好人】的标签。

    只是不知道当白煦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