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九十章 冷君大蛇丸

第九十章 冷君大蛇丸

    有时候这事就是不禁念叨,白煦昨天还在琢磨着关于大蛇丸那边的问题,转过天来他的宅子里就来了两位意外的客人……

    “纲手在么?替我跟她说一句,就说……故友来访。”尽管隐藏得很好,但是蛇类那阴冷的气息不免还是吓到了白煦家的侍女。由此这场并不大张旗鼓的拜访,在最一开始就变换成了另外一种味道。

    “大蛇丸?”在宅子里正给白煦教课的纲手第一时间就感知到了对方的存在,在与白煦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她登时便显露出干练的一面迅速整理了下衣服,而后带着白煦跟静音一起走去大门口迎接自己的这位“老友”。

    白煦的宅子不可避免的被征用了,好在作为主人的他并不在意这一点。能够近距离观察这位在某种程度上独一无二的豪杰,只是借用下会客室之类的完全是小意思。更何况白煦之前就发现纲手有意把他带在了身边……看来是害怕他有什么危险。

    一行五人在会客室里面坐定,泡茶的事情因为侍女们腿都被吓软了,所以就由静音代劳。很快茶水奉上,坐在桌子两端的纲手跟大蛇丸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开口道。

    “看来你最近过的有点狼狈啊大蛇丸。”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纲手用眼角的余光早了一眼大蛇丸已经报废的双臂含沙射影的说道,仅仅只是一眼她就断定那伤其实是来源于灵魂,除了自己之外普天下在没有另一个人能够治好了。

    而显然也很是清楚这一点的大蛇丸,这一次前来的目的就很是明显了。“只是不知道他打算用什么来打动我,那可是三代给他留下的伤口啊……”纲手在心里暗暗琢磨着。

    “有点低估老头子了,没办法就当做是一点代价好了。”纲手的讽刺口吻自然没有引来大蛇丸的怒意,他用同样轻松地口气回了一句然后目光落在一旁的白煦身上,蛇瞳竖起颇为感兴趣的问道,“对了,这位是?”

    “别装傻了,一直在关注着宇智波的你会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纲手用眼睛斜了大蛇丸一眼,同时不忘记给了白煦一个“安心”的手势,似乎是在担心他在面对大蛇丸的时候遭受到太多的压力。

    “知道是一方面,能不能确认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大蛇丸的目光从白煦那里收回,他虽然对白煦很感兴趣但却也仅仅是感兴趣而已,现在他的第一要务就是治疗好自己的手臂,不然实力下降且不说光是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就令他快要疯掉了。

    “呵”纲手歪歪嘴角表达了自己的态度,“白君现在是我的弟子所以你就别打他的主意了大蛇丸,有那个闲工夫倒不如好好想想你的胳膊要怎么办。”

    “不用再挤兑我了纲手,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向你请求帮助的。”女人的刻薄是不讲道理的,跟她在这个地方进行纠缠纯粹是浪费时间,以大蛇丸的精明也不兜圈子干脆直接了当的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的胳膊只有你能够治好,至于报酬……你难道不想再见一次你的弟弟还有恋人么?”

    “你说什么?!”龙有逆鳞,而纲手最敏感的地方无疑是她的弟弟绳树以及加藤断,明明身为一个医生却连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都救不了,而且这两件事情还是接连着发生……可想而知这对于纲手来说究竟有多么大的打击。同样也从侧面证明着他们对纲手究竟有着多么重要的意义。

    如果有人拿你最珍视的家人来做交易,换做是谁都会下意识愤怒进而给提出这个交易的人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那么更何况是纲手这种暴脾气的女人了,于是还没等大蛇丸话音落地她就用手在桌子上狠狠一拍,那暴怒的样子简直像是想要把他直接生撕了。

    如果不是……大蛇丸提出的条件过于有诱.惑力的话……

    “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还是一点没变,纲手……”盯着眼前这个愤怒的女人,大蛇丸的蛇瞳微微眯起只因为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白煦就清晰的感觉到在他身上那股子阴冷且危险的感觉凭空多了数分,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形容就好像是正准备捕食的眼镜蛇一样。

    “稍安勿躁,事关我的手臂我怎么不可能用这种事情来跟你开玩笑的。”早就预料到了对方会有这种反应,所以自大蛇丸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慌乱,甚至于刻意去挑衅纲手的敏感之处说成是他有意为之也未尝不可,“秽土转生,你应该听说过吧。二代火影开发的忍术……如果你点头的话,我就帮你把你的弟弟还有恋人召唤出来重新还给你。”

    “纲手大人!”没等大蛇丸说完,一旁的静音就开口试图打断。侍奉纲手多年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大蛇丸的这个条件对于纲手来说究竟多么的有吸引力,但同时又是多么的禁忌。这就像是最美的罂.粟花一样,只能远观可一旦接触……这个人注定会被欲望吞没。

    “闭嘴静音!”然而让女孩没有想到的是,在大蛇丸面色不善的看过来之前先一步阻止她的人会是纲手,这让她下意识认为自己的老师对大蛇丸的提议动心了,但师徒之间的名分在那里即便是纲手下定了决心她也没有再劝的余地,于是此刻只能忧心忡忡的站在一边关注着眼前的局势。

    而在呵斥完了自己的弟子之后,纲手重新正了正坐姿微微垂下眼眸盯着大蛇丸那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只是曾经早就看腻了的景象此刻却变得如此的陌生……

    “你走吧,就当没来过这。”过了好半天纲手才悠悠的说出这么一句,听不出悲喜更像是放弃了什么一般。

    “纲手你确定?不用担心秽土转生的材料还有其他的什么,只要你点头我自然会准备好一切……”大蛇丸尤不死心,再一次的劝说道。

    “我说让你走啊!没听明白么?还是说你要让我动手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