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九十一章 毛线围巾

第九十一章 毛线围巾

    大蛇丸离开了,事不可为再纠缠下去也没有意义。但这并不代表他选择了放弃,事实上在座的三人全都明白对于大蛇丸来说只要能达到目的的话,手段并不重要……以前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叛逃之后性格便更为偏激。

    他既然提出了秽土转生那么显然便不仅仅是交易报酬,更是一种无声的威胁。一想到日后纲手很可能与她的弟弟跟恋人兵戎相见,白煦就不得不感叹秽土转生这个术在恶心人的方面的确有些非同一般的意义。

    尽管直到最后大蛇丸也没做到那一步……不知道是不是源于他对于老友的最后一点情分。当然在离开前他没有忘记做最后一次尝试,“你还是再思考一下吧,三天后我会再来的。”离开之前大蛇丸依然还是留下了这么一段话。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大蛇丸算是走了,坐在会客室里目睹了这一切发生的白煦眼角扫过纲手的右手。她手上原本握着的杯子,这时早就被攥了个粉碎……纯白的好似不染一丝纤尘的白瓷碎片混合着鲜红的血,看了让人禁不住摇头。

    “纲手大人您受伤了?!我帮您包扎……”

    “不用了,我出去转转。”摆摆手制止了想要凑上来的静音,纲手把手上的血迹往手帕上抹了抹然后就用手帕在手上一缠便算是了事,紧接着她站起身来直直的往屋外走。任谁都能明白,拒绝大蛇丸的提议对她来说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纲手大人您等等,我……”

    “就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

    “可是……”望着纲手越行越远的背影静音一时语塞,看了看远处又看了看把她拦下的白煦,女孩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好了。从感情上来说她现在想要待在纲手身边,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呆在她身边就好,可理智偏又告诉她白煦说的没有错。

    “纲手大人又不是小孩子了,相信她吧她会处理好一切的……毕竟当初就连那种噩耗她都挺过来了,没道理现在会倒下。”白煦劝说着,尽管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这段话安慰的性质比起实际作用要大上不少,但此刻也就只能这么说了。

    至于说纲手他却是不担心的,那女人的气量不至于这么小。现在应该是去赌场或者酒馆里麻痹自己了吧,目前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既然大蛇丸都出现了,算算时间自来也也应该快到这短册街了。有他在的话那么就更不用自己等人在这里瞎操心了。

    而相比这些而言……

    “好了静音小姐也不要太担心,你多少先冷静下。如果连你都变得意气用事那么事情可就太糟糕了,这样吧纲手大人那里我一会过去看看,不会有事的。”

    ——————————分割线——————————

    白煦当然没有那个好心去关注纲手的情况,毕竟本来就不会有什么糟糕事情发生的可能好吧,他这次主动出来主要还是为了不那么突兀的完成与自来也的初见……没记错的话,大概就是今天纲手便会与特地来寻找她的自来也一行碰面了。

    “话说回来,夕你觉得纲手和自来也的cp怎么样?”虽然这段时间以来白煦一直都在埋头学习,到后来更是拜纲手为师。可他始终都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目标,那就是身为月老的崇高职责!如果不能撮合几对新人,那他这一趟不是白来了?

    “他们两个啊,难……”系统小姐好像是在忙自己的事情,平时几乎都是秒回的她这一次却是隔了好几秒钟才回话,而且口吻听上去心不在焉的,“两个人都这么大年纪了,而且从小时候就纠缠在一起,有什么感情也都淡了。而爱情这东西需要的不就是那一瞬间的悸动么,然而这两个人……没戏。”

    “主要还是年纪大了啊。”白煦摸摸并没有胡子的下巴,“这年头二十岁的人都不相信爱情了,更何况他们两个都五十多了。不过自来也那边还好,男人嘛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是喜欢18岁小姑娘的,主要是纲手那里……她这个年纪都绝经了吧。”

    “明明是一个挺正常的话题,怎么到你这突然这么猥琐了?”系统小姐在不知道什么地方斜了白煦一眼,“纲手那边还难办么?你不是连让她恢复青春的药都兑换出来了?”

    “问题是没有给她的机会啊……”白煦撇撇嘴,那么药原来是打算用来雇佣纲手来保卫自己安全的,但现在自己成为了她的弟子没有了理由药剂自然就很难再送出去了,“但也不是绝对,反正药在我手里早晚机会的。”

    “那你还有什么好问的?等三年之后自来也死掉的时候,你想个法子把他救回来,然后借助那个时候让他们两个走到一起不就行了?”夕语气中充满着浓浓的不耐烦,明显是不想跟某人再聊下去了。

    “我刚才就有点想问,你在干什么呢?从刚才开始对话就断断续续的……”

    “打毛线……”女孩随口回了一句,然后忽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紧跟着又解释道,“才才才不是为了你才织的哦,搞清楚了!我只是突然心血来潮没有事情做而已,跟你没有一点关系!顶多就是想要用它从你那多换点因果点,你给我记清楚了。”

    “为什么突然又换成了傲娇口吻啊。”白煦撇嘴对于女孩的心血来潮他都快习惯了,想来一直生活在某个不知名地方的她平时也肯定没有什么好做吧,“还有无论是这里还是主世界,距离冬天都有点远,你现在就开始织是不是有点早了?”

    “你管我……”女孩不是很开心的回复道,但片刻后又补充了一句,“谁知道这东西这么难的。”

    “噗……”白煦捂嘴偷笑,然后就听自己耳边炸毛了的系统小姐一阵阵的抗议着,对此他只将其当做无关紧要的bgm全数无视,只是行走在短册街充满了古香的青石板路上他的心情不受控制的好了起来。

    顺带一提,到了深秋的时候系统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置顶的兑换选项,需要花费整整5000因果点才能够买到的一个看上去有些过于简陋的毛线围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