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九十四章 邻家哥哥

第九十四章 邻家哥哥

    且先不管那两个许久未见的故友之间叙旧的事情,对于白煦来说日常生活并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变化。依然还是每天读书、练习……反正接下来的那场大战也没有他参与的余地,自家人知自家事,就凭他那两下子上去除了添乱也没有别的意义了。

    况且最后总会是好结果的对吧,那么为了避免蝴蝶效应自己就更不需要做太多了。尽管某人并没有意识到从他第一次来这个世界开始,蝴蝶效应就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

    至于说两个小的……在安顿下来之后没过多久便跑出去修炼了,那勤勉的样子足以令无数鸽子羞愧到自杀。虽然事实却是鸣人为了尽早完成与纲手的三日约定,而佐子有很大概率是受到自己同伴的刺激了。

    但他们两个的到来却无疑给了白煦一个新的行动方向——既然纲手和自来也那里暂时用不到自己,那么多去和两个小家伙沟通也没什么不好吧。再说自己还想让这两个人能好好地在一起呢,都废了那么大功夫让佐助变成了佐子,如果前功尽弃岂不是太亏了点。

    而且也显得自己这个月老太无能了。

    离开家门,往常都是去短册街上玩两局麻将的白煦今天一反常态的朝着郊区的方向走去。没办法无论是螺旋丸还是千鸟,修炼起来的响动都太大了点。为了不扰民也不至于损坏什么公物,跑去偏远一点的地方几乎是必然的。

    不用太过仔细的分辨,只要寻着噪音传来的方向一直向前也就是了。离开闹市区走了不过20分钟就能三三两两的看到那些有未完成版螺旋丸所制造出来的特别痕迹……鬼知道那种一个套一个的同心圆是怎么打出来的。

    再往前一点千鸟齐鸣般的高亢回响就更是明显了,该说不愧是相爱相杀的最佳cp么,两人一个练螺旋丸一个练千鸟的……都准备把自己的这个杀招按到对方脸上不成?虽然在最后一次的对决里面是以互相断手作为结束吧,没有打在脸上真令人遗憾。

    “哟,修炼的怎么样啊?”离得近了些白煦熟稔的朝着两个小的打着招呼,鸣人那个一旦认真起来就把什么都抛之脑后的一根筋近乎理所当然的没有听到,倒是佐子朝他这里看了一眼……然后又酷酷的转过头坐在地上开始休息。

    啊啦啊啦……”被这样冷淡的对待白煦也不介意,耸耸肩膀露出笑脸走到佐子身边,对于这孩子的别扭性格早就了解的他也不管佐子的想法直接拉过她的右手,虽然很快就被甩开同时令小姑娘看向这边的眼神越发险恶。

    “我又不是在占你便宜……”自觉可能是被当成色狼了的白煦无奈的摇头,果然就算变成了女孩子之后她的性格也不怎么可爱啊,“真是的,雷属性查克拉虽然有着绝佳的穿透力以及最易完成性质变化的特点,但正因为其良好的可塑性同时造成了它最难以控制的缺点。

    尤其是长时间修炼千鸟这种忍术,会对手部造成极其恶劣的破坏的……如果不能及时治疗时间长了手部神经萎缩都有可能,我想你应该也不想让自己的右手失去灵活性吧。”

    明明前不久还是一个对忍术一窍不通的游医,可在几个月之后却能言简意赅的说出这么一大段话来,这不免让佐子的脸上带了点难以置信的神色,对此白煦只好又解释了一句,“别看我这样,现在好歹也是纲手老师的弟子了。不知道这些常识性的东西才奇怪呢吧。”

    纲手的名字放在这里果然有着奇效,就算是佐子这样的别扭鬼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只不过刚才才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来自对方的好意,这时候再去主动请求帮助什么的她也实在拉不下脸来,只能坐在那盯着自己的手掌不知想些什么。

    “好啦,把手给我吧。”如果是男孩子,这么别扭的性格早晚会自己把自己弄成孤家寡人一个,要不是鸣人跟小樱实在是太过粘他日后早晚又是下一个宇智波斑。但谁让现在的她变成女孩子了呢,多少也有点优待就是了。

    挨着佐子坐下的白煦身上洋溢着一种邻家大哥哥般的温柔,这令下意识把手伸过去的佐子产生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就好像她的哥哥又回来了一样。可是等她用力眨眨眼睛清醒了一下脑袋之后,发现身边的依旧还是白煦。

    心中一下子泛起不知应该怎么样形容的酸涩滋味,是啊失去的再也回不来了……

    佐子手掌的治疗并不麻烦,用掌仙术刺激下细胞让它们能够加速分裂就好。但即便是再小的伤势积累的时间长了也会变得糟糕,白煦之前那段话也并不是在忽悠她想来应该是到了大蛇丸那里之后接受了兜的治疗吧,无论怎么想大蛇丸都不会想要更换一个有瑕疵的身体。

    “好了。”没过一会,在佐子仍旧沉浸在自己复杂的心情中的时候,完成了治疗的白煦就直截了当的说道。回过神来的名字看着白煦欲言又止,白煦只当她是想要道谢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并没多想,老实说娘化之后的佐子真的很漂亮,精致的宛若玩偶一样的面孔搭配上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可谓拥有别样的魅力。

    而一旦开启写轮眼,又会平添一份妖异……也难怪鼬下不去手了,换作是自己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妹妹肯定也一样。

    “这么想想,多一个妹妹似乎也不错。”脑袋里面随意思考着,白煦顺带着抬手在佐子脑袋上揉了几下。只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么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过后佐子看向他的眼神更加复杂了。

    像……真的是太像了,无论是笑起来的样子、略有无奈的表情以及抬手揉自己脑袋的动作,在佐子的眼中白煦的形象跟那个人开始逐渐重叠,直至混合成了一个自己都难以分辨的模样……

    心中深知这样子不行,可偏偏又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佐子下意识就选择了逃避,不待白煦再说些什么她站起身就要走……无论做些什么都好,只要离他远一点,可是……

    “喂,你又要跑哪去?手刚好再继续练下去还会受伤好不好,卡卡西先生没有告诉过你张弛有度么?真是的……医疗忍术又不是万能的,那东西用多了副作用也很强的。”白煦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弄得佐子脚步不由得一顿,“还有千鸟这个术虽然强,但是局限性也不小吧。仅凭这么一招你觉得有可能会打赢那个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