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九十六章 种子

第九十六章 种子

    “当然,我也就是给你提供一个思路。”除了利用高强度的电流来直接造成杀伤之外,白煦后续还将利用微电流造成人体紊乱、制造超电磁炮、用磁力控制砂铁等一系列的想法都说给了她听,也不管女孩是不是能够接受,反正他的确是另其眼界开阔到了一个相当的程度。

    白煦觉得这其实非常重要,哪怕其中能够实现的部分不过十之一二,但这也完全足够了不是么?至少也要比她死抱着一个千鸟不放要强得多……日后佐子之所以会叛逃到大蛇丸那里,最主要的原因不就是他在木叶看不到进步的机会了么?

    年幼时早早抵达了极限的卡卡西,最高成就也不过就是一个千鸟。在这方面他就连日后会依靠千鸟开发出后续多重忍术的佐子都比不上,单纯依靠卡卡西的话佐子恐怕一生都比不上鼬。而正是深知这一点,她才会选择大蛇丸的。

    事实证明,正是因为大蛇丸为其大下的牢固基础才让佐子拥有了腾飞的可能……至于写轮眼那东西虽然强的可怕,可对于写轮眼的依赖终将成为一种桎梏。白煦一直觉得,哪怕日后拥有了轮回眼,依靠眼睛战斗的佐子仍旧不如她在对战鼬时施展出麒麟的那一刻耀眼。

    所以说他才想要努力给女孩一个可能性,就算终究是镜中花水中月也罢……总比迷茫来的好吧。尽管他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取得女孩的信任,然后方便自己胡说八道.

    “足够了……”白煦所说的虽然都不过是一些理论上的知识,但作为实际上的操作者而言佐子反而要比他更加清楚这些东西的可行性。仅凭这个就让暂时已经不知道应该怎样获得提升的她拥有了方向。

    要知道就目前来说,拥有了三勾玉写轮眼并且跟卡卡西学会了千鸟的她在实力上已经完全不逊色于木叶的特别上忍,等到其他一些微不足道的短板被补足之后拥有上忍的战力根本不是一句空话。

    可那又如何呢?那样的未来除了成为卡卡西的另一个翻版之外又有什么意义,在见到了卡卡西在鼬手中连一个回合都没能撑下的事实之后,佐子对于这个注定是死路一条的结局早就产生了愤恨的情绪。

    愤恨自己的无力……

    但现在的话,别的不说光光是那个用电生磁然后控制砂铁的构想,三代风影的赫赫威名至今仍然流传在忍界。哪怕依旧可能比不上鼬,但无疑是最大限度上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这就足够了。

    看着脸上重新焕发出活力的佐子,白煦哪还不清楚她定是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心下也是对自己的这一番说辞打了个90分的高评价,但在短暂的轻松过后他又再度开口道,“我刚才说的那些你以后自己慢慢研究就行了,新术的开发需要的理论与实践太多,而且未来的成果也未必能够符合心意。换句话说开发新的忍术是具有风险的,即便是成功时间也太久……你能等得起么?”

    白煦这一番话惹来女孩的又一阵沉默,是啊且不说未来预期如何单单是这个时间消耗……她现在无时不刻不再盼望着鼬去死,哪怕一秒钟都不愿意多等。

    “那又能怎么办?”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给予希望之后又让其深深地绝望,但这时候佐子反而没有之前那么冲动了,略略了解了白煦这个人之后她就明白对方铺垫了这么久绝对会有方法的。

    “办法嘛……”白煦有些故意的拉长了声调,然后等佐子的眼睛中快要泛出杀人的光芒时,才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正在练习着螺旋丸的鸣人,同时用稍显轻佻的语气说道,“那不就是~~”

    “那个吊车尾的?”佐子皱起了眉毛以为白煦在耍她……

    “什么吊车尾不吊车尾的,你跟鸣人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到底有几分能耐你还不知道?”白煦的反问令佐子少有的沉默了,就算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说现在的鸣人一点都不差,别的不说光是不久前在木叶崩溃计划中召唤出来的那个巨大的通灵兽。

    可以说如果不是鸣人的努力,守鹤造成的破坏可绝对不止那么点。

    当时就在跟前的佐子最能体会到那种巨兽争斗所带来的压迫力,以及……自己当初的那种无力感。

    “看吧,鸣人其实还是很厉害的。”

    “他厉不厉害跟我有什么关系?”

    “但他现在是你的同伴不是么~~”白煦笑吟吟的看着佐子,“虽然说什么都依靠同伴并不好,但是宁可自己忍受也不愿意去相信同伴的人,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也是将自己禁锢住了啊。很多时候两个人总要比一个人强的吧,你自己不能解决的事情多一个人说不定就可以了。”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别人……”

    “别人?能把性命都交给彼此的存在还能简简单单的用别人来形容么?”被白煦毫不客气的将话打断使得佐子略显不快,连带着对他后面的话都有些嗤之以鼻……把性命都交给彼此,谁啊?自己和鸣人吗,他们别扯了顶多是在战斗的时候互相配合罢了……那个吊车尾的不扯后腿就不错了。

    如同每一个正处在叛逆期的小孩子一样,佐子对于别人的话习惯性的不愿意去接受,尽管等日后回想起来其实真的就这么一回事也一样,她或许还从没太在意过自己对于小队伙伴之间的关系,但白煦却是知道的……无论是樱还是鸣人,却是早就将她当做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而现在白煦要做的就是让她能够尽早明白这一点,不必等到去了大蛇丸那里孤苦无依每天都不得不在生死线上徘徊的时候,才能在回忆里面记起自己的同伴。

    “我们来打个赌吧~~”没有去反驳佐子的想法,白煦反而绕开了这个话题笑着说道,“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无论有多么危险但只要你一呼唤就会前来,并且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都会追着你一起的人存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