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九十八章 雨
    雨似乎下的又急了些,连带着就连风都变得有点凛冽了起来。

    街上,即便是再狂热的赌徒这种天气里也会选择窝在屋子里不出来,由此原本平日里热闹非凡的短册街在这个时间段里面也难免显得人影萧条。

    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在这石板路上,佐子看上去是那么的形单影只又是那么的朦胧缥缈。油纸伞是她临出门前向白煦讨要的,当然女孩只是想要一把普普通通的伞罢了,可谁知到手的却是这样一把绘着清雅淡丽伞面的工艺品,尽管就算是她都不得不承认这伞与她身上这件黑色的浴衣相称极了。

    木屐踩在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和着雨声单单是这样便足以令人心生出一股子安宁,只可惜这满大街除了三三两两神色匆匆的行人外,大多数时候也只有女孩一个了。无人欣赏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遗憾。

    当然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系统小姐早早的就选好了许多极好的角度,在佐子与白煦通通不知道的情况下拍了一大堆的照片留作纪念,毕竟像这样背景与人物全都契合的场景可是不好找呢。顺带一提系统小姐还打算过段时间把这些照片高价卖给白煦来着~~

    佐子不急不缓的在路上走着,如若不是手上还提着一个食盒恐怕被当做趁着小雨出来遛弯亦未尝不可。当然至于说到底有没有这一份闲情逸致,那就只有佐子本人才知道了。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能够令人心静的环境她还是蛮喜欢的。

    鸣人修炼的地方在郊外,出了城区之后自然就没有那么规整的石板路可言了。夯实过的土路在平常日子无论是行走亦或过车,都还算能够很好地履行职务。只是当一场雨下过,尤其还是这种绵绵不断的小雨,被润湿的泥土就变得泥泞了许多。

    有查克拉在佐子自然是不必在乎这种小事,别说是泥泞路了就算是水面上照样走给你看,但她忽略了……或者说女性经验尚且不足的她忽略了,穿着木屐走在这种路上是会溅起泥点的,而这些平日里微不足道的污渍则会令她非常喜欢的这件浴衣变得拥有瑕疵。

    很快察觉到了这些的佐子看了看沾上了泥点的衣角微微有些苦恼,又有点不开心……但很快她又为会因为这种事而心情糟糕的自己感到了诧异,明明以前绝对不会的!

    难道说?

    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可能性的佐子面色微变,紧接着她收回目光以比刚才快上不少的速度向前走去,似是在刻意回避着什么……

    说起来决定人性格的究竟是身体还是灵魂又或是知识与认知?谁知道呢,反正在能够彻底摆脱激素带来的影响之前,谁也无法否定身体对于自己的影响。更何况是性别这种东西了~~

    原本的好心情被破坏的一干二净,由此就不要指望着她在见到鸣人的时候会摆出一副笑脸出来,虽然说她平时就一直是冷着脸的就对了。然而有些令女孩意外的是,在来到了预定地点之后,她却发现鸣人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在那里修炼,而是躺在地上如同死鱼一样紧闭着眼睛任凭雨水冲刷。

    “他这是怎么了?”少有的带着几分好奇女孩四下看了看,见四处的空地上全都是未完成版螺旋丸留下的印记,除此之外似乎一个成功的都没有,心里稍微做了下联想佐子很快就得出了一个连她都有点不相信的结论,“不会吧……”

    但不管怎么说真相听起来如何不可思议那也是真相,没有什么不好接受的。佐子只是有些诧异以鸣人那么没心没肺的性格竟然还有失落到想要放弃的那一天,而她面上没有过多的表示仍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可多少也是猜出了白煦执意让她过来的理由。

    对于那个家伙的未卜先知佐子没有太多想法,说不定他只是单纯的想让自己来送趟饭也说不定,这种事情想得越多月没意思。她心中微微有些苦恼的是某人极力宣扬的那种同伴精神,女孩现在还没有想到白煦其实是想撮合他们的哪一步,感觉到不耐烦也单纯的类似于上初中的孩子听到父母叮嘱说要跟同班同学搞好关系那样子。

    纯粹是嫌他烦了……

    撑着伞走过去,佐子可没有去安慰对方的想法,甚至于还相当不客气的用脚踢了踢他的胳膊试图将其唤醒。

    诚然女孩的做法一点都不体谅,温柔更是不用说了。可在鸣人的眼中呢?

    雨很冷,坚硬的土地躺在上面也一点都不舒服,但与这些相比心中的那份煎熬似乎还更加令人痛苦一点。鸣人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就是做不好,明明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按照老师的教导去做了,可为什么偏偏就是自己……

    自我怀疑在屡次的失败中渐渐生根发芽,从一开始对于方法错误和努力程度不足的怀疑,再到对自己天赋的不认可,直至连自身都开始否定……这个过程如同决堤的洪水那样,一旦出现一丝裂缝后续的崩溃只会愈演愈烈。

    如果换做是别人或许还好,但鸣人……他自己的是知道的,虽然一直在极力的否定着,但曾经12年的现实无时不刻的不再提醒着他,自己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孩子,是一个只会惹人讨厌让人反感的家伙。哪怕自己什么都没做,什么都不去反抗依然被当成怪物、当成灾祸。

    这样的自己真的有获得幸福变得强大的可能?以前鸣人从未怀疑,但现在……事实却让他不得不往那边去想。

    当然这种心情对谁来说都几乎是成长中会经历的必然,哪怕是鸣人只要这段时间过去之后,要是想通要么就会被抛之脑后。感谢人类的善于遗忘,只要遇到一点好事那么无论此前有多么的悲苦都会变得烟消云散,而这世界上哪怕是再倒霉的家伙,又岂会遇不上一两件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呢?

    或许这就是人类能够繁衍至今而产生的自我保护吧。

    然而那无论如何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现在……真的是很难过啊!

    躺在地上闭上眼睛,不去看也不去想……鸣人试图用这种方法来进行逃避,冰冷的雨水打在脸上带来了一种令人厌烦的潮湿感觉,但……无所谓了。

    鸣人这么想着,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头顶上的雨滴忽然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