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九十九章 皮一下很开心

第九十九章 皮一下很开心

    “雨停了?”

    脑子里仍旧一片混乱的鸣人蓦地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但又在转瞬间否定……就算是自己淋不到雨了,可耳朵里传来的雨滴声依旧清晰可见,他哪怕再傻也知道雨还在下的事实好吧。再说鸣人又不是真的傻,只是大多时候都有点没脑子罢了。

    心中的疑惑促使他睁开了眼睛,然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头顶上那把精致的油纸伞,以及撑着伞的……更为精致的人儿。

    “佐助,你怎么来了?!”有点惊喜,好吧应该说是非常惊喜。在这种自己悲悲苦苦凄凄惨惨冷冷清清的时候,能有一个人过来看自己绝对是幸福感爆棚的一件事情。哪怕她并非是来进行安慰,可只要说说话也是好的。

    正因如此,活力顿时又重新回到了鸣人的身体里,一个翻身从地上站起来那招牌式的傻笑也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

    “我已经不叫那个名字了。”被沿用了12年的称呼,哪怕依然舍弃但再度听来还是有股有股怀念的味道,佐子甩开这些情绪面无表情的向鸣人纠正道,然后把手里的便当盒往他怀里一塞接着说道,“这个给你,有个家伙让我给你带的。”

    “医生吗?!”鸣人咧开嘴角,比起便当有人挂念着自己这件事显然更令他感到开心,“那也谢谢你啊佐助,还帮我送过来!”

    “都说了我不叫那个名字了,还有我也是被迫的。”直言拒绝掉鸣人的感谢,但是看他在那里抱着便当傻呵呵笑着的样子,佐子也就不去计较他到底有没有听进去的问题了……否则迟早把自己气死。

    “东西送到,那我走了。”没有跟鸣人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打算,毕竟她的午饭还没吃呢而且看他仅仅因为一份便当就高兴成了这副样子的状况,佐子也觉得心里有些不爽快……鬼知道因为什么。

    说完话也不等鸣人回答,她转身便要离去。对此鸣人虽然略感失落,但心情比起之前无疑是好了千万倍,于是笑脸不变……他没有说出什么挽留的话,同伴之间也不需要这个。

    只是当佐子走出了大概5米之后,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的她转过身,架在肩膀上的伞伴随这个动作在空中撒过一串水珠,带起一片虚幻与朦胧。

    “你晚上记得早点回去……我可不想再给你送饭来了,没那个时间。”女孩口中说着。

    “放心吧!螺旋丸什么的我一会就能修炼成功了,就差那么一点!所以,我会很快回去的!”朝着女孩那边竖起自己的大拇指,鸣人笑得开心极了。唯一有些可惜的,面对这个场景女孩一贯的表情却是没能改变太多呢~~

    另外还有就是,或许因为这绵绵的细雨隔绝了感知。两人谁都没有发现在大概50米远的地方,某个一头白发的蛤蟆仙人正提着两个打包好的饭团稍显无奈的站在那里,脸上的神色有些欣慰……也有些怀念。

    ——————————分割线——————————

    雨一直下到了转天凌晨才渐渐有了要停的迹象,鸣人的话晚上倒是早早地就回来了,螺旋丸的修炼还是那个样子佐子的送返服务虽然贴心,但完全没有达到能让他爆发小宇宙的程度,看来无论如何也要让我们的大蛇丸来充当一次反派了。

    对此白煦一点都没有担心过,学不会螺旋丸的鸣人那他还是鸣人么,这种可能性简直比让新子憧从良的可能性还要低。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天……时间上的紧迫性毋庸置疑,但目前白煦最为关心的还是随着约定时间一同到来的三忍对战,作为在这个阶段首屈一指的大场面白煦一点都不愿意错过这场战斗的任何细节,如果有必要还要录像呢。

    “也不知道纲手会不会还和作品里面一样,给自来也喝那被加了料的酒然后导致他实力下降……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自来也正常发挥的话用仙人模式就能把半残的大蛇丸+药师兜组合打残才对,也不知道剧情会怎么发展。”

    坐在廊下捻起一颗用盐水煮过的豆子放进嘴里,随着寡淡的滋味在嘴里慢慢散开,白煦复又喝了满满一杯的清酒……两者同样清淡的味道倒是相称的可以。

    拿起泡在热水里面的酒壶又斟了满满一杯,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着急去喝,倚靠在背后的墙上看着眼前一场阴雨过后的庭院微微出神,大雨洗净了整片夜空月明星稀的晚上月光皎洁而明亮,就算是没有其他额外的光源也足够白煦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并且相比平日而言,更多了几分幽静的氛围。

    “把我喊过来,你却一个人提前喝上了?”

    “来得早了些坐在这也无趣,再说……酒还有很多呢,纲手大人。”声音自背后传来,可哪怕是不回头仅凭这副特点鲜明的语调白煦也足以断定出来人的身份,再说今晚可是他特地邀请纲手过来喝酒的。

    “这跟酒多酒少有什么关系?”纲手的语气提不上不快,顶多也就是在调侃罢了。

    对此心知杜明的白煦也仅仅是苦笑了下,然后给准备好的另一只杯子里添满酒说道,“要不我自罚三杯好了?”

    “想的美,”鬼知道这个要求对他来说究竟算是惩罚还是褒奖,清酒这东西的度数低要是白酒的话连干三杯纲手说不定就同意了。挨着白煦坐下纲手支起右腿托着胳膊,左腿则如同盘膝一般蜷在那里,看上去特别有一股子豪迈感,一杯酒径直下肚随即将上返的酒气吐出她继续说道,“所以说你今天喊我来是想干什么?”

    “就不能单纯的找您喝两杯么?”白煦眯着眼睛反问,然而却被纲手狠狠地瞪了一眼,由此也只能带了几分嬉笑的回答道,“好吧我只是想要问问您,用不用我现在就让侍女们整理行李。您看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后天我们就要出发去木叶了不是么。”

    白煦话音一顿,观察着纲手的脸色迅速从刚才的全无所谓变得不爽起来,同时身子不着痕迹的向后错了错……怕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