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零二章 变动开始

第一零二章 变动开始

    跟在白煦后面来到书房,这一次白煦倒是真没有诓她。药剂这个东西在最近一段时间的学习之中,光是练手白煦就配置了许许多多的成品出来。里面虽然有很多失败的例子,或者说药性下降的之类,但仍有小部分效果很棒。

    这些就是白煦打算用来作为谢礼的部分,从柜子里拿出一个个包好的小纸包出来,分门别类的放好之后他冲佐子说道,“我手头的药剂就只有这些了,基本都是些补益药。有几个是有毒的,虽然比不上大忍村专业人士配置的但效果应该还不错,你都拿走吧看看哪个能用哪个不能用的,我就不给你分类了。”

    毒药方面无论是纲手还是静音全都能称得上是一声大家,所以作为纲手的弟子哪怕目前学的不多,可白煦配置出来的毒药依然有其独到之处,用的好了能发挥奇效都说不定。所以说拿来送人也一点都不算怠慢。

    虽然都是一些白煦用不上的东西,可依旧还是让佐子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白煦拿出来的会是这么一大桌子东西,原本她还以为有个三五天的药量就不错了,可谁知道……即便是类别很多,但能够辅助修炼的药剂也足够她吃上一段时间了。

    更别提其他的那些也都是相当不错的东西。

    “……谢谢。”一阵愣神过后佐子干脆的道了个谢,在她看来这绝对是来自白煦的一片好意,从白煦的身上佐子从没有感觉到半分觊觎,相反关心和照顾倒是一直不少,加上他一直以来营造出的老好人形象,在这一大堆的东西送出之后,白煦在佐子那里的好感度终于刷到了亲密以上。

    形象点说大概属于干哥哥那一类吧。

    佐子老老实实收下了这些东西,白煦也感到挺开心。很多时候相互不见外同样是关系好的一种表现,他挺中意这样的发展。佐子本质上是一个好孩子,自己通过来彼此间的好感度影响她某些偏激的看法,无疑是能够避免日后很多悲剧的,在这点上力所能及的事情白煦很愿意去做。

    至少兄妹相残终究还是要避免的不是,鼬的病看起来恐怕但又不是治不了,有因果点在就算是蛇叔想要怀孕都不是难事,更何况区区治病了。只要能完成鸣人跟佐子的牵线活动,白煦就有足够把我能保住鼬的命……听上去有点微妙啊。

    “好好使用吧,我想这些药剂多少能对你产生点帮助。”东西搬空之后书房里空出了大量的空间出来,白煦环顾了一下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清理房间实在是一件令人精神愉快的事情,“去修炼吧你,我回屋躺会。”

    朝佐子摆摆手白煦没有多留重新回去了房间,接着相当麻利的重新钻进了被子里,拥着被子蹭了蹭枕头很快全身心就放松了下来。然而不幸并未远离……就在他将睡未睡的时候,就听远方“轰”的一声巨响,什么睡意全都烟消云散了个干净。

    ——————————分割线——————————

    佐子很开心,不单单是因为自己占便宜了。更多的还是从白煦那里她得到了一种遗忘已久的感情……与班上那些小女生的崇拜不同,又不像是那些别有图谋的家伙隐藏了无数贪婪的善意,白煦所做的一切都很随性但正因如此反而多了几分真诚,女孩最需要的正是这些。

    不知不觉间在佐子心中白煦那个邻家哥哥的人设越加灵动起来,像她这样光是生活下去就感到无比疲惫的人,往往越是简单的东西越能够打动心灵。

    当然除此之外,能够拿到那么多药物也是女孩感到开心的一个重点。别的不说,她手上这些药如果拿出去卖至少也能值得上一个s级任务的报酬,而且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凭白收获了一大笔的东西,任谁都会满意才是。

    在这双重喜悦的作用之下,佐子觉得自己脚步都比以往轻快了许多,甚至于在向前几日修炼的地方行进时都没有刻意使用查克拉加速,而是少有的选择了步行……顺带好好看下被自己忽略了很久的闹市。

    短册街虽然以赌场文明,但作为一个旅游城市而言这里的其他配套设施也都发展得相当不错,以至于走在这里很有一种像是在逛庙会的感觉,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沿街叫卖着小吃跟手工艺品的小贩,外加上穿插在赌场之间的老字号商店跟饭馆,如果把步行当做是一种享受的话那么这里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很久没有肆意放松过的佐子很快就沉浸了进去,说到底她也不过还是个孩子,对于热热闹闹的地方天生有一种喜爱之情,花上点时间去逛街任谁都说不出什么不对赖。同样抱着这个想法的她索性也便放下了一切,专心沉浸到了这里面……浑然没有发觉,自己走着走着周围渐渐开始冷清了下来。

    “不对!”不管佐子再怎么迟钝,当周围明显产生异常的时候她也很快反应了过来,写轮眼显现刚还沉浸在玩乐中的她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连带着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情绪绝对有问题,以她的性格来说就算再怎么开心也不可能忘乎所以到在街上肆意闲逛,除非……

    “幻术么?借住我的心情,然后用幻术把这份情绪扩大特地将我引到这里来,如果没猜错……”佐子尝试着将手里剑向外抛撒,然后暗器不出意外的被弹了回来,“结界么?”

    “是谁!”事情发展到现在佐子这明显是中了圈套,心中不再存留侥幸心理拿了枚苦无反握在手上,三勾玉写轮眼运转到极限戒备着不知道会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敌人,心中却在做着如何脱身的盘算。

    “这么快就发现了么?比我想象中的时间少了不少,看来比起之前的那次见面又进步了啊佐子~~”阴冷滑腻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种给人感觉就好像是有一条蛇在自己脖子上舔舐的音色佐子只在一个人那里听到过……那个给她留下了咒印的家伙。

    “大蛇丸!”佐子握着苦无的手又紧了紧。

    “真难得你还能记得我,好久不见了啊。”望着满脸戒备的佐子大蛇丸露出了一个笑容,明明失去了双手可偏偏任谁看来此时此刻占据了上风的都是他才对。大蛇丸盯着佐子的脸看了片刻,而后目光落在她的眸子上,“真是一双不错的眼睛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