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零八章 醒酒丸

第一零八章 醒酒丸

    手术很成功,成功到了就连白煦都有些怀疑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医疗忍术做不到的了,之前光是看到佐子那被超大电流烧成了焦炭一般的手臂,白煦下意识的就认定除了截肢之外再没有什么其他结局了,可谁能想到仅仅是一段不长的手术时间过后,佐子的两条胳膊就又变得跟新的一样。

    白煦怀疑如果自己学会这一手,那他日后什么都不用做光是开一个地下诊所就足够他一辈子吃喝不愁了,而且还是被各界人士无限尊崇的那种。

    从手术室出来纲手明显是有些疲惫,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又接连做了两台手术,别说是她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要不是纲手目前重回了年轻,而且还有当年在战场上打下的底子,那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点的。

    顺带说道恢复青春……在之前的战场上解除了阴封印的纲手,当发现自己查克拉耗尽后仍然没有显露出老态时当下便有了怀疑,紧接着在做了一系列的测试之后尽管再怎么难以置信,但纲手依然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身体无疑是恢复到了20岁左右的巅峰状态。

    甚至于从某种角度来说,现在的她要比静音还来的年轻。

    这无疑是不符合常理的,而且纲手也不认为自己最近做了什么能让自己恢复青春的事情……如果真要有这种方法的话,那么大蛇丸还追求个屁的永生啊,木叶还怕毛线的外敌入侵啊!只要稍稍透露出一点消息,那么木叶还不得网罗到天下所有的强者。

    毕竟谁都是不愿意死去的……尤其是那些身怀强大实力或者权势的家伙。

    有永生这张牌作底,任你再怎么惊才艳艳英雄了得也不得不在时间与生命面前折腰,深知这其中分量的纲手理智的没有将其大肆宣扬,而是当做一个最为宝贵的秘密隐藏在了心底。而这件事情除了她之外,也就只有清楚阴封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静音猜出了点端倪。

    当然以女孩的性子来说,她是万万不会将其挂在嘴上的。

    “辛苦了纲手老师,”手术结束之后担任助手的白煦对着露出疲态的纲手道了声辛苦,“这里有我跟静音师姐在就够了,您要不先去休息吧。”

    “不必,”纲手把手一挥干脆的拒绝了白煦的好意,“白,你跟我出来一趟。这里有静音一个人看着就足够了。”

    “诶?”这是有什么事要跟自己说么?白煦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但纲手可不是在跟他商量随着她前脚走出手术室之后,白煦也只能跟静音对了下眼神进而在女孩安慰性的目光里随着纲手一同走了出去。

    而当白煦刚一走出房门就见纲手正趴窗户前,两只胳膊支在窗框上望着窗外背影里透露着一股疲惫……白煦很清楚令她感到疲惫的并不是所谓的战斗以及治疗手术,而是接下来所要面对的烂摊子。

    凭纲手的性格既然她决定接手五代火影的位子那么她注定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白煦很清楚尽管她最终自第四次忍界大战中活了下来,但其中无数次的险死还生以及各种压力,的确担得起死而后已这四个字。

    三代留下来的这个烂摊子不好接啊……白煦在心里为自己的老师默默点了根蜡烛,可更多的他却是做不到了。除了给她介绍个伴儿之外~~

    “叫你的人去准备吧,我们明天出发回木叶。”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纲手头都没回的说道,“这下子你算是如愿了吧。五代火影什么的……到头来还是逃不开啊。”

    “毕竟那个位子现在非老师您莫属嘛~~”

    “不用在这恭维我,火影这种东西谁愿意当谁当去,结果却偏偏落在我这个一点都不愿意的人身上。明明……呵。”纲手的声音里无限嘲弄,但仔细听的话这里面还是凄凉更多一点,曾经那么多希望成为火影的人都为这个理想而死去,结果反而是她这个更愿意好好履行一名姐姐、一位妻子职责的人成为了火影,这个结局怎能不令人叹息。

    “时也命也吧,”白煦没有再劝,事实上既然已经选择了接任那么纲手想必已经想明白了,而且嘴炮这种事情鸣人做来比自己好上无数倍那么他也就没必要再去浪费那个吐沫,“何况这种事情现在说也没有意义了。我这就让人去收拾东西,木叶……我也向往了很久呢。”

    “还有一件事,”白煦答应的这么痛快也让纲手微微松了一口气,能把他忽悠到木叶纲手之前可是没少下功夫,又是收徒又是大开方便之门的,为的不就是让他能够振兴木叶的经济么?这年头有钱的就是爷,别的不说下忍再垃圾一人配备100张起爆符之后也是大杀器,哪怕就是朝着人堆里进行自爆冲锋呢问问哪个上忍会不怂?

    可问题就在于这100张起爆符所需要的钱究竟从哪里出,各国的大名对于忍村的支持力度都是差不多的,哪怕贫瘠如风之国富裕如火之国,这其中的差值也没有想象中巨大。沙忍这些年之所以被逼无奈选择精英政策,一方面是他们需要支付赔款另一方面则是他们的任务数比木叶少了太多。

    你总不能指望风之国那个贫瘠的地方会有太多居民吧,而居民少了任务自然也不可能上去。

    这样一来白煦的作用可谓是无限制的放大,而这也是纲手在准备接任之后所遇到的最好的一件事情。

    而原本白煦以为纲手叫他过来只是为了确定下日后的安排,可没想到说完了这件事他刚要走的时候纲手又一次的把他叫住,“之前我喝醉了的时候,你给我吃了什么?”

    “醒酒丸啊,”几乎是没有停顿的,在纲手问完之后白煦紧跟着就回答道,“纲手大人您怎么问起这个了,最近又要去喝酒了么?我这还有不少要不要给您来一点,虽然吃起来有点酸但是效果还不错吧,至少转天不会头疼。”

    “我就是问问,”说了这么半天的话纲手第一次转过头来,盯着白煦的连看了半晌然后才悠悠的道,“算了你还是给我拿一点吧,说不定哪天就用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