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二六章 注定的对决

第一二六章 注定的对决

    “谁稀罕你的什么大礼……”嘴上这么说着,可如今作为一个大忍村的领导者来说白煦所谓的礼物其实蛮有诱惑力的,他身上最多的是什么?钱啊,别提俗不俗的,对于一个忍村来说有了钱就有了一切,那么这样一来纲手怎么可能会不有所期待。

    但是女人嘛,她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心情全都表露在脸上,听白煦说完之后甚至还一脸嫌弃的摆摆手同时说道,“要走就赶紧走,别在我这碍眼。”

    对于纲手的这般做派白煦也是早就见怪不怪,其实她也未必是真的想要让自己离开只是纯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将话题进行下去,所以这才有了这番表现。而难得来一次他可不打算就此作罢,虽然没有办法亲身参与到这场追击战之中,可至少也要第一时间等到结果出来才好。

    于是白煦非但没有依言起身反而拿起桌上的茶壶毫不见外的给自己倒了杯水,“我还是陪你在这里等等吧,大蛇丸对佐子的觊觎可是不小,那么他派来阻击的人实力肯定也不会弱到哪里去。万一之后还需要进行手术什么的我也能帮上忙。”

    “谁用你……”纲手本来是想这么说的来着,可一想到自己这个弟子的医术实在是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地方,有他在自己能着实省下不少事情,由此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想义务劳动也随你,就在这呆着吧。”

    对着这个一把年纪了还口嫌体正直的女人微微笑笑,接着白煦便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杯子里的茶水上不再搭话,而纲手那里则又再度投身到了工作之中。她本不是那么敬职敬业的性格,只是她跟白煦一样都很清楚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与其睡到半截被人从被窝里面喊起来倒不如从最一开始就在办公室里等着那些孩子们回来。

    至少有一点白煦是没有说错,大蛇丸派出来的人都很强,且不说胜负在战场上面对强敌能够活下来本身就已经是一种很难做到的事情,深知这一点的纲手唯一期望的只是在经过了这么一场恶战之后这些被她逼着出去经受风雨的孩子能够多留存下来几个吧。

    屋子里面一时间沉静了下来,各有心思的两人谁都没有了继续说话的念头,一时间屋子里除了时钟的滴答声再无其他声响。

    而这时距离黎明还远着呢……

    ——————————分割线——————————

    佐子夺还的追击任务提不上顺利与否,与原著一般无二的追击人员在遇上音忍四人众的时候全都做出了相同的选择,在木叶下忍与前来支援的沙忍将音忍全部阻拦之后,一路狂奔的鸣人总算在终结谷如同宿命一般的追上了佐子。

    “佐子!”完成了第二咒印形态的佐子此刻正在努力适应着身体上的变化,虽然没有直接开启崭新的咒印形态以验证自己目前的所得,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大蛇丸提供的咒印是相当完美的一种强化,简单地说佐子感觉自己现在比起昨天身体素质要提升了不少,最直观的就是体力恢复还有查克拉量上面的增长。

    具体原因究竟是因为假死过一次之后精神上的增益还是说源于身体体质的增强,还一时间不好判断……但那又怎么样呢?对于佐子而言能变强本身就是一件好事。

    更何况在那之后大蛇丸还承诺过对她进行关于忍术开发方面的辅导,经过与音忍四人组的对战之后佐子同样认识到了自己在战斗方面与那些人的差距,相信这些都是未来能够在大蛇丸那里得以弥补的。一想到这个,就连叛逃所带来的那一丝伤感都变得烟消云散。

    她并非不珍视曾经的生活,只是相比起那种安逸而言她还有更多需要做的事情。至于说叛逃所带来的危险,以及大蛇丸那对自己毫不掩饰的觊觎,说实话佐子认为这都没有什么。只要实力够强那么这一切都不是问题,曾经所有的困难都注定会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包括那个男人……

    怀着这种想法,佐子离开的脚步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来的坚定,直到她的背后传来了鸣人的呼唤。

    一直向前的脚步微顿,片刻的迟疑过后女孩扭身转向自己身后气喘吁吁的鸣人神色冷淡,“你过来干什么?如果是想要追我回去的话就不用说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啊还真是自说自话……”没有理会自己的的话语鸣人自顾自的质问道,这同样也是他最为不解的地方。他不明白明明是同伴,那么有什么是不能沟通的呢?就这样自顾自的一走了之又把他们这些同伴放在了什么位置?

    但偏偏佐子最不爽的就是他这一点……

    “回来吧佐子,纲手婆婆那里我去帮你说她肯定会原谅你的。还有卡卡西老师,我们全都……”

    “够了!”鸣人的恳切被佐子无情的打断,她看向鸣人的眼神里带着一股陌生的冷淡,“你又懂我什么?在这里说个没完的你又能帮到我什么?!每天都是伙伴啊伙伴的,真是烦死了……没有你们的话,我反倒要更好。”

    “你怎么能这么说?!”佐子的话无疑伤透了鸣人的心,他是真心觉得如果佐子有什么事情自己是绝对能够为她拼上性命的。与其他一切无关,仅仅因为他们是朋友是伙伴,可就是这样不容玷污的感情,到头来在佐子这里却被贬低的一文不值,“我会带你回去的,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会带你回去的!”

    “说到最后不还是要打?好吧,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吧鸣人。”看着对面握紧了拳头的鸣人佐子也变得有些跃跃欲试起来,以一场与原同伴的厮杀作为叛逃落幕的剧码无疑是再合适也不过,更何况她也真的想要确定下对方与自己之间到底是谁比较强一点。

    “反正会比你要强,而这一次我绝对会赢过你的!不管用什么手段!”说着话鸣人从自己怀里取出了那个当初白煦送给他的小瓶子,把里面的药丸取出直接塞进嘴里同时喃喃自语道,“现在就到要用到你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