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四四章 真白太棒啦!

第一四四章 真白太棒啦!

    且不提那对吸血鬼闺蜜之后的发展,单说白煦这边在提着一大堆东西回到樱花庄的时候他才发现,刚才还嚷嚷着要喝一夜的的千寻老师竟然已经睡着了,躺在沙发上身上不知被谁盖了一条毯子,就那么毫无形象的呼呼大睡。

    该说她直到这个年龄都嫁不出去实在是一点都不冤么,明明长得还算是不错,可任谁看到她喝醉之后躺在沙发上打呼噜的样子都会避而远之才对好吧。除非是三鹰仁那样的职业小白脸才会选择无视,转而大献殷勤……

    不过似乎三鹰学长的话,也不怎么喜欢千寻老师这样的客户呢。

    被弄得一团糟的客厅里,有两只小猫、空太和美咲学姐在帮忙收拾,三鹰学长则是在厨房里刷着盘子,真白不知道去哪了但白煦估计她肯定是回房间画画了才对,放下手里的东西白煦随之也加入到了打扫的行列之中。

    等到将一切回归原样,时间都已经将近夜里10点钟。洗洗手,三鹰学长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出门准备去他那不知道第多少号女朋友的家里过夜,美咲学姐为此暗自赌气,白煦摇摇头懒得去管这两人之间的那点破事,摸了摸两只小猫的脑袋之后也回去了自己房间里面。

    一夜无话,在照例的查克拉修炼过后白煦干脆睡了一个好觉,等到第二天被闹钟吵起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打着哈欠走出房门,客厅里刚刚从宿醉中醒来的千寻老师毫无意外的在那喊着头疼,用手捂着脑袋眉头紧皱的样子,看了也不知道是让人想要心疼还是该说上一句“活该”之类的。

    今天轮到空太做早饭,所以这时候他正跟两只小猫一起在厨房里面忙活,美咲学姐估计还没起,于是只好是由白煦去拿杯子打了杯水回来递给千寻老师,防止她因为口干舌燥而死掉。

    接过杯子千寻咕咚咚的一口气将里面的水喝了个干净,而在把杯子递还过去的时候顺带说道,“白啊,你去看看真白那丫头起床了没有?”

    “我去?不合适吧……”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段,但当着千寻的面白煦还是很好的装出了惊讶的样子来,“我去门口敲敲门问下倒是没问题。”

    “快去快去,没有那么多的事情。那丫头的自理能力为零,你就当是养了只猫就好了。”千寻老师摆摆手示意白煦不用在意,那么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一名人民教师,或者真白的表姐之类。

    也不知道是因为她对白煦过于放心,还是说并不在意真白在某些方面的事情。

    冲着千寻撇撇嘴,白煦将自己的无奈很好的传递到了她那边,而后不待这个女人再催扭头上了楼……对于这个福利发放的环节他可是期待了好久呢~~

    “叩叩”站在女孩的房门前轻敲,理所当然的里面没有传来任何回应,于是白煦口中喊着“我进来了啊”一边推开房门,紧接着一股女孩房间里才会存在的特殊香味便扑面而来。

    老实说真白不是那种会在自己身上擦香水的类型,但无论是她洗完澡之后残留的沐浴液味道,还是她那些衣服上留存的香味,这些混杂在一起便形成了足以令男人热血喷张的味道。

    光凭这股香味就让人很好理解为什么空太当初会如此失态,但白煦可不是空太,对于这种足以让绝大多数男性失去理智的情况他依然淡定的要命,甚至还有在女孩房间里面深吸两口气的余裕。

    屋子里的窗帘拉着,被窗帘遮挡住了绝大部分的阳光令这屋子里看上去阴沉沉的,自带一股令人想要找地方睡上一觉的氛围,围着屋子扫视一圈然后果不其然的没能在床上的位置发现女孩的身影。微微耸肩没有惊慌,对于这种状态他早有准备。

    “不过这屋里还真是有够乱的……”将整理屋子的事情交给真白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不提扔得哪都是的衣服,就是她昨天画画用的写字台都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弄得乱糟糟,天知道她之前在英国画室里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子。

    一想到那些在拍卖会上动辄以6位数以上的价格成交的画作是这么画出来的,白煦就一阵阵的感到无奈。

    顺着写字台的位置向下看,白煦很快就发现因为犯困直接钻到了桌子底下的女孩,身上只套着一件白色衬衫的她显然是在洗完澡之后找不到睡衣了,这一点从她周围散落的大量衣服就可以推断出来。

    而正是因为有这些衣服在,女孩以这个样子睡了一夜才不至于感冒,或许这可以命名为真白的智慧?

    暂且把这些想法放到一边,没有忘记此行目的的白煦走到女孩身边蹲下身子,接着用手指在真白的脸蛋上戳了戳,嫩滑的触感实在很棒弄得白煦又接连玩了好几次,直到在睡梦中的真白被弄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时他这才有些不舍的收回手。

    “醒了?起来准备吃东西吧。”对着女孩白煦开门见山的说道,完全没有提及她为什么会睡在这里又为什么是这么一副打扮的问题。

    “恩。”女孩轻轻点头,在白煦站起来向后退了几步之后她也试图从一堆衣服里面站起来,但在这种柔软的地方想要站起来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再加上她那个糟糕的睡姿弄得腿上可谓一点力气都没有,尝试了几次都以重新躺回衣服堆里告终。

    幸好她的衣服很多,一点都不会疼。

    见到女孩这副娇憨的模样白煦也是有些想笑又有些无奈,想了想再次凑上跟前同她问道,“要帮忙么?”

    “恩。”仰面躺在衣服堆里,因为刚才那一番动作本就敞开着的衬衣这时候已经完全形同虚设,但真白就好像没有察觉一样扬头看着白煦,在他提到了要帮忙之后很是乖巧的点点头。

    白煦本想着直接将她拉起来就算了,可谁知女孩也许是误会了他的意思,直接伸直双臂做出了一副“要抱抱”的动作出来,浑然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状态做出这动作究竟有多么大的杀伤力。

    弄得就算是白煦,一时间都变得心跳加速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