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四七章 被咬了

第一四七章 被咬了

    “我的事情?”白煦一时间被说的有点懵,他跟希尔德只是初见好吧虽然说白煦对那个彬彬有礼的小蝙蝠还是蛮有好感的,但实际上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硬要说的话也只是……

    “就因为我昨天下午弄死了她一只蝙蝠,所以她跟你碎碎念了一个晚上?”

    “不是这个。”依靠在床沿双手环抱着枕头的雾枝斜着眼盯着白煦,“她昨天晚上都跟你时候了些什么?别告诉我你忘了。”

    “昨天晚上,她说只是来跟我打个招呼,还称呼我是你的眷属……啊,不会是因为这个吧。”隐隐猜到了真像,白煦一下子也有些哭笑不得,眷属这东西一般都指的是下仆奴役之类,但其实还有着另外一种说法的不是么?比方说……雾枝养的小白脸?

    而或许从最一开始希尔德所指的就是后面那重含义,想也是吧雾枝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更何况这么多年以来她都是深居简出与女仆小姐两个人相依为命,这乍一多了个眷属而且还是个年轻男性,希尔德会这么想也就很是理所当然了。

    只可惜白煦一直戴着的徽章仅仅是女孩为了让他避免麻烦所以才送给他的,而彼此之间顶多是友人之上的关系。可要说他们两个人真没有点暧昧什么的……那显然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家纹这种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给人。

    想通了这些白煦也就明白昨天晚上雾枝究竟遭遇了怎样的一番盘问,顺带着不由感慨一句,“你们女孩子还真够八卦的,就算是血族在这点上也和普通女孩没什么两样嘛。”

    雾枝对此没有回答,只是瞥向白煦这边的眼神越发危险。

    “好了好了大小姐,这件事情只能说是巧合对吧,要不我去帮你澄清下?”澄清?这种事情不越描越黑就不错了,谁还能指望乐意可以解释的清楚。更何况急于同女孩撇清关系岂不是在表达诸如嫌弃一般的情绪么,这样一想的话简直更加伤人好吧。

    说话之前就理清了这些问题的白煦之所以这么说纯粹是故意的,而他在说话的时候就连带着在那里观察着女孩的反应,当见到她表现得比刚才更加不满的时候,白煦心里反而暗暗偷笑。

    至少这证明了雾枝对他还是有那么点意思的,连带着白煦突然想要问问希尔德她昨天都从雾枝那里盘问出什么来了~~

    当然那都是之后的事情了,眼下最要紧的果然还是尽可能的去安抚雾枝的情绪,不然真要是炸毛了到时候简直就如同逗猫不成反被猫给挠了一样。

    “这也不行么?”白煦努力摆出一副很是无辜外加无奈的样子,“别生气啊,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好心把家纹借个我,然后反而给你带来了麻烦,这让我怎么过意的去?所以说希尔德小姐那边我才想帮你去解释一下。”

    “你给我离她远一点就行了。”女孩说话的口吻依然还是硬邦邦的,但任谁都明白白煦刚才那一番话定然是起了作用,至少态度上已经软化了不少,而语气转变哪有可能那么快,“德库拉家族……哼,就没有一个好人。”

    “啊是是是,我没事跟那种大小姐凑那么近做什么。”天知道在说刚才那句话的时候,雾枝是不是吃醋了,平心而论银发的雾枝虽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神秘感,但希尔德的身上同样拥有着一股别样的魅力,这大概是吸血鬼共有的魅惑能力在做崇,但即使抛开那个不谈她们也全都是水准之上的漂亮女孩了。

    这样想的话,雾枝的担忧其实并非操心过度。

    “不过我今天晚上还能去你家里么?这些日子都有点事所以耽搁了,从今天开始的话之后就不会很忙了。”白煦试探性的问道,自从知道了在自学一部分知识或者说为系统提供了一定程度资料辅助的前提下,兑换所需的因果点就会大幅下降之后,白煦对于阅读这件事情便充满了动力。

    不管是什么书,哪怕是一目十行也好,作为积累说不定哪天就能够用的到。没看原本以为一辈子都用不上的发型设计知识,今天早上不就被用来给自家闺女更换造型了么?

    “随便。”你还知道有好几天没来了啊,一想到这个女孩便不由得一阵气结,天知道自己每天都眼巴巴的等着他过来究竟是为了什么,欠他的?但偏偏今天白煦提到自己晚上要去之类的,雾枝那里又莫名有些开心。

    还真是若无相欠,怎会相恋~~

    得到了这样的答复,白煦哪里还不会明白对方其实已经同意了,脸上泛出的喜色落在女孩眼中令她愈发不满了,稍微思索了一下紧跟着就听雾枝说道,“我饿了。”

    “额……”白煦的笑意瞬间僵在脸上,按照之前的约定他可以随意浏览雾枝家的书籍,但同样的他也要给女孩提供自己的血液作为借书的报酬,那么这样一来看着女孩嘴角露出的小尖牙,白煦条件反射般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但这种时候雾枝哪里还会放过他,连鞋子都没穿直接从她的那张床上跃了过来,害怕她摔到白煦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下一秒两人之间顺理成章的就变成了彼此拥抱的姿势,雾枝轻盈的把脑袋凑到他脖子边然后死命往下一咬!

    “疼!”没有用那种可以解除痛苦的魔法,雾枝真的就用牙齿咬了下去,锋利的尖牙穿破皮肤白煦瞬间疼的打了个哆嗦,环抱着女孩的双臂微微用力一下子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事实上在咬下去之后雾枝就有些后悔了,充满着生命力的鲜血被吸进肚子,澎湃的力量令浑身冰凉的她罕见的感受到了暖意,那种如同在冰天雪地里喝下去整整一碗热可可似的感觉令人沉醉,这是过去几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体验。

    而白煦身上传来的温度,也令她多了几分安心。于是在最初的疼痛过后,心软了的女孩就不忍心再让他那么难受下去了,甚至在进餐完毕之后她趁着白煦还在发愣的当儿,扬头在他的唇上微微一啄。

    然后在白煦反应过来之前,她就重新缩回了白煦的怀里,用一副极为慵懒的语调说了句,

    “抱我睡一会……”

    “是是,我的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