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四八章 过渡

第一四八章 过渡

    本来就是来补觉的,现在怀里多了一个大美人那么这次的睡眠质量就变得更加让人充满期待。

    也不知道之前雾枝是不是用魔法下了个暗示还是怎样,总之这一上午保健室的老师都没有过来打搅,而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白煦怀疑别说是睡上一个上午这种小事,或许就连做些其他的一些什么都没问题才对。

    但是害怕再次被咬,所以在醒过来之后他所做的也仅仅只是在女孩的脸颊上偷偷亲了一下的程度。

    而在碰触之后女孩那微微颤动的睫毛则无疑显露出了她在装睡的事实……白煦还没有傻到要去戳穿这个,仅仅是轻轻的抚摸了下她的长发之后,便掀开被子准备离开保健室……马上就要到午餐时间了,雾枝刚才算是吃了个饱但他睡醒了之后可是好饿的。

    按照与真白的约定,午饭当然是要和她一起吃,心中对自己的那几个损友说了声抱歉,但显然在兄弟和闺女之间肯定是自家孩子比较重要一点才对,在这方面白煦可是分的清清楚楚。

    等白煦来到女孩所在的教学楼下时,真白已经早早地就等待在了那里,身穿着一身制服素手而立,站在树荫下有飘落的花瓣作为点缀,那一刹那的惊艳无疑是弥补了他们初见时没能见到那个名场面的遗憾。

    没什么好说的白煦快步走上前,发现他过来了的女孩也同样离开刚才站着的位置,便当什么的白煦因为早上是空太做饭所以就没有准备,由此午饭也只好和她一起去食堂解决,好在私立学院的食堂一向都还不错……尽管那个价格也是相当昂贵的就是了。

    食堂里面,菜品的样式足够丰富。很少有机会见到这么多种异国食物的真白当即便露出了极为感兴趣的神色,眼睛睁得大大的从食堂这头一直走到那一头,几乎把每一种食物都看了一个遍,由此的结果便是当真需要她进行选择的时候,就不免陷入到了选择恐惧症之中。

    真白扬起头看过来的眼神有些可怜兮兮的,弄得白煦忍不住在她的头上摸了摸,而女孩随之露出了如同猫一样的享受模样,沉浸在这气氛之中的两人浑然没有发觉周围的目光是如此的刺眼……

    “这样吧,我们一人选一样然后你可以都尝尝,觉得哪个比较好就吃哪个怎么样?”最后还是白煦提议道,“我的话猪排饭就好了,真白呢?”

    “拉面,豚骨的。”短暂的犹豫过后真白随即选择了极具地方特色的食物,在英国的话显然是没有这东西的,但是女孩阅读的漫画里面拉面出现的频率又是不可思议的高,难得来到这个国度会想要在第一时间尝尝完全能够理解。

    “那就这么决定好了,我去买餐券。”说着话白煦就要往一边的贩票机那里走,可还没等他迈开步子身后的真白就扯了扯他的衣角,然后在白煦回过头来的时候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柜台。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此刻却写满了“我要吃那个”的意思。

    “年轮蛋糕是吧……”女孩乖巧的点头像极了正在乞食的猫咪,喜欢甜点是女孩子的特权对此白煦自然是没有阻拦的想法,只是不忘叮嘱道,“拉面再加上年轮蛋糕……记得全部吃完啊,浪费的话明天你就没有甜点吃了。”

    ——————————分割线——————————

    中午好好地补充了下真白能量,到了下午的时候白煦又再度变得有活力起来,没有继续翘课的心思转而回到教室继续维持自己的好学生形象……当然这跟下午有一堂历史课并没有太大的关系。(笑)

    之后的事情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顶多也就是在放学的时候,与真白一同走在回樱花庄的路上时,白煦突发奇想觉得以后上学骑车子也很不错,那样就能够载着女孩上下学了。相当有青春气息不是吗~~

    不过最终还是因为骑自行车载人违法的原因,放弃了这个念头。

    回到樱花庄,美咲学姐就把真白从白煦那里抢了过去,仔仔细细的询问今天第一天上学有什么感想之类,另外隐晦的提及了有没有被欺负什么的……女孩子的那股子细心即便是在平时大大咧咧的美咲学姐那里依然做到了很好的保留,至少白煦就难想起这些东西来。他顶多也就是把欺负自家孩子的家伙给活活打死……

    晚饭后因为与雾枝的约定,白煦他同室友们打了个招呼便准备出门,美咲学姐他们基本上已经习惯了白煦的夜游,除了真白露出了好奇的眼神之外,其他人全都是无比随意的招招手算作道别。反正晚上他总是需要回来睡觉的,这一点同明明住在樱花庄却极少有机会在自己卧室过夜的三鹰学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夜晚的天气很好,不冷不热的微风带着一股子透人心脾的舒爽,本想打车的白煦想了想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方法,转而迈开步子一边散步一边朝着郊外的方向走去。左右有查克拉的加成,哪怕是走路速度也一点都不慢,基本上半小时以后就来到了雾枝家的大门前。

    如同以往许多次那样,他刚一靠近那扇似乎许久都未开启过的大门缓缓向两侧打开,而后在他走进门里的时候女仆小姐便早早地等候在了一旁,在见到白煦之后冲他微微欠身。

    “晚上好啊莲~~”对于这个毒舌女仆白煦还是蛮有好感的,刨除掉对方那漂亮异常的外表,单单是她每次欺负雾枝的时候白煦就觉得异常有趣,可她对待自己时又是特别的彬彬有礼,久而久之会产生好感才是理所当然。

    “贵安,白煦大人~~”莲冲白煦点点头顺手接过他带来的伴手礼,接着她走到白煦的前面为他引路,“大小姐等您好久了,嗯……前几天您没来的时候,她着急的都快哭了。当然哭泣的大小姐也很可爱。”

    微微侧过头来的女仆小姐捂嘴轻笑~~眉眼里满满的都是小恶魔般的恶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