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五二章 为真白打call

第一五二章 为真白打call

    “我回来了……”虽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但天知道樱花庄里的各位究竟有没有去睡觉,至少从亮灯的情况来看真白那丫头大概又是在熬夜了。不过这点倒不是她作息不规律的问题,对于一个画起画来就什么都忘了的孩子来说,究竟有没有作息规律都还是两说着。

    推开樱花庄的大门,在玄关换好了鞋子。玄关正对着的客厅里面灯还没有关,这让白煦省去了抹黑开灯的麻烦。抬头看了看挂钟,因为精神亢奋而暂时还不是很困的白煦,在确认了时间之后也不免觉得自己应该去睡觉了云云,于是拿个杯子去厨房接了点水打算润润嗓子就回去睡觉。

    至于说晚上例行的查克拉提炼……咕个一天也没问题吧。

    就在白煦刚拿完杯子的时候,楼梯那边便传过来一阵脚步声,声音很轻而且频率不高仅凭这个白煦就足以断定应该是真白下楼来了,没办法住在二楼的女孩子只有真白和美咲学姐两个,而美咲学姐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文静才对。

    从水龙头那里接完水之后白煦这才转过身,这时真白刚从楼梯上走下来,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显然是困倦到了不行,值得高兴的是女孩今天有好好的穿着睡衣而不是随便套了一件衬衣在身上。

    白煦自己看见还没什么,但如果是被空太或者其他男性生物一饱眼福的话,白煦可不保证自己不会灭口什么的。

    只是虽然衣服穿得还行,但女孩睡衣上的扣子却扣错了,扣子和扣眼并不对称的结果就是睡衣下摆大敞四开,连带着那个秀气的肚脐都露在了外面,看上去莫名的有些色气。

    “还没睡?”端着杯子白煦依靠在门框边上随口询问道。

    “恩,要赶稿。”揉着眼睛的真白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因为这个动作睡衣再次被向上提了好几公分,弄得人不免有些口干舌燥的。白煦微微撇了下嘴,然后朝着女孩招招手示意她走过来一点。

    真白相当听话的来到白煦跟前,白煦随手把杯子放到一边,接着开始把手伸向女孩解她衣服上的扣子……好吧,白煦真没有多想他只是想要把扣错了的地方给重新整理好,浑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目前所做的事情已经足够三年起步的了。

    真白对此也不在意,别说是解扣子了今天早上的时候她几乎全都被看光了女孩不是也没有什么反应吗,也不知道该说她迟钝还是对于白煦无比信任。

    而幸运的是,这个时候也没有某个突然闯入的家伙来产生误会,没一会的功夫白煦就重新帮她整理好了衣服然后满意的拍了拍手。顺带一提一般来讲女孩子是不会在睡衣里戴bra的,所以……你懂得。

    “喝点水?”重新整理好了女孩的衣服之后,白煦复又开始端起杯子小口的喝着水,同时朝着真白习惯性的问了句。

    女孩摇头,“听到门的声音了,下来看看。白……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明明是很普通的话语却让白煦有股心花怒放的舒爽感,他觉得自己今天遇到的好事实在不少连带着平日里稍带阴郁的心情都被冲掉了大半,开心的在女孩头发上揉了揉,心中对真白的那股喜爱变得越发强烈。

    “辛苦了,下回不用等我到这么晚的,困了就先去睡。”选择性的无视掉女孩刚才说要赶稿子的事情,白煦有些一厢情愿的认为女孩之所以现在还没睡是在等着自己回来,开心的同时也不免有些心疼的感觉在里面。

    “恩。”女孩轻轻点头,显然是困得不行的她这时又打了个哈欠,眼角处有几滴泪水被挤出看上去可怜兮兮的。而亲眼见到白煦回来之后她好像也是放心了似的冲白煦点点头之后便说道,“晚安。”

    “晚安~~”白煦冲女孩招招手,目送她一步步走上楼梯的背影,嘴角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消不下去。

    ——————————分割线——————————

    第二天早上白煦醒过来之后稍作休整就去喊真白起床,主动得都根本不用千寻去催促。在门口轻敲了两下房门,见没有人回应之后他轻车熟路的推门就进。

    屋内尚且拉着窗帘显得依然昏暗。相比昨天,地上散落着的稿纸替代了满屋子的衣服,整理衣服这种事情白煦自然是不擅长的,所以他昨天拜托了美咲学姐帮忙。她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无论怎么说也是个青春靓丽的妹子,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将令白煦头疼一大堆的衣服整理了个干净,不得不说很多东西的确是天赋。

    被美咲学姐带着熟悉了一遍衣服存放的位置之后,目前来说对于衣服种类的问题白煦要比真白自己都清楚不少,没能指望她自己找换洗的衣服,在叫女孩起床之前他索性将一会要穿的东西给她提前准备了出来。

    无论怎么看都像是父女两人相依为命的老父亲……

    衣服、袜子外加上一些小挂饰之类,白煦找好了之后直接给女孩放在了床边,而在那之后他便开始收拾地上散落的稿纸,拿起来随意的看了两眼……该说不愧是天才级别的画家么,虽然是铅笔画的漫画草稿,但仅从那寥寥的几根线条里面白煦就看到了相当令人舒适的画风。

    “不太成熟,但是很漂亮也很舒服。”虽然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可白煦作为一名合格的死宅来说对于画风的分辨能力还是有的,毫不过分的说真白的画如果经过上色以及电脑的后期整理之后,随便哪一张都是cg级别,是直接拿出去卖钱都没有问题的程度。

    这样的画工放在漫画上面完全是浪费,而这还仅仅是被她废弃的草稿而已,可想而知成品又会怎样的令人惊艳。

    “光是凭着这个画风直接出道都没有问题吧,虽然说这个剧情……”剧情之类的东西白煦只能从废稿里面拼凑着看,但想也明白这绝对不是女孩擅长的部分,看着漫画里面那尬的不行的对话,白煦挠挠头,

    “果然剧情是硬伤,要不要按照原剧情里的那样让她把樱花庄发生的故事画进漫画里?还是说……想点别的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