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五七章 过分了啊!

第一五七章 过分了啊!

    白煦现在有多强?说实话他的实力并不太好衡量,作为一名医生来说他的确有足以称道的地方,再加上他从火影世界里面学习到的忍术大都以医疗忍术为主,所以从某种角度来看他的医疗水平堪称世界一流。

    至少在治疗伤势与解毒两个方面是这样的。

    但医疗忍者同样也是忍者,在杀人术方面也没有逊色太多,获得了药师兜的战斗经验之后至少单对单他绝对不逊色于冥酱那样经年累月修炼起来的退魔师。可怎奈何这个世界上的挂逼实在太多,以至于白煦这点手段也就上不了台面了。

    再加上这个世界里除了人类之外,还有许多非人的存在。仅凭上忍级别的医疗忍者很难对超大体型的敌人产生太多威胁,又不是每一个医疗忍者都叫春日野樱……一拳头下去地球母亲都要颤三颤的。

    然而即便如此不得不承认的是,作为忍者这个职业的继承者在杀人方面白煦不会弱于任何人,暗杀、正面格斗都好,不过白煦最为擅长的还是……用毒。尽管他很少会用就是了。

    当然这些东西希尔德都是不知道的,雾枝对于白煦的了解还停留在他第一次从火影世界回归之后,从她那里获得白煦具体情报的希尔德自然也不可能知道得更多。忍者作为最善于隐藏的一群人,哪怕吸收了柱间细胞并且实力大为提升,从表面上也看不出有多少变化才对。

    基本上除了翼之外,了解白煦另一面的人还都将其当成了身体素质不错,可没有多少攻击手段的普通人。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希尔德才会放心的将捕捉理子的委托交付给白煦。

    别看女孩被她贬低的一文不值,可能够从层层守卫的德库拉宅邸逃离并且继承了罗宾血脉的理子在逃跑方面无疑是有一手的,再加上女孩表现出来的决绝……白煦只要一个放松就会被她逃走才对。

    或者说,哪怕白煦不放水依然不可能轻易捕获理子。哪怕真出现了这种小概率的事件,希尔德依然有办法在途中将女孩悄悄放掉,到时候就跟弗拉德汇报说因为被对策室和武侦盯上所以没有办法追击就好了。

    真当希尔德这几天频繁放飞蝙蝠是为了搜集理子啊,还不是为了营造出声势好将对策室跟武侦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女孩就差满世界喊“我要搞事”了!

    只可惜,这一切都建立在白煦实力不济的前提下。

    “恩,就是这里啊~~还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啊。”在雾枝家里吃了一顿由女仆小姐特制的晚餐,时至晚上八点白煦才与前来汇合的希尔德一同出门,雾枝当然也与他们一起,再加上莲原本简洁的队伍一下子变得浩浩荡荡起来。

    顺带一提女仆小姐的手艺相当不错,再加上并不吝惜购买食材的金钱之类,晚上那一顿吃的相当合胃口。只是被雾枝偏爱的三分熟牛排……看着女孩一口口的将带着血色的牛肉塞进嘴里,白煦当时就在心里确定自己这一辈子绝对不会辜负女孩的一片深情。

    否则天知道哪天雾枝会不会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先是把他吸干而后再一口口的吃下去……

    还有就是……白煦隐隐觉得,好像自己身边的女孩子喜欢这种血腥味十足的并不在少数,雾枝是这样,除此之外还有冥。当初白煦可是亲眼见到女孩在餐厅点的牛排来着。该说她们口味古怪呢,还是说真的比较好吃?

    白煦隐隐有种想要尝试下的想法~~

    好吧话说回正题,在用蝠群一点点将理子逼到预定地点之前,白煦一行四人便早早地提前等候在了这里。月色正浓,借着皎洁的月光白煦四下观察了一圈,然后口中微微赞叹道。

    只不过他所谓的不错却不是针对伏击而言,相反这个有些空旷的地带基本上只要理子一现身就能够很轻易的发现他们几个,然后还有一点就是因为此地的空旷所以女孩无论往哪个方向跑都没问题,伏击地背后就是一条河这大晚上的只要跳进河里顺流而下,基本上就跟成功脱逃没有区别。

    还真是难为希尔德为理子挑选这么一个理想伏击地点了。

    但并不打算按照女孩设定好的剧本走的白煦从最一开始就存了将希尔德的计划全盘打碎的想法,于是他在四处巡视的时候将双手背在背后,食指与拇指之间装作不经意的随意搓弄,任谁都没有发现他在走了这一圈之后将整个伏击点都撒上了特制的药剂。

    投毒无疑是一项精细活,忍者的方法一贯是结合了隐蔽与高效两个最大的特点,由此有心算无心之下哪怕吸血鬼的感知力有多高也不可能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在用十几分钟将附近全都转了一个遍之后,白煦面挂着微笑重新回到女孩们的身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开口询问道,

    “还没来吗?”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然后白煦带了些无趣的看向希尔德那里,“你们都是夜行种,可我已经有点困了……”

    “就快了就快了~~”希尔德笑着冲白煦回答道,“预计还有5分钟,我家的小可爱就会被驱赶到这个地方。啊~~真是让人有点激动,不知道时隔这么多天之后理子再见到我会不会很兴奋呢~~到时候不要吓得腿软就好了。”

    掩着嘴巴希尔德相当阴测测的笑了两声,或许就是因为这种笑法才会一直被当作反派的吧,明明平时很有气质也很好接触的说。

    白煦无语的看着希尔德表演成分占了60%以上的动作,扭过头与雾枝对视一眼双方均从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名为无奈的情绪。作为希尔德的好友,哪怕雾枝一直不愿意承认,可凭借着对她的了解女孩也看出了希尔德的做作。

    区别只在于雾枝只是将其当做希尔德在耍宝罢了。

    有心提醒下希尔德人设都快崩塌了的事实,可还没等白煦开口之间远方一个隐隐约约的身影突然由远及近的向这边跑来,与此同时希尔德猩红色的双眸微微瞪大一个颇为兴奋的声音随之响起,

    “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