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五八章 玩战术的心都脏

第一五八章 玩战术的心都脏

    希尔德那毫不掩饰的声音在这空旷一片的土地上格外刺耳,然后肉眼可见的对面那个小小的身影动作顿了一下,紧接着她开始变相速度也提高了不知一筹。

    天知道希尔德刚才是在提醒他们,还是在特地去提醒理子有人伏击……要不是这次行动的发起者就是希尔德本人,白煦绝对会气的吐血。不管怎么说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一点吧……

    当然希尔德显然还是有底线的,或者说就算是演戏也要演得像一点,白煦和雾枝无疑是她请来的见证人,至少在他们两个面前女孩要表现出一番努力了的样子出来,于是乎随着蝠群的出现与隐没,刚还在白煦旁边的希尔德一下子出现在了理子的正对面。

    “阿拉,见到我就连个招呼都不愿意打了吗理子?我之前教给你的那些礼仪,你都忘到脑后去了不成?看来还需要重新教给你一遍才行啊……”希尔德的骤然出现让理子慌忙停下了脚步,换做其他人这时候可能还会想着从旁边突破之类,可希尔德在女孩那里积威已久,光是看到她的出现女孩好容易凝聚起来的胆气就散去了8成。

    “大、大小姐……”理子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她不清楚希尔德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可这并不妨碍她想要逃走的决心,女孩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说“动起来,赶紧动起来”之类的话,然而不幸的是光是站在希尔德的面前她连移动一下都变得极为困难。

    “哈,你还知道叫我什么啊,我还以为你逃走的时候把什么都给忘了呢。”希尔德下巴上扬,不屑与嘲弄的表情溢于言表,“不过我也真没想到,小小的理子竟然敢逃跑,到底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胆子?”

    “我、我……不敢。”希尔德又走进了两步,被拉进的距离让理子身体颤抖的幅度更大了,女孩有心向后退可还没等她做出这个动作来,希尔德就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半强迫似的抬起了她的头让她与自己对视。

    “不敢?我看你的胆子可是够大的,竟然敢让身为主人的我千里迢迢跑带这个国家来找你,逃奴是什么下场你不会不知道吧?”眼睛微眯,希尔德的身上一股子血腥的味道缓缓涌出,即便是隔着很远白煦都听到了理子因此而加重的呼吸声。

    “我看我就不应该跟父亲大人求情,你现在的样子完全能够胜任作为母体的职责了,如果挺着个大肚子的话你也就不会逃跑了吧~~”

    希尔德话说的刻薄,但实际上这时候她在心里却一直狂喊着“快点反抗啊,你动一下我就放你走啊理子”!

    理子只要反抗的话希尔德才会有放她离开的机会,为此她不惜将女孩最为恐惧的事情当面揭开。仅作为一个优秀的母体而存在……这对于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近乎绝望的未来,弗拉德可不是什么善良的家伙当初他囚禁理子为的就是这么一个目的,这样一来他注定不会轻易更改想法。

    理子的话,从小就比别人来的成熟。所以从弗拉德的只言片语之后她也就清楚了自等待着自己的究竟是什么……那是她绝对不愿意去面对的,所以才会冒险一搏偷取了她母亲留下来的项链,并且一口气跑到了这个国家里面。

    刚才希尔德的话让理子回想起了自己悲惨的未来,身体里不知从哪凭空涌出来的一股力气,让她下意识推开了希尔德的胳膊,然后在她诧异的目光中理子掏出一个纯银的十字架印在了希尔德的身上,接着不管究竟起没起作用绕过女孩快速跑开。

    女孩被抓住的地方距离那条河只有不到20米的距离,只要那个十字架起到一丁点干扰的作用女孩都有把握成功跳进河里面,来此之前她都已经计划好了,这条河便是她作为应急的逃脱方案。

    没有丝毫的犹豫理子朝着河边以最快的速度跑去,身后传来希尔德气急败坏的声音,可落在女孩耳朵里只让她很是想笑。自由就在眼前,只要跳进河里她就可以彻底的与以前那段该死的经历道别,接下来只要……只要……

    不知为什么理子忽然觉得自己身上的力量在迅速远去,眼皮发沉脑袋发昏,下一刻腿一软她就径自跌向地面,但在那之前女孩就已经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啊啦啦,身体素质还不错嘛用了5秒钟的时间才昏过去。虽然看上去瘦瘦小小的,但与经常锻炼的成年男性都差不多了~~”理子的突然倒下最为惊讶的恐怕不是她自己而应该是目睹了全过程的希尔德才对。

    明明就差那么一点她就能逃之夭夭远走高飞了,但现在这算什么?功亏一篑?她的还是我的,或者说我们两个人全都是?

    希尔德脑袋有些乱,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清楚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切本应该按照计划进行才对,然而现在……看了一眼脸上写满了满意的白煦,希尔德这时候抽死自己的心都有了,为什么要让这个家伙加入到计划中来啊,说好的普通男子高中生呢?

    而就在希尔德怨念无限的时候,白煦已经走到理子的身边,提着女孩的领子将她像是拎猫一样拎起来并带到了希尔德的面前,用空着的那之后推了下眼镜然后开口道,

    “幸不辱命,诺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说着话白煦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女孩随手一抛,希尔德下意识的双手接住而就在这时便听白煦接着说道,“我就说多一手准备是有必要的吧,希尔德你还是太心软了刚才直接把她电晕过去哪还有之后的事情,好在现在她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了。”

    “你做了什么?”用尽全身的力气希尔德这才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与平时相差不多,她是真的好奇白煦究竟做了什么……毕竟就算自己后面的确有着后手存在,可理子要是一直这么睡下去那什么都是白搭。

    “一点微不足道的小手段~~”白煦谦逊的笑笑,然后伸出右手在女孩面前搓动了两下。凭借着良好的视力,希尔德看见在白煦的指甲缝里有那么一丁点微不足道的棕色粉末。

    “一种比较常见的药,与另外一种特制药剂同时吸入的话就会造成昏迷的效果。第一种药我刚才在这周围全都撒了一个遍,刚才又站在上风口所以只要用手那么一搓,随着空气一同扩散的药粉就被这个孩子吸进肚子里了~~而且她刚才那么拼命的在跑,越是大口呼吸,吸入的剂量也就越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