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七零章 头发

第一七零章 头发

    “解决的办法倒也不是没有……”该说不愧是翼么稍一思索过后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只是白煦少有的从女孩脸上看到了名为纠结的情绪,似乎接下来她想要说的事情会很让自己为难一样。

    一听翼这么说希尔德顿时显得有些激动,至于她话语中的真实性……只是坐在那里就让自己感到恐惧的存在,难道说还会费尽心思的坑骗自己么?对自己的感知无比自信的女孩,从来都没有往哪个方面去想过。

    “真是的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啦,这样子就算是我真舍不得那件东西都不行了啊。”翼稍显的郁闷的微微摇头,说实话从来没有见到过女孩露出过这番模样的白煦心中隐隐出现了一种名为“赚到了”的感觉。

    “你们担心的事情只是在于那位弗拉德先生本身对吧,那么换句话说只要能够保证他不会对理子酱做些什么不就好了。”

    相当完美的思路,可正是因为他们没办法保证所以才会束手无策的好吧。弗拉德虽然在原著里面表现得很菜,但谁也无法否认那是好几个主角一起才能够将将平推的大boss,仅凭白煦这边的人马……如果说把夜神月牵扯进来的话,倒也不是没有胜算就对了。

    但那个家伙要比弗拉德本身还更危险好吧!

    “因为是朋友当初送给我的,而且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从她那里得到,所以实在是有点不大想用……恩,好吧反正东西总要有用出去的一天,不过不给我一个好价钱的话可不行。”

    白煦当然知道女孩所谓的好价钱只不过是一个托词,但翼那舍不得的样子却丝毫做不了假,弄得白煦都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才能够让她这个样子。要知道之前她几乎算是送给了自己的那枚十字架,放在识货人的眼里换一座太平洋上的小岛可都不成问题。

    而白煦的那点好奇心很快就得到了满足,只见翼起身打开她的那个旅行箱,两个女孩碍于客人的身份谁都没敢凑前,但白煦还是厚着脸皮的朝那里多看了几眼……上一次翼打开箱子的时候他也跟现在的希尔德一样对翼充满了恐惧的心里,所以根本没敢多看弄得之后可谓后悔了好一阵子。

    然而翼的箱子里其实并没有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除了两三件换洗用的衣服之外其余都是些叫不上名字来的小物件,像是一个用不知名的木头雕刻的简易塑像啦、几个玻璃珠子、一根花花绿绿的细绳子之类,而就是在这堆的小东西里面女孩三翻两找的找出了一个东西出来。

    一绺用红线缠着的头发。

    头发是金色的,数量也不多。发质的话倒也称得上是一声不错,但换做是任意一个经常保养自己头发的女孩子来说,也全都能够做到这一点。换句话说就是,根本看不出这头发究竟又怎样的不凡之处。

    可偏偏就是这普普通通的头发一拿出来,希尔德那边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天敌一样浑身开始禁不住的打颤,双手抱肩头上更是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杏目圆睁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

    “稍等,这东西的效果有点强过头了。”希尔德会如此不堪也完全没有在翼的预料之内,不过她很快就用手指凭空划了几个符文紧接着待符文隐没到那绺头发上之后,希尔德那边才缓缓的松了口气。只不过看着翼手上的东西仍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这……这是什么?”希尔德费力的问道。

    “原来是这个东西么?难怪羽川老师你会舍不得了……”没等翼回答,白煦那边反倒先是焕然大悟一般的感慨了一句,“不过原来这么强的么那位姬丝秀忒……传说中的吸血鬼、怪异中的怪异,仅凭一绺头发就能让希尔德变成这样。”

    “是那位大人的话,就难怪了……”希尔德显然是听说过姬丝秀忒的大名的,以至于在听到白煦说那头发是源于姬丝秀忒的之后她望向那边的眼神便有些复杂,“吸血鬼中的王者,光是凭借着她一丁点微不足道的气息便对我们造成这种程度的压制。可偏偏……她对于我们血族来说又根本没有任何的存在感。”

    “那看来是位阶压制了。”白煦若有所思,德库拉一族虽然在血族内部都称得上是根红苗正,但天知道小忍在还是姬丝秀忒的时候又是怎样的一种风华绝代,至少看希尔德的意思她远要比普通的吸血鬼厉害太多,以至于成为了一个种族中当之无愧的王。

    所以说她的气息才会令希尔德如此恐惧,想来换做是弗拉德也不会比她好上多少才对。不过这对于接下来的事情而言反而刚好,用这个去吓唬弗拉德的话……白煦已经猜出了翼的想法。

    由此再看向女孩那边的时候,白煦就不免带上了几分了然。

    “就让理子酱用这个吧,带着这个的话只要是血族无论是谁都会有所忌惮的。而如果别人要问,就说你遇见了一个个子不高、整天没个正行、嘴巴很能说但是相当温柔的男人,是他把这东西送给你的就好了。”

    说着话翼随手把东西递给了理子,这丫头从刚希尔德的反应里面一时半会还没能回过神,直到这时才猛地振作起来下意识结果翼递过来的东西,愣了片刻之后对着她重重的点头道谢。

    但白煦这时候的关注点却全都在翼刚才的话上,从那段话里不难看出女孩所指的无疑就是那位阿良良木历了,只是让白煦没有想到的是直到现在他还跟小忍联结在一起么?那么小忍……或者说姬丝秀忒的状态……

    “话说这头发,羽川老师是用多少甜甜圈换来的?”白煦语气略带轻佻,但那口吻却无疑透露著他对于这几人之间关系的熟稔,弄得翼不禁朝他翻翻眼皮……这种拐弯抹角的说法方式是会被女孩子讨厌的。

    “有什么想问的就直说,小忍不是那么容易受买的。至少一整盒限量版的甜甜圈可不够。”对于自己的这个学生,女孩平日里也是无奈多些。但因为他所了解的那些东西,又让背井离乡的她不免有些亲近,总的来说归结成一份孽缘并不为过。

    “总那么吃也不会胖,吸血鬼的体质还真令人羡慕。”白煦无所谓的感慨了一句,“不过现在小忍还没从他的影子里面走出来么,还是说他们真打算这么过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