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七七章 让我康康!

第一七七章 让我康康!

    “可恶!该死的!”结弦口中的咒骂饱含愤恨,如果不是这股愤怒所指向的源头并没有明确的对象所在,否则白煦毫不怀疑即便是以结弦老好人的心态依然会狠狠地在对方脸上来一拳。

    不过结弦此刻的愤怒倒不是不能够理解,换做是谁在这里看到唯一的生路被堵塞恐怕都不会比他好到哪里去,如果只是咒骂的话其实倒也还好。

    “行了,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比起结弦而言,早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的白煦表现得还算镇定,但即便如此双手抱肩的他眼下也是眉头紧锁。又不是外出野营,换谁也不想在这个倒霉地方呆上整整一周的时间。

    哪怕去找人厮杀也比这个要来的有意义好吧。

    但越是这个时候越要保持镇定,他们现在的状况还算是不错至少有结弦这么一个人愿意站出来维护秩序,纷乱的羊群只会在混乱之中白白送掉性命,可有了领头羊之后甚至能面对群狼而不畏惧。现在结弦无疑就扮演了这个领头羊的角色。

    人人自危终不是一件好事,在这种绝境的情况下人性中的善与恶只会呈现出两个极端,强x、抢劫、杀戮永远只需要一个冲动,可一旦跨过了界限人就再也回不来了。

    《空之境界》中有“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杀人的机会”这么一句话,其中所指带的意味便不外如是。然而人在这样极易崩溃的前景里面往往又会迸发出平日难以想象的高尚,同样是冲动破坏毁灭与舍己为人之间并没有想象中那样遥不可及,不得不说人类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生物。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还有结弦这么一个愿意站出来的人而他还拥有着足够的声望……与力量。至少白煦现在是愿意帮助他的。

    “不要太激动了,这种结果谁也不愿意看见。但已经是这样了我们也不能怨天尤人,回去好好计划一下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好过……可至少我们还有能等到救援队到来的希望。”伸手在结弦的肩膀上拍了拍白煦劝说道。

    “啊你说得对,对不起是我失态了。”扭过头冲白煦轻笑了一下,被比自己小上许多的同伴安慰结弦微微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还是一种感动涌出……没错,自己并不是一个人,有愿意支持自己的人在那么还怕什么呢?

    哪怕只有一个也好,他也愿意拼上性命去拯救。

    “别在意,”明明目前只是一个高中生,可白煦身上流露出的成熟与平静让结弦迅速镇定了下来,这无疑就是同伴的好处了。一个人面对压力只会让自己越来越喘不过气来,但有另一个人帮忙分担的话就会轻松很多。

    “既然暂时出不去了,那我们还是快点回去的好。食物和水都搜集到一起统一分配,不过应该会有人不愿意服从,这一点需要稍微考虑一下。另外就是能够生火的东西……天知道到了晚上这里会不会变得很冷。”白煦提议道。

    “除了必要物资,伤员的情况也得随时观察。有几个人的情况不是很好……”结弦想了想补充道,同时脸上的忧色更浓重了几分。虽然都说医生是习惯了死亡的职业,但他果然无论如何还是不愿意见到有人在自己面前失去生命,最后再看了一眼被彻底堵死的隧道一眼他很有些决然的转身,“我们走吧。”

    见自己的同伴这副模样白煦微微摇了摇头,曾经有一个说过最好的观影席就是舞台之上,而作为整个事件的参与者白煦无疑就是获得了这个最佳的位置,像是这样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观察到仅凭转述根本难以得知的方方面面,无疑堪称美妙~~

    虽然的确恶趣味就是了。

    随着结弦往回走,也不知道是之前的紧张消退还是说刚才的一番怒火上涌,没走出两步结弦就忽然感觉自己腹部剧痛,捂着疼痛的地方弯下腰全身的力气好似在一瞬间全部被抽了个干净。

    “结弦!”白煦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给吓了一跳,连忙紧走两步将他搀扶住同时也意识到应该是伤口的疼痛被触发到了,“你怎么了,没事吧?”

    “还……还好。”结弦勉强张张嘴,但他的样子怎么看也说不上还好。嘴唇发紫不说,身上更是剧烈的出汗显然是疼急了……真亏他这样还能苦撑7天,并且作为领头人一直做着最辛苦的工作。换做一般人来恐怕早就躺在那里动都动不了了。

    “你这哪里还像是还好的样子?”白煦反问道,“你之前怎么就不知道说呢,哪里疼?让我康康!”

    “没事就是一点小伤,刚才……”被白煦这么一问他下意识的想要遮掩自己腹部的伤痕,作为医生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又不是失去了知觉的机器人,自己身上的伤口又怎么可能一直发现不了?

    “别说话了,你先躺下。”别说是现在这幅不堪的模样,换做结弦平时也不可能跟一个上忍级别的医疗忍者比拼力量,更何况白煦还有仙人体这项强化呢,于是带了几分强硬的将结弦的手挪开,然后将他的t恤微微撩起……如果把结弦换成一个妹子的话,仅凭这么一个描写这本书大概就可以跟大家说再见了。

    见实在拗不过他结弦也就知道躺在地上带着自嘲的轻笑了一下,“怎么样没什么大事吧,就是碰了一下别小题大做的,我们还是赶快回……嘶!”

    白煦毫不留情的在伤口周围用手指按了一下,顿时剧烈的痛感就让结弦倒抽了一口冷气同时将后面的话生生咽了回去。片刻后白煦面色难看的从地上站起来,借着手电那点微不足道的光线看了一眼地上那个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的男人一眼。

    “被伤到的地方是脾脏,应该是因为在之前的碰撞中遭受到的钝伤。虽然不会直接出现大面积出血之类的状况但看你现在至少也是轻度内脏破裂……及时送医院的话或许还好,要是就这样拖着……”后面的话白煦没说,但看他的表情那意思也表露了个七七八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