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八六章 理解

第一八六章 理解

    “回来了啊。”白煦复查了一圈之后回到火堆旁的时候,去寻找物资的结弦也正好回来,两人打了个照面白煦顺带着跟结弦说道,“辛苦了,休息一会吧。”

    “啊,感觉还好……”在火堆旁坐下,由于根本晒不到太阳的缘故导致隧道里面的温度实在不高,纵然已经是这个季节依然有股子森森的寒意。但经过一番体力劳动之后结弦的头上依然出现了不少的汗珠……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在如此缺水的情况下很容易脱水的。

    这么想着白煦心下微微一凛,然后从怀里将还剩了一半左右的矿泉水瓶递了过去,“给你这个。不用那么看我,这是我自己的那份没有动用库存。”

    “你那边的工作也不轻松,不用照顾我了我这里还有水。”结弦说着话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基本还满着的水瓶出来,显然是一直都没舍得喝,“我的情况我比你可清楚,不会脱水的。”

    “谁给你了?”早知道会有这么个结果,白煦打从最一开始就没指望结弦会坦率的将水收下,“跟你去的不是还有几个人么?分给他们吧,都挺不容易的。水这东西哪怕只有一口也好吧。”

    “你这……”心下有些感动后面的话自是说不出口,结弦抿了抿嘴唇从白煦那里一把将水瓶拿过而后就分水去了,有些东西记在心里便已经足以,总是挂在嘴边反而没什么意义。

    “记得一会把瓶子给我带回来啊!真是的……”随着结弦走远白煦没忘记又喊了一句。那哪是他省下来的水啊,纯粹是用那个可以从空气中汲取水分的符咒凝聚出来的水。符咒的效果不错,可是凝聚水分总还需要时间这不一上午过去才刚刚弄了这么点出来。

    当然应急已经足够。

    又过了大概5分钟左右结弦重新坐了回来,将瓶子递还给白煦的同时白煦隐隐感觉周围望过来的目光里多了点尊敬,老实说蛮不错的~~

    重新在火堆前坐好,这时结弦也掏出水瓶子小小的喝了一口,然后无比珍重的将其重新放好这才开口说道,“我这刚才又找到了点东西,除了那些实在拿不出来的之外其余基本都已经在这里了。你那呢?”

    “大致还好吧,没有谁的伤口感染绷带和药粉的储量也还够。你清楚如果只是受伤的话,不是太离谱的我都能处理。”白煦隐晦的提了提自己的能力,事实上有医疗忍者在的话,单纯的伤势根本算不上什么。哪怕不动用掌仙术,仅靠止血术、缝合术之类的东西就足以保证他们的安全。

    而那些从系统里兑换处的药粉也都是好东西,至少光是防止感染一项就极为不凡了。

    “那那几个重伤员呢?”结弦并不怎么关心普通伤员的情况,或者说有白煦在的话他足够放心。可白煦终究还只是个普通人,是医生又不是神仙,治得了病救不了命……那几个重伤员的情况他昨天也有所了解,根本不是什么凭借绷带药粉就能够解决的。

    “别的人都还好说,只要是宗次那里……”白煦声音顿了顿,对于这个豁达的大叔他的感官很不错这样束手无策说实话也有点不忍心,“骨折和伤口之类的东西不用管,主要是之前在事故里他失血量有些大了。不解决贫血的问题,他的心脏恐怕承受不住。”

    右眼的伤势虽然已经被白煦稳定,可损失的血液却实在是难以弥补。以当前的环境输血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就算可以进行那么又需要谁来献血呢?缺衣少食的,献血就跟自杀区别不大。

    除此之外白煦手里也有补血丸这个方便的东西在,是纲手曾经为了应对忍者在战场上大量失血而开发出的药剂。只不过还是那句话,没有足够的营养用什么药他也不可能凭空造出血来。又不是游戏里面的大红瓶,吃完之后不管怎么样都会瞬间恢复。

    就算真有那么方便的东西,就白煦这一穷二白的身家也根本兑换不出来。

    “是这样的么……”作为心脏外科的医生,恐怕此刻没有谁会比结弦更能理解白煦所说的意思。失血意味着供氧不足,为了弥补这个问题人的机体自然而然就会加速心脏的跳动。给原本就不堪重负的心脏再添负担,再加上这么差劲的环境宗次所要面对的现状实在是严苛而又残酷。

    “还有什么别的方法么?”沉默持续了片刻,结弦仍像是不死心的询问道。可面对这个问题,白煦仅仅是摇了摇头。

    ——————————分割线——————————

    一天都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到了下午因为疲惫和饥饿导致的血糖降低,几乎每个人都选择了睡眠,而这一睡就到了转过天来。期间虽然每个人都会醒个几次,但绝大多数都还是躺在地上尽可能的节约能量。

    这点就算是白煦都不例外,连续两天都吃的兵粮丸虽然在能量补充的角度上能够满足需要,但肚子里依然是空的不行。这也正是白煦不害怕自己会穿帮的最大原因——你看我只吃了点小丸子,其他什么都没吃,跟大家区别不大~~

    只是在这其中还是有一个人没选择就此休息,听了白煦的那一番话之后结弦尤不死心的又去看了一遍伤员的情况,最后他来到宗次跟前不着痕迹的检查了一番,结果虽然没有明说,但看着他回来时阴沉的表情白煦就知道他的结果了。

    不想有人死去是对的,可因此就来苛责自己无疑也不是什么值得推崇的事情。类似那种“全世界发生的所有不幸,都是因为我能力不足”的说法只是听起来比较帅气,真要以此为目标去做……或许过不多久就会因为抑郁症死掉了。

    白煦有心想劝结弦几句,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或者说道理这东西谁都知道,区别只在于能否执行。结弦这时候肯定不需要自己去给他说什么大道理,理解……在这种情况下往往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