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八七章 母亲

第一八七章 母亲

    “来来来大家排好队不要挤,都有啊~~”仅仅是两天的时间不到,遇难者们看上去便要比之前憔悴了太多。眨眼间又到了发放食物的时候,之前一直都没有太多声息的众人总算是鼓起了所剩不多的力气,纷纷来到了白煦这边。

    秩序仍然在很好的维持着,看着那排列整齐的队伍莫名就会让人感觉到一阵心酸……之前在电视里面看到难民们排队领取救济物资的时候还没有多大感触,但真的到了自己亲身遭遇,那股子伤感就别提了。

    萧条,总是会令人感怀的。更何况自己等人现在的状况比起难民都还远远不足。

    食物分发的很快,左右无非是那么一点点的东西,换做一个成年人只要吃得口大点,五口之内也就能全部咽下肚子。维生基本上还能算得上勉勉强强,但事实上这些东西吞进肚子里别说饱腹感了,原本就空空如也的肚子只会变得越发哀鸣起来。

    日子不好过啊……

    现代社会里的居民,只要稍微有个一技之长不说衣食无忧填饱肚子总还没有问题,哪怕只是去便利店打工的程度,养活自己也绝非一件难事。这样一来几乎没有谁会体验过饿肚子的感觉,也根本没有去适应的经验。

    领取到了食物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缩回了之前属于自己的小角落,没有沟通交流更不存在什么礼让之类,文明社会的规则在此刻绝大多数都被遗忘殆尽,留下的只有对食物和水的渴求,对获救的希冀以及当一切都渐渐遥不可及后那份因希望而转变而来的麻木……

    领取到了食物之后,有的人选择三两口将其吃完,也有的则是拿在手里一点一点的细细品味。但这两者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全都是吃完了还会感觉饿罢了。

    食物之类的东西白煦与结弦自然也各自领到了一份,只不过他们两人全都不约而同的没有选择立即吃掉,而是放在了贴身的位置妥善保管。白煦是因为自己暂时还不需要食物,有兵粮丸的存在他还能撑上好长一阵。

    至于结弦的话……他大概是为了应对不时之需吧。

    彼此双方在做出了相同的选择之后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浅笑着点了点头谁也没有说话。毕竟说话也是要浪费力气的,现在还是能省则省吧。在地上重新盘膝坐下,在这种已经日渐压抑的环境里白煦禁不住有些想要叹气。

    一旁的结弦看上去略带了些萎靡,只是不知道他是因为这两天没有休息好还是说单纯由于食物不足导致的低血糖。当然缺水也会造成这种状况,由此一时间不太好判断……但白煦估计他应该是这几者兼而有之吧。

    或许在其他人的眼中白煦与结弦同样都是大家的领导者,可唯有白煦自己才清楚这一切都是因为结弦才存在,他是所有人里面付出最多、思考最多同时休息最少的一个,在白煦治疗好了他的伤势之后几乎就没有什么不良状态的他弄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很难说不是因为这一大帮子人。

    心中多少有些担心,但白煦也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便没有多加干预……一来是结弦的想法很难扭转,再一个他总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多的立场。

    作为人群中唯一一个拥有余裕,食物和水源极其充足并且还能随时撤走的存在,白煦从最一开始就觉得自己与眼下的环境格格不入,哪怕他隐藏的很好可很多东西能骗过别人却很难骗过自己,直到现在他依然在维持着旁观者而非参与者的身份。这或许没有什么不妥,但却从最一开始就失去了做出某些决定的资格。

    白煦坐在那胡思乱想着,除了这个之外他实际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可以聊天的对象满打满算也没有几个,除了冥和结弦之外因为这场意外才变得熟识起来的人大都是有伤在身,通过治疗的机会才慢慢搭上了话。在这么一个难过的时候,对于伤者还是多休息一会比较好。

    至于说冥……她本来就是话不多的类型好吧,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坐就是一整天,简直就跟等身的高级娃娃一样。

    “哪怕给我来一本书也好啊……”无聊本身就是一种折磨,白煦在心里叹了口气琢磨着如果去央求系统小姐的话,能不能让她将系统的光屏上添加一个电子书的选项,能联网当然就最好了。

    不过这也就是想想,以她死要钱的性格做出这种改变天知道要让自己花多少钱?为了一个手机的替代品就用出大量因果点,老实说实在是不值。

    而就在白煦百无聊赖的时候,忽然听西侧的角落里面传出来一个不大的声音,只是因为周围过于寂静尽管声音的主人特地压低了音量,却依然很清晰的传进了白煦的耳朵里。

    那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遇难者总共也就那么多作为唯一的一个小孩子白煦自然印象深刻,她是与她妈妈刚刚探亲回来才上的车子,发生事故时因为被母亲护的很好所以只收到了一点轻微的挫伤,而她的妈妈则要严重不少。

    背部的大面积钝伤虽然不致命,但最近一段时间都会疼的不行。白煦尽可能隐秘的用医疗忍术帮她治疗过,可效果只能说是一般……这样的伤除了用掌仙术之外,其他的都没有多大用处。不过好在没有性命之忧本身就已经是一件足够值得庆幸的事情。

    小女孩大概4、5岁的样子,这个年纪的孩子基本上都很可爱,再加上因为家教出众使得她很有礼貌,那么在原本可爱的基础上便又多了无数令人喜爱的理由,估计长大之后又会成为一个万人迷也说不定。

    只是现在的话,未来两个字却未免过于沉重了。

    “妈妈,我饿……”小孩子就算再怎么懂事,忍耐力自然也没有办法和成年人相提并论。再者说来眼下这个时候就算是大人依然饿得要死,那么小孩子只是依偎在自己妈妈的怀里小小的说一声,根本算不上什么过分的事情。

    可孩子越是懂事,这么一句细小而轻微的渴求落在耳朵里反而更加令人心疼的不行。

    之前的沉默被打破,硬下心肠无视无疑是最为正确的做法。毕竟就算听到了自己又能做什么呢?这几乎是绝大部分人的选择,而那些细嚼慢咽的手上动作则为之微微一顿,片刻的挣扎过后就把剩下的那点一股脑塞进嘴里恍若一切都没有发生。

    没有什么值得苛责的,与人性无关……大家只是想活下去。

    火堆旁的白煦也从之前的胡思乱想之中回过神来,与自己的两位同伴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然后没等他们两个有所动作,白煦自己第一个站了起来,结弦欲言又止……然而很快又放弃般的摇了摇头。

    作为黑暗处唯一的光源,身处于旁边的白煦哪怕只是一举一动都会落在所有人的眼里。正因如此在他监管着物资的同时其余人也都在监管着他的动作,这才是令人放心的关键所在。

    而眼下站起身来的白煦无疑吸引了许多人的视线,他没有去管那些径自走到了那对母女的跟前。

    “给您添麻烦了,我会让她安静一点的。”借着火光白煦很轻易的就看到了那位母亲脸上的歉然,但即便如此她依然将自己的孩子死死地护在胸前,显然接下来白煦无论怎样苛责她都打算一力承担,只要不波及到她的孩子那么一切都有的商量。

    女虽柔弱,为母则强……白煦脑中闪过这么一段话,心中有些钦佩又有些难言的味道,他是没有母亲的……作为一个出生后就被丢到孤儿院里的孩子,母亲这两个字有些过于遥远且过于耀眼了一点。

    轻轻摇头示意对方不要紧张,白煦在这位母亲的身边蹲了下来然后抬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头发很软,手感也很棒。

    “孩子说话声音大了点怕什么,再说她又是饿了……要是为了这个就苛责她,那我干脆一头撞死去好了。”白煦的一字一句缓缓的说着,声音不大但话中的回护之意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把这个给她吧,这是我的那份再多也没有了,但多少能好过些吧。”

    说着话白煦把自己刚刚收好的食物拿了出来,那位母亲的脸上涌现出惊诧与感动,但稍作犹豫后还是把白煦的手推了回去,“我们不能要,每个人就那么点东西你给了我们你怎么办?”

    “总会有办法的。”白煦故作轻松,“再说我是给孩子的,你推脱什么?”

    拉过女孩的小手,白煦试图将那块压缩饼干塞进她的手里,可女孩看看她母亲又看看白煦,小手往回缩了缩紧接着用力摇了摇头,“雏不要,叔叔你吃吧!叔叔也很饿了,不用照顾小雏的。”

    “你叫雏啊,很可爱的名字~~另外还有就是……叫哥哥就行了!真的,只有这个还请务必改正。”明明自己目前还不到18岁,在这个年纪就被小孩子喊叔叔什么的,白煦感觉人生一片灰暗。

    小家伙被白煦的一板一眼逗得眼睛都弯了起来,露出甜甜的笑容实在是可爱极了。仅凭这个笑容白煦就觉得一切都变得值得,重新将吃的东西塞了过去之后,面对还想再拒绝的女士他开口说道,

    “东西不是给你的而是给雏的,孩子还那么小饿肚子的后果会很麻烦。我想作为母亲你也不愿意让孩子落下什么病根吧。所以不用拒绝了,不光是这些从下次开始我的食物分配里面,有一半都是你们的。”

    话说到后面白煦的音量微微提高,为的是让其他所有人都能够亲耳听到,“还有就是……你自己也要吃一点东西,这么糟糕的环境你要是撑不住了可没有人帮你带孩子。哪怕是为了雏你也不能够倒下。”

    用孩子作为理由去说服一位母亲无疑是最好用的方法,听白煦这么一说对方终究无法再坚持推让,朝着白煦深深地鞠了一躬良久……隐隐传来了几声压抑了许久的抽噎。听得让人心里难受……

    从那对母女那里重新回来,迎接他的依然是自己的两位同伴,结弦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写满了认同,而冥更是什么话都没说直接把自己的食物分了一半出来给他……之前白煦给女孩的那些应急物资,她只留了符纸和一根能量棒,剩下的则交了出去。

    对此白煦知道之后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吃的你自己留着吧,我还有点存货。”拒绝掉女孩的好意,白煦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冲女孩耳语了一句,而听他这么一说冥也便不再坚持。只是默默地将自己的那一半吃掉,而后其他的则收了起来。

    没有同别人继续交流的打算,他这一次在离火堆稍微远了些的位置找个地方坐下,背靠着冰凉的墙望着远处的火光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

    就连他自己都说不好为什么这时候动摇了起来,在雏奶声奶气冲自己道谢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并不值得母女两人如此感谢。诚然自己让出了吃的,可那不过是因为自己还有其他留存,这才能充满余裕的去做好事。

    反过来讲如果说他也和大家的处境一样,自己又会去做什么选择?恐怕与那些装作鸵鸟的家伙没什么两样才对,说到底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无私的人,说成自私自利倒还更加准确一点。

    从这个角度出发,如果说自己当初愿意多拿出来一点物资的话,目前大家的情况会不会更好一点?没能力的时候谁也没办法,可有了能力却吝啬那显然又是另外一种心境……

    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只是心灵却没有自己曾经认为的那样坚如刚铁。

    “后悔了?”系统小姐的声音适时响起,安慰劝解是不可能存在的相反调侃才是必不可少,“还是说心疼了?是不是见人家小姑娘长得可爱,所以才引起了恻隐之心?那么多人都在忍饥挨饿,我看你怎么也没什么反应。”

    “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恩好吧,雏跟我也没什么关系。”白煦无力的反驳着,“所以说我做好事纯粹只是出于心情呗,而且还分对象。什么嘛……纯粹是自我满足。”

    “那你现在满足咯?”系统小姐饶有兴致的在这话题上继续着,“果然……萝莉控!”

    “不不不,我还是喜欢那些身材好的女孩子。雾枝只是个例外……”话题日常性的开始跑偏,不过白煦的思绪微微停顿之后他又继续同女孩说道,“至于说满足嘛,比起满足我现在更加苦恼才对。”

    “就因为你那无聊的理论?别傻了……能帮助一个人就已经称得上心地良善了,在自己能力不足的时候有取舍才是正常。人终归还是要活下去的,帮助他人为的是个满足,可满足又不能当饭吃。拯救所有人的存在固然伟大,可只救了一个的同样也一样……至少出发点是相同的。”

    “你在安慰我吗?真少见……”白煦用鼻子轻哼一声明明心情因为刚才的一番话好了不少,可白煦这时候还是没忘记跟女孩调侃了一句,“不过要是真想安慰我的话……给我在系统光屏上放个动画呗,困在这连番都追不了了超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