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八九章 结弦在行动

第一八九章 结弦在行动

    朱红色的樱桃上泛着与女孩眸子极为相称的颜色,被用手指捻着垂至空中妖异而又充满着异样的美丽。

    樱桃这东西大概算是爱为数不多中意的东西之一,但是想要用这么一盘水果就完成贿赂无疑是天方夜谭,女孩所好奇的也只是白煦究竟使用了什么方法才将这东西弄出来的而已。

    但白煦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将手里的樱桃往前递了递,然后却把刚刚捻起的那一颗含进了嘴里,用牙齿轻轻一咬顿时充足的果浆在嘴里绽开……真不愧是让白煦花了足足10个因果点的高档品,从口感和个头上来说都着实无可挑剔。

    爱没有去接过盘子的意思,依旧面无表情的目光里面看不出她的真实想法,但白煦却总觉得女孩目光比起刚才稍稍柔和了一些。只不过幅度的话有点太小,所以很难说那不是自己的错觉。

    “只是一点水果而已,又不可能真跟你去请求点什么,放心的收下好了。”见爱不收,白煦当下便劝阻道,“就权当是,结个善缘吧。”

    ——————————分割线——————————

    白煦这边的事情因为距离光源实在是有些遥远,所以根本没谁会特地注意,只是刚才冥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往这里回望过来了一眼,只是她很快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有何异样可言。

    在白煦离开后,物资旁边便只剩下了结弦与冥两个,对于这个漂亮归漂亮可终归有些太冷了一点的女孩结弦很难说得上是熟悉,就算聊聊说过的几句话也只是类似于“白煦在哪?”“受累让我过一下”这样的,因此指望他们两个能在这时候说上话未免有点太过强人所难了点。

    好在结弦并不是那种看到漂亮女孩子就走不动路了的类型,尽管透过白煦展露出的那一手他也隐隐猜测过冥是不是也拥有着特别的力量,有心想问可稍作犹豫之后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万一触碰到了什么忌讳可就糟了不是么。

    之前白煦在的时候还不显,现在他不在两人之间不免就有点尴尬了,就这么不远不近的坐着然后谁都不说话,简直就跟第一次见面就印象不佳的相亲众一样,那份难受就不用提了。

    结弦倒是有心想要跟女孩搭两句话,不为别的哪怕只能从对方口中了解到白煦过往的只言片语也好,对于这个救命恩人结弦早就将他当做了知己一般的存在,可仔细想想他对他的了解依旧还停留在极其表面的层次上,这样一来会感觉好奇才算是理所应当。

    毕竟在他这个年纪就掌握了一身不错的医术,有着特殊能力并且在这么大的灾难面前还能够处变不惊,要不是亲眼见到结弦肯定会以为这是哪本小说里的男主角才对。

    很难想象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环境,才能造就出这样的人才。

    但接连几次结弦都是张张口欲言又止,没办法冥的气场有些过于强大了些,那种生人勿进一样的氛围让人光是想要靠近就不得不耗费掉足够的勇气,而且看她身着一身浴衣的模样,再加上斜靠在身边的油纸伞……这跟自己这边的画风都不一样好吧!

    小小的叹了口气之后,结弦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第5次的尝试。

    跟白煦一样在这种环境里呆的久了不管是谁都会觉得百无聊赖,没有什么事情好做……或者说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对此结弦也不例外。在放弃了从冥那里打探白煦过往的想法之后,他随即将注意力转到别处打算关注下大家的情况之后就去休息。

    虽然根本睡不着,可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好做了对吧。

    目光从自己的右侧开始扫过,结弦看到了刚才被白煦帮助过的那对母女,此刻两人看上去要稍微好过了一点正彼此相拥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心知定时刚才白煦的帮助起到了作用,满足的同时也隐隐有些自豪感升起……那可是自己的挚友啊。

    观察仍在继续,接着是绝大部分的遇难者,这里面的人也大都在休息除了寥寥几个正凑在一起小声的不知说些什么,没有什么需要特别关注的。

    然后是那几个重伤患……看到他们结弦的眉头轻不可查的皱了皱,最近几次的治疗他都有参与自然很清楚情况的不妙,尤其是宗次先生的心脏问题,原本就是需要静养的病在如今这个环境里面无疑是雪上加霜。

    今天上午的检查时他发现宗次的嘴唇都变得有些发紫,那是典型的缺氧症状同样也意味着他的心脏糟糕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程度。

    “暂时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祈祷了……”结弦不想看到任何一个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可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不愿就不会发生的,心中清楚这一点的他深感有心无力的悲哀。

    心中一边想着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可能会奏效的办法,不求别的只要能够维持宗次的生命直到救援抵达就好,结弦一边将视线投向了自己最左侧的位置……那个刻意被大家忽略并排斥的一个角落。

    按照结弦的心性,他不想抛下任何一个人。可为了大家的立场很多时候又不得不做出选择,当初那个明显是在故意搅乱秩序的几个人被白煦排除在众人之外,这没什么好说的。赏罚分明嘛,也可谓是符合民意之举。

    但结弦总觉得这样不好,那边三个人所持有的物资并不多。即便再怎么乐观估计到了现在也已经消耗完毕了才对,那么接下来他们要怎么撑过去?结弦不知道救援究竟才会到来,时间早些的话还好。可如果救援迟迟不至的话,难道真要看着他们冻饿而死么?

    哪怕被说成是妇人之仁也没关系,总之结弦实在不认为自己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

    想到白煦刚才接济那对母女的行动,又回想起白煦之前对他说过的“暂且观察”几天的话。结弦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用手摸了下被自己藏在衣服里侧的食物,他苦笑了下从地上站了起来。

    “大概之后会听他埋怨吧……不过,无所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