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九零章 不良

第一九零章 不良

    救人这种事或为名或为利,但实际上哪有那么多有的没的,只是当时想做便一个冲动就去做了罢了。

    结弦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包括将这三个人接纳回来之后如何分配食物啦,怎么说服其他人啦之类的……他只是想着自己这里暂时还能挺过去,所以将自己的食物分给他们就好,虽然应该不会够但自己能做的却只有那么多了。

    用道德之类的说法去强行要求别人进行奉献的是圣母婊,而无视掉自己的情况然后进行奉献的大概就能够被称之为圣母。

    结弦认为自己并没有那么伟大,甚至于跟伟大两个字根本扯不上关系。他只不过是一个善良的普通人,只是有时候天真了一点又过于在意他人了一点。

    空旷的隧道里面充斥着一种特别的安静,同时因为过于空旷的缘故,只要随便发出一点什么声音出来隧道里面就会回荡起连绵不绝的回声,在这样的情况下结弦的脚步声根本瞒不过人。

    由此一来当结弦刚一靠近,三人组里面为首的那一个立即就充满戒备的站了起来,眼睛死死地盯着结弦的方向,而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叫……正平来着?相当不错的名字,可惜为人似乎与名字并不怎么太相符。

    “你过来干什么?看我们的笑话吗?”正平的打扮看上去有点类似于那种不良,只是他并没有在耳朵上打孔之类,仅将头发烫成了一个极富个性的模样,搭配上他棱角分明的脸型,板起脸的话还算是有些威势。可惜因为饥饿导致的虚弱,让他看上去多少有点虚张声势的味道。

    “没,我来把这个给你们。”结弦和善的摇摇头,对方的那种如同刺猬一般的做法并没有引起他太多的反感,异地处之他大概也会是这么一副样子的吧。说到底男人这种生物,活着就是为了一张面子的。

    结弦说着话将自己早上拿到的能量棒拿了出来,“我的配给也只有这么一点,权当是救急……收下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可怜?收起你那假惺惺的表情吧!”几乎是不出意外的在结弦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对面的正平一下子就火了,要不是实在是提不上力气他绝对会冲结弦挥舞拳头,“你也想做刚才那个家伙做的事情?省省吧……我可不需要!”

    正平话中所指的无非是白煦刚才给那对母女食物的事情,前后两者相差不到1个小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由此正平会怀疑到也并不怎么奇怪。

    “我只是觉得你们应该比我更需要这东西而已。”结弦带了几分无奈的解释道,同时他往正平的方向又靠近了几步,“人如果缺少食物很容易就会低血糖,会引起脑袋的眩晕与耳鸣不说,还会对内脏造成极大的负担。就算不说这些,饿肚子的滋味也不好过啊,所以说别推辞了只是一点吃的东西而已收下吧。

    再说就算不为你自己考虑,也请为你的两个朋友想想。”

    提到其他人的时候正平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趁着这个机会结弦直接将那个能量棒塞进了他的手里,待正平回过神来结弦伸手在他左臂上拍了拍,笑了笑没有多说。

    正平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他也知道之前是自己做得不对,可死咬着不放也不肯道歉到底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还是说单纯的为了面子,正平说不好。可他有一项能够肯定的是,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他一点都不在意所谓的后果,可现在。

    扭头看了一眼受自己连累了的两个朋友,右手缓缓攥紧……他知道自己从最一开始就没有选择。

    “谢……”受了别人恩惠道谢总是必要的,哪怕再怎么玩世不恭正平也不会连这点礼仪都不懂,可谢谢两个字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他感觉这比当初自己被好几个小混混堵住毒打都来得难受,勉强吐出一个字声音却还小的根本听不到。

    “恩,这样就行了。”正平的道谢结弦根本就没听到,他只是见对方不在抵抗于是便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不过我有的也就只有那么多,能帮你们多少算多少吧。”

    ——————————分割线——————————

    没有提任何其他的事情,结弦在把东西送了出去之后就径自离开,但他越是这样看着他背影的正平心中就越是难以平静,盯着对方离开的方向好一会之后他这才重新盘腿坐了回去。

    自己的两个朋友这时候早已凑上前来,比结弦估计的那样还要更惨一点他们的那点东西在第一天就被吃了个干净,整整将近48个小时没有进食这时候肚子正抗议的厉害,这时眼见有了那么一口东西吃,自然是第一时间就围了过来。

    看看自己两个同伴脸上的可谓,正平心中叹了一口气,然后将那根能量棒一分两半朝着他们递了过去,“给你们吧。”

    “正平你不吃么?”

    “我哪有脸吃啊,要不是我拖累了你们咱们现在最少也有点能果腹的东西哪像现在这样。然后又接受了他们的接济……真丢脸。”当着自己朋友的面正平自然没有什么隐瞒,心里想到的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

    “别这么说,你当时不也是为了不让大家上当受骗吗?有戒心是好事,只是被记恨总是没办法的事情。”两人中个子稍微高一点的那个劝慰道,“你别那么自责,当时我们不也同意了你的想法么?所以有错也是大家都有错。”

    “不是那么说的……”正平摇摇头,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清楚么,他当时就是存了当上领导者然后借助这个便利让自己能够活下去的卑劣想法,只是没想到会因为这么个理由失败而已。

    不过失败了或许反而是好事,这几天那两个人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比起自己当初的想法高尚了不知几凡,又是救助伤员又是组织大家搜集物资的,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如今的50多人能留存下来2/3都是好事

    提不上被折服,但些许的钦佩还是有的。尤其是在那个叫结弦的人愿意将食物分给自己的时候,那份感动根本瞒不过人。

    又看了看自己的两个朋友,正平咬咬牙决定般的开口道,“这点东西你们先吃,一会就算是给他们磕头认错,我也会让你们能够领到那个配给的……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