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九六章 篝火

第一九六章 篝火

    人在缺水外加低血糖的情况下很容易感觉到全身无力、头晕目眩,简而言之就是会想窝在一个地方死也不动弹。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想要睡着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明明身体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可大脑还在一个劲儿的告诉你“没有营养啦!要撑不住了!快去找吃的呀!”之类的。

    所以无论是睡着还是醒着,对于此时的遇难者来说都是一个相当难过的事情。

    白煦其实倒也还好,有兵粮丸支撑再加上时不时地能偷偷喝上点水,导致他虽然同样口干舌燥外加肚子抗议,但比起其他人来说确实好多了。如果把健康指数用满分100来说明的话,现在其他人的得分几乎都在65左右,也就是所谓的及格线周围徘徊。

    而白煦怎么也有80点的样子,虽然说不上好但总也不至于很难过。

    然而即便如此他晚上的时候依然没有睡好,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睡得有些久还是说宗次的事情一直沉甸甸的压在他的心头导致白煦就连睡觉都不安稳,总之当从一场梦境中惊醒过来的时候,才是夜里的凌晨3点。

    用胳膊抹了下额头上渗出的汗珠,大口的喘息了几下让自己内心缓缓平复,这时候他已经想不起梦到了什么,只记得是一个很是糟糕的梦境……

    平躺着注视头顶上的隧道顶部,黑漆漆的一片看不真切就如同在醒过来之后就片片破碎的梦境,周遭环境安静的可以耳边传来火堆燃烧时的爆响,这东西初听感觉好好,但久了依然不免会让人感到烦躁。

    “第五天了么?”之前有些低估这场灾难对自己带来的影响了,白煦觉得自己在有后手准备并且持有着大量物资的前提下,这区区一周的时间根本不会太难熬才对,可真正经历了才发现光是从周遭传来的那股低沉的绝望就足以让一个正常人疯掉。

    在黑暗的山洞里默默等待救援,可时间过了这么久依然没有人来,物资一天一天的减少等待着他们的或许只剩下饥.渴而死这唯一一个结果,在这样的情况下谁还能够保持良好的心态?

    白煦不可能说出一周之内救援就会抵达的话,哪怕这是真的也一样。而他还必须同其他人一样装作努力挣扎拼命坚持的样子出来……人骗人,是会在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给骗到的。最直观的表现就是,白煦如今都对所谓的救援没有之前那样信心满满了。

    再加上宗次的死……

    望着头顶眨眨眼睛,惊醒过来一次之后便睡意全无。很难想象这是在休息日能够缩在宿舍里睡上一整天的家伙,腰部一个用力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东西白煦走去火堆旁边,用一根棍子捅了捅正在燃烧的火焰。

    “睡不着吗?”询问的声音从旁边响起,履行着守夜任务的冥朝白煦搭话道。

    “做了个有些差劲的梦,现在一点都不想睡了。”捅了捅篝火,让火堆周围溅起一片火星的同时静静燃烧着的篝火也比刚才稍显明亮了一些,白煦将棍子扔到一边拍拍手坐到了女孩旁边的位置,“你去睡会吧冥,接下来我盯着就行了。”

    “心情很差?”平时很少说话的冥,今天话却出奇的有些多。

    “说不好……”白煦摇摇头,宗次刚刚死掉且他看完了那封遗书的时候,白煦心里是震撼多过于伤感的,在那之后随着周遭的环境一点点变的压抑他又是有些自责,到了现在……反而平静了。

    “冥,你说……我是不是一个特别自私然后又虚伪的家伙?”白煦沉默了一会,见女孩没有继续回话也没有就此走开,过了半晌突然开口道。甚至于就在说完了之后,他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跟冥说这些。

    “自私?虚伪?还挺贴切的。”

    “喂,这时候不是应该反驳我一下吗?”白煦摇头失笑,“一般来讲说这种话都是自嘲好吧,为的就是从聊天对象那里得到一些正面的肯定,像你这么说……是不会有朋友的。”

    “朋友?我没有那种东西。”冥声音清冷,但仍旧比不上她话中的那股子冷淡的意味,“家父一直教导退魔师不需要那种东西,那会让人变得软弱。”

    “真是严格。”白煦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他们还没有熟悉到可以干涉对方家事的程度,“不过有人教导总是好事……”

    这一次没有从女孩那里传来回话,当白煦有些纳闷的扭过头时看到冥也正看向他的位置,眸子中透露的疑惑无疑是在示意他继续往下说,弄得白煦略有些无奈。

    “不是在敷衍你啦,羡慕是真心的……毕竟对于我这种孤儿来说,父母这种存在太过于奢侈了。”

    “失礼了……”冥微微垂下头,向白煦道歉。

    “啊不用不用,真是的这种事情没有什么需要道歉的吧。虽然羡慕,但我其实并不觉得到现在为止我过得有什么不好。”因为这种事情被道歉老实说蛮尴尬的,就好像对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另外作为被道歉的一方白煦还总会有一种被人怜悯的错觉,大概是他过于敏感了些,

    而后稍稍停顿思索了一会之后他复又补充道,“顶多也就是,在有些事情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连个可以询问的人都没有罢了。再说家庭也好。家族也罢在很多时候提供了便利的同时,也是一种束缚。我这个人受不了约束的。”

    白煦似乎意有所指,作为谏山家下一代家主而被培养的冥完全可以说是被家族给束缚了,成为家主就是她最大的价值。然而在她的伯父收养了那位同样资质优秀的养女之后,冥的未来就随即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之前或许还不显但随着黄泉的一天天长大,又与饭纲纪之定下了婚约之后,冥所谓钦定的下一代家主几乎就成为了一个笑话,哪怕她是长姐……哪怕黄泉仅仅是个养女。

    女孩自然是听出了白煦话中的意思,由此变得沉默了下来,刚刚热闹了一些的环境再一次回归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