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一九七章 传火不

第一九七章 传火不

    与女孩之间的关系好容易才变得亲近了一些,可在之前的一段对话之后白煦明确感觉到冥的心情实在说不上好,心中暗自为自己的说话不经大脑而隐隐无奈,但同时却也明白过来一点……

    至少冥对于那个所谓的家主位置还是很在乎的,或许不光光是因为她父亲的缘故,冥本人大概也有着去继承那个位置的想法与气量……退魔师家族的族长并不一定就是什么好的位置,除了足够的权力之外也要担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责任,为了家族的荣耀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很多时候往往都要向现实妥协进而无视掉自己本身的意愿。

    从这个角度来说愿意主动去承担这个职责的都是相当值得钦佩的,无论这个意愿本身是来自于本人的想法亦或是他人的灌输都是同样。在这点上根本无可挑剔。

    当然白煦在意的点其实更主要的还是在于,原本看上去近乎无欲无求如同谪仙人一样的女孩,竟然也有着如此强烈的执着……单单是这一点,就让女孩身上的人气儿浓了不少。

    正因如此,再看向冥的时候白煦心情不免多了点轻松的味道。

    “话说,吃的东西你那里还够么?”又沉默了一会,估算着女孩的不快已然消散了些之后白煦再度开口问道,这一次他自然是没有再去踩雷转而问出了他最一开始就想要问的事情,“之前给你的那些你不是都分出去了不少么?我看你这两天对配给也只是吃了一半而已,就算你身体好也禁不起这么折腾,要是食物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的。”

    白煦的声音压得很低,几乎就是只有他们两个能够听到的程度,但偏偏落在女孩耳朵里面依然清晰无比。在查克拉的帮助下要做到这一点并不算困难,毕竟忍者这种隐秘职业大多时候都要保持足够的安静才行。

    “足够了。”转过头冥面容清冷的直视着白煦的双眼,从她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女孩此时的想法,好像她此刻正在看着的不是白煦而仅仅是一朵花、一块石头甚至于一片空气那样。

    “真的不用客气,怎么说呢我储存的物资还有很多,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上不少,所以……”话说着说着白煦的声音忽然一顿,随即他抿了下嘴唇撇开视线向右下方看了一眼,片刻后轻声呼出一口气缓缓说道,

    “宗次死的时候我总是在想,如果当初我能多拿一点东西出来的话是不是就不会把他逼上那条绝路。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再更改,所以哪怕只是自我满足也好,我还是希望可以尽可能的让大家过的轻松一点。”

    “宗次是自杀是出于自己的意愿结果了自己的生命,与旁人扯不上关系。另外我也不是他。”

    “我知道啊……”白煦声音中流露出一丝难掩的脆弱,“但是啊,这样做能让我好过一些。”

    “那给我吧,”冥的声音干脆利落,似乎是不假思索便做出了决定。这让心情不是很好的白煦微微一愣,而后看着女孩伸出的右手一时难以回过神来,“既然这样能让你好过一点的话,我何必拒绝。”

    “还真是坦诚……”本来冥就应该是这么一个性子,很难想象她顶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孔在那里恳切推让的模样,干脆利落才显得正常。只是这个态度反而让白煦心下少了些纠结和郁闷,也算是一件好事吧。

    看了看四下没有人注意这里,白煦从怀里掏出一小瓶兵粮丸和一些系统特制的固态浓缩水递了过去,前者不用解释后者的话便是一些只有拇指大小的圆球,吃下去的话可以补充200ml左右的水分,属于高科技特制产品。虽然比直接兑换瓶装水贵了一些,但胜在隐秘与方便。

    女孩从白煦那里将东西接过,简单的了解了下具体作用之后便贴身仔细收好。而见冥收下了东西,白煦心中隐约多了些轻松的感觉,同时随着心情的放松他隐隐又有些犯困。只是在回去接着休息之前,他又听冥开口说道,

    “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哪怕最后生还者只有我一个,我也会在心底里认为你不应该受到任何的苛责,因为在这么困难的环境里面是你将最重要的物资分给了我……也分给了所有人,你应该被感谢而绝不能被要求去做到更好。”

    白煦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片刻后他的脸上一抹微笑浮现,“但我自己总不能这样想啊。”

    ——————————分割线——————————

    白煦的心情因为与冥的一番对话后变得好了不少,至少不会再去在那里无聊的自怨自艾了,尽可能的去做到更多……这是白煦暂时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也是让他能够暂时忘记之前那些事情的最佳办法。

    “剩下的因果点,除了必要时可以用来传送的部分之外,只留下能够兑换出够我3天消耗份就行,其余的……换一些高能量的东西出来好了。”白煦留存的结余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多,但挤一挤的话还是能够弄一点东西出来的。

    之前搜集到的物资已经所剩不多了,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白煦只能是给这些物资里面增添一些不起眼但却相当补充能量的物品,比如说巧克力豆之类的。另外水的方面也需要重点考虑,凭空弄出水来显然是不可能于是他打算把给冥的那些压缩水混入到食物里面,反正慌张之下谁也看不出来,随随便便吃进肚子就可以了。

    白煦这里做着精打细算的计划,但可惜他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勉强能够多维持一天左右的时间已然是极限,毕竟人数太多光靠他一个实在是过于无力了一点。

    到了此刻白煦甚至怀疑按照原著中的发展这群人究竟是怎么度过这七天的,要明白那时候的他们可没有来自白煦的物资资助好吗。

    “所以只能将其归结为命运了吧……真是让人伤脑筋的词。”

    因为白煦做的隐秘,导致在分发物资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今天给自己的吃的要比往日多出了那么一些,恐怕就算是发现了也没有人会说就是了……

    同样由于大量因果点的支出,白煦这时候已经没有再去兑换兵粮丸的余裕了,吃着和其他人同样分量的食物喝着少得可怜的水,自这场事故发生以来白煦第一次感受到了灾难所带来的痛苦,但偏偏他之前一直揪着的心反而放下了。

    该说他就是个抖m么……

    食物和水的增加让这一天的众人安稳了一些,巧克力自带的安神效果同样令这些遇难者多少从之前宗次的死亡之中走出来了一些,拖着个的福这一天隧道里的氛围要比昨日好了不少,在让人得以松一口气的同时也全都不约而同的开始了休憩。

    体力宝贵,能多节省一点还是多节省一点为好。

    只是好景不长,随着食物配给再一次的减少……情况似乎又回到了之前。

    而相比起食物更加令人压抑的事情却是可供篝火燃烧的物资也已经不多了……

    哪怕只是燃起了一堆篝火而已,可24小时不停的燃烧依然需要消耗大量的材料,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足够称得上是幸运。列车上的材料大多采用阻燃材质,为的就是防止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造成大规模的损伤。

    在这样的前提下可供燃烧的物资本就不多,再加上一直以来的消耗会有这么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只是在这么一个时间点上万一篝火要是熄灭,因为黑暗而带来的恐慌可就不是简简单单能够消弭的了。

    火光代表着希望,尤其是在这昏暗一片的山洞里面,哪怕只是一团不甚明亮的篝火,光是看着由它散发出来的光明依然让人能够静得下心来,可如果火焰熄灭在不见天日的黑暗里面,负面情绪注定接踵而来。

    到了那个时候,会出现什么事情谁都说不好……同样的白煦也不再有能力去全面进行监管。

    “糟糕了啊……”白煦没能想到比起食物,反倒是燃料更先一步耗尽。在这种环境里人都是会下意识的认为食物和水最为宝贵,这本无可厚非毕竟这两者才是维持生命的关键,但忽略了燃料的话当黑暗袭来对精神同样是一种巨大的负担。

    白煦已经没有更多的因果点可供兑换了,与结弦简单的沟通之下他也表示几乎不可能再从列车上寻找到什么,能够搜刮的都已经搜刮一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包括结弦在内谁也没有再去进行搜寻的体力了。

    在说这话是时候,结弦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双腿卷起裤腿只见他的小腿已经出现了浮肿,那是因为饥饿所导致的状况。虽然程度并不算深,但任谁都明白这样子根本不可能做到像第一开始那样的搜集了。

    而既然结弦都成了这样,其他人也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束手无策……这无疑是他们目前最为真实的写照,互相交换了下想法之后结弦在人群中高声喊了几句,说明了下篝火即将熄灭的事实,并且向大家询问是否还有能够做为燃料的东西。可结果显然不太尽如人意。

    能烧的都烧了,除非能够把已经烧过一遍的灰烬再次燃烧一遍,否则谁都不可能凭空变出燃料出来……现在的状况有点像是那曾经风靡一时的受苦游戏,只是当初游玩时的爽快心情却很难重现了。

    终于……在遭遇灾难的第六天,他们失去了自己的光源。

    ——————————分割线——————————

    当一切重归黑暗,人们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周围的一切是如此的深邃且不可窥探。从光明一下子过渡到一片漆黑,眼睛需要一段时间来进行适应,可就算是这样当感觉上周围环境不再那么昏暗了的时候,仅凭眼睛也很难看清楚3米之外的东西。

    黑暗激发欲.望、滋生罪恶,在一片黑暗之中原本只能死死隐藏在心底的某些想法便忍不住抬起头来,这是谁都无法避免的一种情况,隧道里一时间变的沉闷虽然还有几把手电和一些手机可以充当光源,但考虑到电池的问题在没有紧急情况下谁都不会选择使用。

    原本这里的气氛就说不上好,在篝火熄灭之后的现在就更加的变本加厉,在黑暗中静静呆了几个小时就算是白煦都不禁产生了一股烦躁的心情,由此可知其他的心态。

    当黑夜中的恐惧涌上心头,结合现在的客观环境,san值的再一次下降无疑成为了必然。白煦现在没有办法去管这些,他又不是心理医生事实上就算是有心理医生在这里恐怕也要束手无策。

    对于未来的恐惧与真实的环境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如果没有明确的希望谁都无法去撬动他人封闭的心扉,白煦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才好他唯一能够保证的仅有今天的供给,明天或许一人还能分到一些不多的食物但那已经不重要了。

    按照他所知晓的剧情,明日就是大家脱困的时候,有着足够的食物与水不会有谁陷入到最差劲的状态里,这样一想眼前的黑暗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碍,不就是什么都看不到么?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但白煦这么想不代表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至少当白煦再一次见到了爱的时候他终于算是意识到了这一点。

    “又见面了大小姐。”即便是在这漆黑一片的环境里面,爱那标志性的猩红双眸依然足够显眼。倒不如说,正因为周围都是黑漆漆的模样,反而凸显出她眸子的艳丽与不祥。

    白煦没有问对方为什么会来这里,答案足够显而易见无非是又有人联通了地狱通信呗,只是他想不到有谁会这么做而他又在诅咒谁。以一个正常人的思量来看,目前的情况他和结弦已经做到了最好,而这又是近乎天灾一样的灾难,根本不存在那么强烈憎恨的对象,这样一来被诅咒的人就很是值得玩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