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零二章 隧道内外

第二零二章 隧道内外

    “你拿的是什么?”白煦回去的时候是捧着一大堆的卡片回去的,老实说那样子有些滑稽……好在因为周围漆黑所以并没有谁能够看到这一幕就是了。可是平时呆的地方距离白煦不远的冥自然是将其看了个满眼。

    “器官捐献的卡片,从结弦那里拿来的。你要来一张么?”白煦说着话把手里的那堆卡片往地上一放,接着同女孩解释道,“有了这个东西的话当被医院判定死亡,勾选的器官就会在第一时间被摘除保存,并运送到需要它们的病人哪里去。现在这年头器官移植多困难,多一个捐献者的话很大程度上就能够挽救一条命不是。”

    白煦随口解释着,但他解释的对象是否只针对女孩这一点就有待商榷了。毕竟他的声音一点都不小,几乎半数以上的人都能够听到个大概,白煦正是希望借助这样的做法多派发一点卡片出去。

    说到底这东西永远是秉承着自愿的原则,强逼着就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可诱导就完全没问题了~~

    “你也要填么?”老实说冥有些意外,白煦这段时间以来的所作所为都看在了她的眼里,就算是结弦大概也没有冥对白煦关注的细致。没办法谁让在女孩的眼中白煦是与雾枝这样的高阶血族以及翼那个危险程度无可估量的女人都有着极深牵扯的存在。

    那么相对来说他的危险程度同样不会很低,只是一直以来他都表现出足够和善的一面,但正所谓手持利刃杀心自启谁也没办法保证现在和善的人能够一直和善下去,这样一来为了对白煦进行评估,女孩下意识的就认为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就目前来看白煦的得分还是相当不错,女孩看出他有着自己的私心,但在他激励救治、帮助其余遇难者的前提下,这些都是无伤大雅的小毛病,再加上她看到过白煦因为自己的那份自私而懊恼过的模样,仅凭这一点冥就足以将其归结到了对策室可以进行接触的范围内。

    会有为他人而产生自责这种情感的人,就算再坏也是有着底线存在的。

    但以上这些却不是冥将其当成一个无私者的理由,甚至于在女孩心里白煦其实应该算作一个足够自私的家伙,只是他能够在满足自己的前提下将多余的部分分享给其他人罢了。究其本质还是要先满足自身。

    当然这无可厚非,只是它很难让女孩相信他会是那种主动捐献器官出去的类型。

    不过这并不妨碍女孩朝白煦那里伸出手同他讨要道,“给我来一张吧,那个卡片。”

    “好好好~~”第一次推销就达成目标,白煦这时候就连眉毛里都带着笑,伸手从卡片里面抽了一张出去,而后在自己的那张卡片上随意的勾选了几下,又将笔也一同递给了女孩。

    白煦的动作虽然快,并且周围也足够昏暗,但以冥特异化过的眼睛在如此近的距离依然还是极为清楚的看到了白煦的那张卡上几乎所有的选项都被选中,换句话说如果这东西真有用上的那一天,他全身上下几乎所有的器官都会被捐献出去。

    这对于一个传统的人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一件事情,但冥却没有去窥探白煦想法的意思,将目光挪到自己手里的卡片上面略作思考,然后在眼角膜一项上画了个圆圈,其他的则选择放弃。

    白煦的脑袋不知什么时候看了过来,女孩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定然是看到了自己的选择,心中少有的开始发窘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就连她自己都说不好为什么解释的话语脱口而出,

    “我的身体绝大部分都被灵力和血脉侵蚀改变,虽然对于退魔师来说是良性的但普通人很难承受这种改变,唯一没有太多特异化的……也就只剩下这个了。”

    女孩平静的说出了解释,只是她回望过来的眼神中却显然没有那么的平静。盯着她的眸子定定的看了一会,接着白煦转而一笑,“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呢~~”

    ——————————分割线——————————

    就在隧道里面遇难的众人正在努力挣扎求生的时候,外界的救援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只不过进度上面相当的差强人意……倒不是救援难度大或者其他的什么问题,最主要的果然还是……

    看着远处那个像是一座山一样的怪异,已经在外面连续奋战了6天的对策室成员心中的绝望满得都快要溢出来了。

    “为什么这个年代还会有山之灵的暴走啊……简直不科学,不是说这种怪异的沉睡时间往往是以千年来计算的嘛?”类似这样的吐槽几乎在每一个知道对方底细的退魔师心中都浮现个不停。

    对于这种近乎天灾一样的怪异几乎是谁来都束手无策,远古流传下来的典籍到了这个时代大多残破不全,对于这种极为少见平日了都能用温和两个字来形容的怪异记载更是寥寥。

    山之灵顾名思义就是一座大山在承受了日精月华之后变成的怪异,因为本体仍旧是山所以很少会移动,并且往往会继续维持着自己山峦的身份。只有在极其偶然的时候才会挪动身躯,造成地震山崩一样的动荡出来。

    只不过因为概率实在太小,再加上破坏极大所以大都当成天灾……换句话说就是谁碰上谁倒霉。

    而就算是记载中也根本没有见到过有提到山之灵会如此剧烈的活动,别说是直接离开一直所在的土地更是出手摧毁了隧道什么的,简直闻所未闻。更麻烦的是,直到现在对方仍旧没有离开的样子,俨然是就守在这里了。

    正因如此救援工作的开展才会如此缓慢,说到底谁也不敢保证救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这个家伙会不会再来那么一下。

    “菖蒲小姐,准备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神宫寺菖蒲,著名退魔师家族神宫寺一族的当代代表人物,如今更是对策室的总负责。11区里面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此刻当然是要亲临现场进行指挥,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如今站在她身边的人竟然是羽川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