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零五章 神乐舞

第二零五章 神乐舞

    鼓槌用力的敲击在太鼓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太鼓的鼓声如同一声盛典开幕的信号,下一刻周围火盆中的火焰顿时向天空炸开,将刚刚黑下来的天空染得一片通红。

    四散的火花如同金粉为这夜色点缀,令一派幽邃之中平添了几丝梦幻。

    紧接着一阵铃声轻响,空灵而又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声音的源头,只见在那匆匆立起的高台之上,身着一身巫女服的翼正一身盛装,手持摇铃与折扇一脸肃穆的站于最中央的位置。

    没错,只要看到她此刻的打扮就能够明白,翼提出安抚山之灵的方法便是利用神乐。自古以来舞蹈就是用来沟通天地与神明的方式,经过数千年的演化原本粗糙的祭祀被赋予了太多具有象征意义的模式,而原本简陋的舞蹈动作也早已经演变成了现在的神乐。

    由纯洁的巫女所施展,每年或者定期一次的神乐原本就具有着净化、安抚、封印等等重要的意义存在,而在这片土地上大概也没有什么是比神乐这种东西更能够安抚暴躁的山之灵的了。

    况且还有着那用来起到增幅作用的结界存在,如若不是这次的神乐舞施展难度实在太高,翼也不用赶鸭子上架一般的亲自上场,虽然她比谁都清楚这里面的每一个步骤究竟为何,但毕竟不是职业的巫女在各个方面总还有些差距。

    但好在女孩的灵力在这个世界上也称得上是数一数二,再加上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她的位格并不比所谓的山之灵低,种种因素综合之下眼下倒也只剩下她最为适合。

    在真正开始跳舞前她多少还有些紧张,哪怕面上不显也依然还是在私底下偷偷练习了一会,可真等到了上台的那一刻起,翼的脑中便只剩下一片空灵。

    手中铃铛轻摇,记忆中的舞步在脚下一一展现,太鼓声沉稳而又肃穆,尺八空灵而又辽阔,几者结合在一起令人的精神不知不觉便陷入到了专注却又放松的特殊状态。

    起初翼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但随着神乐舞的进行周围的空气忽然变得粘稠,每一个动作做起来都好像是在水中一样需要颇费力气,耳边的乐声忽远忽近到最后更是干脆的变成了模糊一片。

    可偏偏她就好像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一样,原本只是第一次跳的神乐舞一下子变得随心所欲了起来,好似自己每一个突然涌上心头的动作都成为了最完美的答案,每一次摇动铃铛心头便随之出现一次轻颤,进而与呼吸一同进入到了另外一种特别的律动。

    翼说不好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换作另外一个人在此恐怕都要被这环境所同化进而失去自我,但她的意志与意识岂是普通人能比,到现在仍旧保持着足够的清醒,顶多就是像喝多了酒那样稍稍有些昏沉。

    但经常喝酒的人就会明白,在这种昏昏沉沉脑袋却依旧的时候是最为舒适不过的时刻,就像翼现在这样原本一段时间不长的舞蹈忽然绵延下去似乎能一直跳到天亮。

    此刻舞台之下一直在盯着这边动向的菖蒲坐在轮椅上不禁感慨,“真是美丽的人,而且……好像无所不能。”

    出身于神宫寺家的她比谁都清楚完成这段神乐舞的难度,舞蹈本身只要训练就能够完成,可难就难在跳舞的时候还要用自己的灵力进行配合。同时因为沟通安抚的对象是之前从未接触过的,所以本身的危险也极高。

    神乐舞不过是沟通的道具,真正完成交互的还是舞者与被祭祀者的灵魂。如果是被一直信仰着的神明还好,除了有可能被神明的浩大给冲击到之外几乎不可能遇到太多的危险,毕竟神明才不会伤害自己的信徒。

    可一旦交涉的对象发生改变,纯灵魂的接触本身就意味着风险,那么更何况是不知被什么给污染了的山之灵。

    所以对于翼最一开始的想法菖蒲是持否定意见的,但是又根本无法提出更好的计划由此也只能是听之任之。再加上他们对策室与翼本就不是什么合作关系,她之所以会找上门来也纯粹是由于她需要对策室这边配合而已。

    否则如果时间足够,菖蒲相当怀疑对方是不是一个人就可以把这个暴走的山之灵给净化掉。

    “该说不愧是s级危险度的可怕存在么?”最近几百年以来记载的s级怪异数量屈指可数,这在整个世界的范围都是同样,所以谁也没有办法对这个等级的存在有着足够详尽的认识。

    基本上就是把自己无法掌控遏制的怪异全部归属到这一类里面罢了,比起研究最大的意义还是在于让对策室的人在碰上这个类型的怪异时能够及时分辨并且迅速逃走……一对一的情况下谁都拿他们没有办法的。

    菖蒲心中对于翼的危险度再一次有了深切的认知,同时心下微微庆幸,“幸好她对于我们没有太多的恶意。”

    就在菖蒲思考的时候,那边的神乐舞已经进展到了一个有些匪夷所思的境地,就连出身于神宫寺一族的菖蒲都有些看不懂这个舞蹈下一步将会如何进行,比起传统的神乐舞而言眼前的一幕更像是胡乱的在挥舞四肢,但偏偏任谁看来这其中都带有一种奇妙的韵律。

    虽然无法肯定但菖蒲还是第一时间认定翼应该已经成功的踏出了最为关键的一步,当下便对自己的部下发布命令让他们将准备好的增幅结界尽全力发动,下一刻利用了地下灵脉的结界周围顿时显现出青蓝色的光芒,被笼罩于其中的山之灵更是在同一时间被惊醒。

    可是原本暴躁不已的山之灵这一次却没有如同之前那样肆意行动,反而仅仅是站起来一动不动的停在结界中央。从它的身上很容易就能让人看到名为迷茫的情绪,紧接着伴随铃声的再度响起山之灵庞大的身躯开始一点点的淡化,直至最后消失不见。

    直到此时周围的结界也一同停止运转,火焰熄灭刚还盛大的如同祭典一般的场景一下子冷清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