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零七章 坏消息

第二零七章 坏消息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在失去了光线之后,就连用来每日一次的物资发放都结束了的现在,时间这个词彻底与困在隧道中的诸位宣告无缘。如果说原本的时间还能够用暧昧这个词来形容的话,那么现在就只剩下浑浊了。

    黑色的孤寂如同冬日里的阴风一样细细的渗透进每一个人身体中的每一寸,饥渴的感觉无时不刻不在侵蚀着遇难者的意志,当最后的一点物资被消耗,剩下的只有在这无边的黑暗中等待。

    等待救援,或者是死亡的悄悄降临……而恐怕无论是哪一种,对于如今的他们来说都称得上是解脱。

    白煦从怀里掏出之前那张从结弦那里得到的器官捐赠卡片,直起手臂让它高高的处于自己脸的上方,即使是这个不算很远的距离依然很难看清楚上面写的什么,但之前借用手机的灯光白煦早已将上面的一切熟读,同时写下了自己的选择。

    “能用的部分全都捐出去好了,只是不知道仙人体对我的特化会不会产生很剧烈的排异反应啊……”在心中担心着有些无趣的事情,但即便是那时候白煦仍旧不认为自己会有用到这张卡片的那一天。

    就算是真的要用到大概也是很久以后了才对。

    但到了现在他却忽然有些不那么肯定了,自己的确是留下了最后的防备没错,但是……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昏睡、清醒然后继续昏睡,在不知道多长的时间里面来回重复这样的循环,即便是白煦也很难拥有辨认时间的能力,再加上又渴又饿的就算是睡着了也根本睡不安稳,这样一来对于时间的判断就更加困难了。

    翻出自己的手机进行确认……不得不说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用担心会没电的手表的确要比手机来的更为可靠,果然科技含量的激增就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受限么?在脑袋里面浑浑噩噩的想着无聊的事情,白煦无比庆幸自己身上的充电宝相当好用这件事。

    当然即便是这样所持有的电量依旧没办法维持那么长的时间,以至于无论再怎样节省现在仅仅剩下40%电量的手机也只能当做手表的替代品来使用。而即便如此,白煦也不敢太过频繁的去看手机。

    一来是为了节省电量,二来也是害怕自己对于这个黑暗的忍耐力会有所下降。

    不过现在的话,自认为已经过去了许久的白煦终于是没有忍住掏出了手机,而后随着屏幕的点亮白煦只觉得心脏出现了一股猛烈地抽搐……

    “已经第七天了?”眨眨眼睛确认自己不是眼花了,对比下现在的日期白煦终于能肯定当下已经是被困的第七天了……原本救援应该已经抵达了的第七天,“等下原著中只是说第七天会获救而没有说是什么时候对吧,所以……”

    仍不死心的再次看了看手机,那上面明确无误标记着的22:37字样让白煦这下就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这天就将过去,而想要在这之前打通被困锁的道路简直是天方夜谭。

    毕竟就连一点点噪音都没有传来的话,除了救援没有展开这个可能之外,就只剩下目前救援队伍的位置距离这里还有很远这唯一一个解释,除此之外白煦想不到任何可能。

    可无论是哪一个,全都糟糕透了。

    “呵,这还真是……”嘴里发出一声不快的轻叹,白煦现在算是看明白了……所谓的第七天获救根本从最一开始就是个幌子!一个早已经改变的现实!

    “认清现实吧……”当发现事与愿违,白煦此刻的心情反而一派平静。事实上早在此之前他就有所预料,并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弄得真等到了这个情况的时候,他接受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只是认清现实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可真要去做的话,在这其中所包含的心酸与无奈大概就是有当事者本身才能够明白。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是么?所以说既定的命运到底是什么才对啊……”坦诚地说,比起原著在有了白煦的帮助之后这些遇难者的情况无疑要好上了不少,所以对于他们能够坚持七天白煦还是很有信心的。

    就算是出了宗次那么一个意外,也还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但现在将救援抵达的时间推迟,那么一切估算只能从头再来。可在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悔可能的现在,等待着他们这些人的注定是最为绝望的未来……之前分发的物资刚好够维持生命,再多却没有了。

    咬咬牙坚持到第七天已经濒临极限,再长……感受周围绝大部分已经进入到半昏迷状态中的大家,白煦心中并不看好他们能够继续坚持下去的可能。毕竟当必要的营养缺乏,哪怕没有外力干涉人体本身的机能都会受到破坏,那么更何况是现在这么一个糟糕的环境。

    阴暗潮湿不说,不远处还有着大量排泄物的堆积,再加上已经死掉的那几个人……这些都是疾病的感染源,而一旦染上感冒之类的疾病,基本就和宣判死亡没有任何区别。

    “应该放弃了么?”比起放弃,更加确切点说就是利用自己最后剩下的那些因果点将自己传送到一个安全的位置,就此离开此处。原本白煦是打算以一个参与者的身份去观看事情的全部发展,可眼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说实话他已经是有些骑虎难下。

    白煦少有的拿不定主意,他当然可以一走了之,只是剩下的这些人却注定会是濒临死亡的结局。如果运气好,救援到来的及时那么还会有一些人能够幸存,但那些伤员们却绝对是挺不下来了。

    对于这个结果按理来说白煦是不会有任何触动可言,他本就是一个自私的家伙这一点不用别人去评说就他自己本身都是这么认为的,在困难到来之际让别人顶上自己逃脱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就算被人诟病,但保存自身就是最大的收获。

    可真等到了事到临头……白煦这才发现自己或许并没有他自认为的那样冷血。

    离开的决定很好下,但是其他的人怎么办?不说别人,单单是结弦与冥共患难过后他们显然已经能够被白煦称之为朋友,而抛弃朋友的事情……为了自己生命抛弃友人,这说起来还算可以接受但事实上呢?

    今天能够因为这个理由抛弃掉他们,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之后可以因为其他的理由去抛弃掉别人,某些事情一旦开了先河底线只会变得越来越低,说不定当某一天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身边早已空无一人。

    那样的未来未免有些过于凄凉。

    “好吧,说来说去我也只是下不了那个决心罢了。”白煦很清楚自己刚才想的那些,真要说起来其实也只能当做借口。但借口又如何,他只要能说服自己也就够了。

    心中一片坦然,周围结弦大概是已经饿昏过去,虽然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这个家伙的状态实在说不上好。逞强着连最后一份食物都没有吃掉,而且不管怎么劝说还都不行,在加上这么多日的操劳……会变成这个样子白煦一点也不轻。

    顺带一提结弦省下来的那份口粮终究还是进了雏酱的肚子,作为遇难者里面年纪最小的小可爱,受到偏爱是理所应当的。

    至于冥的话倒是应该在闭目养神。有了白煦之后给她的那些补给,女孩的状况应该比起白煦还要稍好一点……当然这只是理论上,毕竟就算是白煦也没办法判断她究竟有没有把那些东西都吃进肚子里。

    见距离自己最近的两个人都没有余裕去关注自己,白煦遂也不刻意隐藏直接从地上爬起来跑去了稍微远一点的位置。顺手将自己残余的最后一点因果点兑换出兵粮丸与运动饮料之类的东西吞下肚子。

    补充了食物和水,陷入休眠状态的仙人体迅速运转,让白煦的状态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开始变好,差不多走出去30多米之后就基本恢复了70%左右。

    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意味着就此放弃,跟吃断头饭完全是两个概念。虽然这已经将他所留存的因果点全都花完了也是一样……现在的话,除了留存可以用来传送的点数之外,其他的一点不剩。

    肚子里久违的传来满足感,这竟然让被困了整整一周的白煦体验到了幸福,说来实在有些讽刺明明是平时唾手可得的东西,等到失去之后才发现其难能可贵。说到底能够吃饱肚子原来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情,在此之前白煦从没有过如此深的体会、

    “这样子,说不定等我脱困都能够去当一名哲学家~~”脑袋里闪烁着无聊的想法,白煦一边走近了那位让他不得不全力对待的客人……“大小姐您怎么又来了?这一次是有人呼叫了地狱通信服务么?话说……就凭现在他们饿的这样子,还真的有力气能扯开稻草人上的绳子么?”

    已经是第三次来到了这个地方的阎魔爱其实早就在远处注视着这里,之前一来是白煦没醒再一个隔着这么远他也没办法看到对方,可就在刚才几乎是一种福临心至的感觉就让他意识到了对方的存在。

    说起来挺玄乎的,但对于本身就充满了神秘的里世界来说,这倒也不算什么。

    只是短短几天就接连见到了爱酱三次什么的……白煦突然对一心追逐着地狱少女而不得的羽川老师抱以了最大限度的同情。

    填饱了肚子,白煦就连说话都变得比之前有力气。立于黑暗中的爱用她那双鲜红的眸子看着白煦,这样有些反常的注视让白煦意识到了或许对方此次就是专程来找自己的状况,但还没等白煦因为受不了这种气氛而开口之前,爱却先一步说道,

    “你,心存怨恨。”

    “额,还是一如既往的简略啊。”指望一个三无少女跟你长篇大论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一般,白煦当然没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当女孩对他这样的时候,多少还是有些不习惯。但好在他多少还是能够明白女孩话中的意思。

    “心存怨恨什么的……多少有点吧。”没有否定对方的话,白煦扯扯嘴角认同了下来,“不过换谁在这里都会有怨恨对吧,你看被困了那么久结果预想中的救援却没有到来,不怨天尤人才不正常。只是……

    我想我的怨恨还没有到达能够引起大小姐你注意的地步才对,再加上我没有明确的怨恨对象也一点都不想使用地狱通信。所以说……大小姐你这次应该是找错人了。”

    对于白煦的说法爱不置可否,哪怕就连一个点头或者摇头的动作都没有给出。女孩只是静静的站在白煦的跟前,他就感觉自己好像被对方给彻底看穿了一般。不过白煦却没有太过在意,他刚才说的无疑就是心底的真话,而既然是真话的话那么又有什么可被戳破的?

    “怨恨在加深。”良久,女孩说出了自见面后的第二句话,“联系也在。”

    “怨恨加深么?这我倒是没有多大感觉。”白煦并不认为对方会故意诓骗自己,由此不免下意识的开始回忆自己之前的状态,可到头来却还是没有太多头绪。而很快他就又把注意力放到了女孩之后的那句话上,

    “联系加深,你是说……”由不得白煦不在意,如果他理解正确的话岂不就是意味着随着他对于其余事物怨恨的加深,就连同他对于这个世界的关系也在一并加深?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一旦抵达某种阈值的话他就有着成为被诅咒对象的可能。

    同样的白煦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这两者能够结合在一起。

    “不过大小姐,这种事情你说出来真的没问题么?”思考了一会也没有结果的白煦,冲爱吐了个槽。原本没想着能够得到回应的他这一次却意外地从女孩口中听到,

    “是婆婆让我告诉你的。”

    (每个月总有那么30几天不想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