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零八章 决定

第二零八章 决定

    “婆婆?”白煦当然知道爱口中的婆婆指的是谁,但正因如此他才感到极度不解。

    虽然之前看动画的时候有过许许多多的猜测,但白煦还是倾向那位婆婆是地狱意志的一个化身,其作用无非就是监视爱的行动。只是如果这个推断成真,那么显然就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位地狱意志到底是在盘算着什么?

    如此大肆搜集怨恨,并且将与怨恨的牵连者都一并投入地狱。这个工作一作就是数百年,只要稍稍算一下就能明白在这个漫长的时间里面究竟有多少被投入到了地狱之中,如果说那位地狱主宰的目的是为了净化世界那未免也有点太冠冕堂皇了点。

    毕竟这么多年下来爱依然需要工作的极其辛苦,那么显然怨恨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根除……甚至因为地狱通信的存在,怨恨反而变得激化。这一点从某个怨恨连锁事件就能窥得一二。

    “不过说到怨恨连锁……既然爱提到了那位婆婆,看来那个事情还没有发生。”作为动画第二季的最后一个时间,席卷了一整个城市的怨恨连锁,近乎人人自危的状态想象都让人不寒而栗。

    与那个将地狱通信滥用的情况相比,自己眼下所遭受的灾难简直就跟清风拂面一样微不足道,虽然最后以地狱少女被暂时封印而作为结局,但结果什么都没有改变。区别只在于,曾经一直在纺线的婆婆换成了某只蜘蛛。

    正因如此白煦才能够推断出现在所在的时间点。

    “要小心点了啊,那个不管是谁都在使用地狱通信去铲除异己的事件里面,没有谁能置之度外……万一中招可就惨了。”白煦在心底暗暗记下这个重要的事情,那可不像现在真要遇到了还是干脆点坐飞机出国的好。只是就跟眼下一样,明明计划的挺好可事到临头会怎样那可是谁都没办法保证。

    “顺带……”虽然之前爱有说过他不会受到地狱通信的干涉,但从女孩刚才的话里来看情况似乎并不算好,“怨恨可以加深我对这个世界的联系么?还是说我无论做什么都会达到这个效果,只是地狱里面的那位仅仅能够通过怨恨来进行干涉?”

    白煦感受到了一股如同阴影一般袭来的恶意,既然翼能够看出他并非这个世界的人,那么没道理其他人就不行。更何况是掌控了地狱的可怕存在?只不过相比翼而已,对方对于他就不一定带着善意了。

    在主世界带得越久就越觉得这个外表是日常系动画拼凑出来的地方水其实深的可怕,现在又多了这么一个善恶不明的地狱意识,简直是令人焦头烂额。

    “算了,那种事情之后在考虑也没问题,现在果然还是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完了比较好。”一个愣神的功夫刚还站在眼前的爱就已经消失不见,对于这位大小姐的神出鬼没白煦早已经习惯,所以并不存在什么惊讶可言。

    或者说,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并不重要。

    “不过说起来,既然夜神月在的话那么死亡笔记是不是也会如约出现?那么既然叫死神的话,不知道流克对地狱通信有没有什么了解。都是冥界的话怎么也算是个兄弟单位不是~~只是这么一想除了地狱通信之外,还有死神没事干就用死亡笔记杀人玩啊什么的……这个世界还真是让人放不下心来。”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知道的越多就越感到恐惧。所以有时候宁可做一个一无所知的普通人,不明不白的死去总比知道一切却束手无策要好。当然这也看个人,不同的人在这种事情上总有不同的想法。

    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个头绪来,再继续死钻牛角尖除了让自己陷入到无谓的恐慌之外没有更多的可能,很清楚这个结果的白煦干脆不再去想,只是将他与主世界的联系正在逐步加深以及日后有机会要去研究下死亡笔记这两件事牢牢记下,然后便走了回去。

    而在这一段不长的时间里,他已经想通了些他之前已经看明白却迟迟下不了决心的事情。

    “决定了?”察觉到某人的内心,系统小姐却还是最后询问了一句。尽管她比谁都清楚白煦此刻的意志已经谁都无法再改变,但她还是想要确定一下。

    “除了这个做法之外,其他我还有的选么?”白煦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但旋即苦笑变成了一声轻笑,“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人去死我真的做不到,所以既然做不到那么就只能选择其他的结果了不是么~~”

    “还真是一点都不像你,不……或者说应该这才像你。”白煦给人最大的印象是什么,全无所谓的心态?旁观者的从容?抑或随心所欲的做法?但真要概括起来这些全都能用自私来作为总结。

    因为自私所以他要留存下在危机时刻能够保证自己逃生的因果点,进而无视掉其他人凄惨的现状。但又因为自私他又能够做出如今的决定,只为了他自己高兴。

    “别夸我啊,会骄傲的~~”事情到了这种时候白煦反而心下一派轻松,甚至于有了能够和系统小姐调笑的余裕,但很快他就收起了笑容微微眯起眼睛正色道,“夕,帮我把剩下所有的因果点都兑换掉吧。”

    “最后确认一遍,那些你预备用来紧急逃生的因果点全部兑换?事先说好,虽然大家相处的还算不错但我可不会救你的哟。”

    “确认啦,倒不如说你要是再确认一遍的话说不定我就会反悔了。”无视掉女孩听上去冷酷无情的发言,白煦并没有多少坚定但却足够坦然的说道,“将我余下的因果点兑换成物资,能多撑一天是一天吧!”

    ——————————分割线——————————

    如果让一周之前的白煦知道他在此时会做出这种决定,他定然会对此嗤之以鼻。只是等真的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世事有时候真的就那么奇妙。

    白煦留下的因果点数量不少,兑换出物资的话足够这五十多个人消耗两周。但现在怎么想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把东西拿出来,容易被当成妖怪不说更多的可就是引起怨恨。

    升米恩斗米仇的事情他还是懂的,当然如果最一开始他就下定决心的话,就不必花费心思去想着怎么掩盖这批物资的来源,对于很多时候都有些抠门的白煦来说也不知道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考虑到隐蔽性的问题,相同的因果点只兑换出了一半的物资出来。别提在那之后白煦有多心疼了……

    但就算是这样物资也够维持将近一周的时间了,白煦估计要是再来一周救援还是没到的话,那就算他倒霉好了。

    “只是没想到我也有去赌命的那一天……”时时刻刻都想着保命为主的白煦只感觉受到了来自命运的捉弄,要知道就算是在危机四伏的火影世界里面他也是一路平顺的,哪有像现在这样真的是一个不顺就彻底死翘翘。

    而且还是很惨的那种死法。

    借着黑暗的掩盖,白煦兑换出的那一大堆物资根本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事实上现在也没有谁有余裕去关注其他无关的事情,这对于白煦来说可谓刚好。

    从那一大堆屋子里面取出一根熏香点燃,比较封闭的环境里面不一会就被熏香燃烧后的味道充满,当然这个味道很淡以至于不仔细分辨的话根本难以发现。至于说其作用的话……

    白煦当然不会神经到在这时候还有熏香的雅致,他兑换出这东西其实是看中了其安神的效果,安神嘛说白了就是让人容易入睡……在一般安神的效果上再提高个10倍左右,大概就是这根香的效果了。

    “还真是好用啊这东西~~”用自己的感知稍稍感知下四周就不难发现,原本就陷入到了半睡半醒之中的遇难者们这一会功夫就全都睡熟了,至于白煦本身则通过查克拉产生了免疫,想来冥那边应该也差不多。

    “除了对能力者没有什么效果之外大概看不出缺点了,恩……有机会多换一点在特定场合会有奇效的!”脑袋里面闪过一个坏心思,与其同时白煦脸上露出一个典型的反派笑容出来,就凭这个笑容他直接被警察叔叔打死都不算多。

    “那么接下来就开始吧。恩等下……冥,是我。”白煦没有想到冥的反应竟然会如此的迅速,在发现了空气中弥漫的特殊味道之后她立刻做出了戒备的姿态出来,并且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源头。

    看着已经把伞中薙刀给抽出来了的女孩白煦赶紧出声示意,然后点燃了一并兑换出来的火把照亮了这深沉的黑暗。

    在火把的映照下,冥与白煦无比清晰的看到了彼此,女孩刚才的戒备稍减只是手中的薙刀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放下。见她这副模样白煦略感无奈,无视掉系统小姐有些鬼畜的笑声,白煦摊摊手然后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的那堆物资。

    “这是最后的了,为了不引起麻烦只能让他们先睡一觉。”白煦说的隐晦,但冥还是很好的明白过来他值得麻烦究竟是什么。没办法如此凭空的变出一大堆物资出来,任谁都会感到奇怪才对吧。

    再加上里世界的事情都需要对普通人保持隐瞒,到时候解释起来肯定很困难,最糟糕的情况甚至会给这些人洗脑……怎么想都很糟糕。这样一来白煦眼下的做法就还算是温和。

    想通了这些,冥遂收回手中的薙刀。只见足有一人高的薙刀在女孩手中打了个转之后就重新变回油纸伞的模样,动作利落干脆并且透着一股帅气,与她古典美人的模样形成强烈的反差,极富冲击力。

    “是我多虑了。”见自己误会了对方冥微微欠身以表示歉意,虽然这件事情严格来说她并没有做错,只是不为别的光光是白煦能够拿出来这么多的东西出来就足够女孩向他致敬,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白煦的这个做法绝对是付出了相当巨大的代价,无论是凭空造物还是空间传送,都意味着巨大的消耗,能够为了一群陌生人做出牺牲本身,就足以让人钦佩。

    “不用这么正式,没有提前告诉你也是我的不对。”支撑了这么久冥的身体也说不上好,就凭她现在虽然努力掩饰但依然微微有些气喘的样子就能明白,以前见识过女孩宰杀怪异的帅气模样,白煦无论如何都不认为刚刚那么一个短距离冲刺便会让她气喘不已,除非体力过于不足。

    “另外冥你的食物还够么?剩下的东西全都吃了吧,现在这足够我们用上一周。不用再紧紧巴巴的了……”见女孩的状态实在不好,白煦遂劝了一句,“当然如果一周之后还不来救援的话……那我们就干脆点抹脖子好了。到时候你的薙刀借我用用啊,比起饿死这样还更舒服一点。”

    白煦的话听不出他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但冥还是点点头没有任何劝阻的话,相反她只是说道,“到时候我会帮忙的,应该不会感觉到有多痛。”也不知道这丫头是真心,还是单纯的没常识。

    白煦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有些扭曲,但撇撇嘴之后就没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因为他觉得之后无论说什么都只会让自己蛋疼。由此拿着火把他转头走到了那堆物资边上开始慢慢分拣。

    这里面大都是以葡萄糖为主,其他夹杂了些蛋白质与微量元素的营养剂,对于连续一周都没吃太多东西的人来说,肠胃在这种时候已经虚弱到了极限直接给他们吃的和水反而不是好事。

    那么趁着他们睡着,白煦觉得还是以输液的形式来补充营养为好,让营养连同水分一起补充。至于说输液之后留下的针眼,随便用医疗忍术治疗一下就行。

    只是怎么想五十多个人聚在一起挂吊瓶什么的……简直像是某个邪恶实验室的现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