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零九章 这月全勤没了,哭

第二零九章 这月全勤没了,哭

    “以前还真是不知道,原来给别人打吊瓶是这么麻烦的一件事。”用手摸了摸脑袋上的汗珠,在给最后一个遇难者挂上吊瓶之后就算是白煦也禁不住有些疲惫,没办法周围这么黑光是找血管这种事就麻烦透了,更何况还要在短时间内连着照顾50多个人。

    毕竟要是稍微慢一点,等他弄完最后一份,第一个人那边就要换吊瓶了……连轴转的话大概会累死人的。

    当然就算是这样他也没轻松多少就是了。

    “歇一会歇一会……”用手扯着领口上下扇了扇好借此来获得些许的凉意,可惜这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的程度而已。为了方便给他们提供补给,白煦之前与冥一起将这些睡着了的遇难者全都集中到了一起,以至于现在粗略看去一排排整整齐齐躺在那里的人就跟到了太平间似的。

    白煦之前想的挺好,但真的等到了实际操作的时候才发现实可谓意外频出,光是用来悬挂吊瓶的东西都废了他好大的力气去寻找,对于目前物资极度匮乏的状况来说,想要找寻底部支撑足够稳固且高度足够的支撑物实在是困难的不行。

    弄得最后他不得不用苦无钉在墙上,然后穿了些钢丝线作为悬挂物。感谢之前在火影世界的经历,让某人习惯于随身携带忍具包了要不然现在肯定还要麻烦。

    一连给那么多人输液,根本不是专业做这个的白煦到了这时候手都有点哆嗦,一想到在这一次的输液结束之后,每隔6小时左右就要再来那么一次,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唯一的好处只剩下,刚才将因果点消耗一空的事情没那么心疼了。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老实说如果因果点再宽裕一点的话白煦还是比较倾向于兑换出一个懒人沙发或者坐垫之类的东西出来,毕竟连着睡了7天地板他的身体无论如何都有些撑不住了,全身的骨头都在哀鸣般的向他抗议好吗。

    不过……扭头看了一眼在冰凉的地上正坐的冥,白煦忽然觉得抱怨的话实在有些难以说出口了。她的膝盖就不疼么……虽然女孩子正坐时的臀线很漂亮就是了,尤其是在穿着和服的时候~~

    “你不热么?”隧道里面的温度虽然提不到热,但维持了这么久的半封闭状态气闷还是免不了的,再加上刚才强度稍高的运动弄得白煦都不禁脑袋上出了点汗,可反观冥那边看上去就跟刚才没什么两样,有些无奈的将其归结到个人天赋没等对方回答白煦紧跟着说道,“啊把那边的饮料递给我一下谢谢。”

    既然都已经决定了用因果点去消费,那么自然也就没有再藏着掖着的必要,在满足一众遇难者需要的前提下白煦也不打算再过之前那种苦日子了,反正万一真出不去的话,做一个饱死鬼也比较好不是。

    这样一来接过女孩递来的听装可乐,拉开拉环猛灌了一大口的白煦脸上随即浮现出“活过来了”一样的表情。

    “啊哈,果然还是这个最棒了!”肥宅快乐水嘛,虽然白煦不肥但这东西依然可以算作是他快乐的源泉,尤其手上的这瓶喝起来还有点凉!顺带可乐的话,听装的要比瓶装的好喝多了。

    不多会的功夫一听可乐便已经见底,仰着头拿着铝皮罐子在嘴边控了控,见真的没有更多可乐流出来他这才有些不舍的将其随手扔掉……没办法本来就好长时间没喝了,这一次兑换出的数量又实在不多,不省着点可不行。

    但就算如此,喝完了一听可乐的白煦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冲跪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孩询问道,“你要来一听么?还挺好喝的……”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邀请女孩很是有些意外,或者说她长这么大以来还没有接受过这样的邀请……憎恨她的、畏惧她的、嫉妒她的、渴求她的,似乎在女孩的生活之中永远都是被这些极为鲜明的情绪所笼罩,相较之下毫无功利的交往才少之又少。

    那么更是不用提被请喝饮料这种事情了……她的出身与家事让很多人无法与她亲近,而满足这一要求的又绝不会用这种饮料来作为邀请,综合种种这还是她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会有一时间的愣神也很好理解。

    但片刻的迟疑过后她还是点点头接受了来自了白煦的好意,见她点头白煦一时间也是有些开心,主动站起来去给女孩拿了一瓶可乐递过去,而后之间她用捧着茶杯一般的姿势捧着那罐可乐……莫名有些喜感~~

    接着冥就这么捧着可乐,将其凑到嘴边小口抿了一下,而后眉头轻皱……肯定是不会好喝的吧,这样子喝可乐是没有灵魂的!同时一旁的白煦这时候都笑的用手捶地了!

    “哈哈哈哈~~”有些放肆的笑声在这个隧道里面不住地回荡,类似这般开心的时刻好像很久都没有来过,至少遇难之后便是一直如此。此刻伴随着大笑某些压在心头的阴霾彻底烟消云散。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就算是遇难也好获救也罢管他那么多作甚,只要眼下开心的话也就足够不是么~~

    只是这不免让女孩瞟过来的视线了带了点不善,想必如果不是这些日子的相处的话她都要掏刀子了。同样被这样子嘲弄也是她生平第一次。

    “啊抱歉抱歉~~”白煦捂着嘴努力止住笑意,虽然从这东西还是禁不住从他的眉角外溢,可冥那边的表情多少还算是缓和,从白煦那里收回目光盯着手上的可乐罐子表情略有些复杂,这时候便又听白煦在那里说道,

    “这东西不是那样喝的好吧,太过文雅可喝不痛快。你直接拿着大口往嘴里灌,对对对就这样仰着头多喝几口!怎么样,气泡在嘴里炸开的感觉是不是很棒~~”

    如果有不知情的人在这说不定还会以为他这是在教唆未成年人喝酒,但可乐这东西和啤酒的口感其实差不太多,而且因为它是甜的所以受众更广一点。对于一直过着苦修般生活的女孩来说可乐就足够了。

    按照着白煦的说法,在度过了最一开始的呛人感之后冥倒是也不觉得这东西难喝了,虽然依旧提不上喜欢但多少也明白了白煦会喜欢它的缘故。只是对于她来说……像这样抛开礼仪的肆无忌惮比起其他的一些什么反而更加吸引人一点,就如同她会在西餐店点半生的牛排吃一样。

    她并不喜欢那东西,就算是经常有人说极品牛肉在半生的时候吃起来会更好,紧锁在牛排内部的肉汁更是有一种美味的甘甜,但不喜欢的东西就是不喜欢,她也实在是吃不出那所谓的甘甜。

    这种食物唯一吸引她的地方只有在实用时来自其他人的诧异视线,所谓的叛逆大概不外如是。

    但白煦却不知道这些,见女孩把饮料喝完了他还以为是自己的推荐得到了认可,心下把这个情报记在心里准备日后要是女孩来他家做客的话就给她喝可乐好了~~茶水什么的实在有些麻烦。

    至于说女孩会不会上门做客的问题他倒是没有多大怀疑,说是自我感觉良好也行通过这次的患难白煦觉得自己多少也算是同冥混熟了,这样的话在她受伤之后岂不是会来找自己治疗?对于在这种时候还考虑着额外收入的某人,也实在是难以评判。

    只是能在这种几乎算得上是两人的独处时候还琢磨这些,说不定也算是君子坦荡荡了。可能是因为打不过?

    “也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才会到啊……”喝完了一听可乐之后白煦就地躺下准备歇会,尽管当他躺下之后才发现灌了一肚子汽水的话,就此平躺反而会让人喘不上气来,可即便如此仍一点都不愿意起来的他索性翻了个身,侧着身子面朝向女孩那边。

    “很快的。”冥给出的回答倒是出乎预料的肯定,“那么庞大的怪异出现,对策室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想办法。土宫家同样值得信任。”

    “土宫啊……”提起这个有些悲剧的家族,白煦第一个想起的不是白叡和杀生石,而是土宫神乐那个一出场就死掉的母亲。有些模糊的记忆里面留存着那位夫人的样貌,很是漂亮且温婉的女子很难想象这样的她会操纵着巨大的灵兽与怪异进行战斗,并最终死在了自己的宿命上。

    “真是可惜了啊。”神乐的父亲土宫雅乐看上去大概50多岁的样子,而她的母亲则年轻的可以,从旁人来说与其说是夫妻倒不如形容成父女还更形象一点,虽然这年头老夫少妻很普遍,尤其是对于里世界来说更是尤为如此。但白煦依然还是觉得这一对过于违和,同时心里面感慨了一句,“土宫家的女孩挑男人的眼光还真是有传承一般的差劲。”

    心里面想着有的没的对于冥那边白煦也是随口回复道,“对策室么?感觉不是很靠得住的样子……”

    对于这不知道是抱怨还是试探性的话,冥仅仅是回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之后就没再回答,直到气氛略微沉默她这才开口,“对策室的实力远比表现出来的雄厚,尤其是它的支持者。”

    “这样啊,毕竟是里世界推出来的招牌,总不能倒了么。”只是三言两语之间白煦就明白过来了女孩的意思,除了回答他之前的问题之外或许还有着警告的成分在里面。只不过相比起之前冷冰冰的话语而言,她此言更多的却是名为关心的成分。

    看来这段时间的相处也不是白费的……白煦在心里默默感叹。

    “那么这样的话那位黄泉小姐是不是就算你们谏山家的代表?不过冥你目前也算是对策室的编外人员?看来谏山家对于这个差使很上心嘛。”

    “伯父对她的偏爱罢了。”对于白煦这隐含着挑拨味道的询问,女孩的回答倒是中规中矩,“我一直觉得将这么重的担子压在她身上不妥,刚过易折……”

    “诶~~”原来不是因为嫉妒吗,透过原著白煦原本很自然的以为冥对于黄泉是存在着很严重的嫉妒心里的,作为一介养女深深受到家主偏爱不说,就连传承的狮子王都被提前送给了她,简直就是钦定的下一任家主。

    这样的待遇,冥这个正牌的大小姐会嫉妒才是正常,可现在看来对于这个妹妹她其实还是很关心的?白煦一时间有些搞不懂,但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入下去,终归是人家的家事没有太多掺和的理由。

    “那这么说的话,等到救援完成的话冥你应该第一时间就能看到那位黄泉小姐了。”白煦的语气忽然有些怅然,“有些羡慕啊……我的话,大概没有谁会特地担心我吧。”

    这话说着就有点偏颇了,至少樱花庄的同伴以及雾枝绝对会担心他的,但白煦的意思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经没有可以称之为亲人的存在了,其他人的关系虽然好,可相比起亲人的话仍然有着差距。

    平时的话不觉得,可谓有到了此刻才会令人突然有些情绪低落。

    “那样也没有什么不好。”可谁知道来自冥的回答同样足够出人预料,“没有人惦念的话,就算是死掉了也不会有人为此伤心。这样想的话也很轻松吧。”

    “那就有些太消极了。”白煦摇摇头,女孩的想法虽然很不错但终归是过于偏颇了些,说不上喜欢只是也并不排斥,“我啊还是挺希望有一个能让我接受的人在的,虽然可能性不大。”

    女孩投过来的眼神带了些意外,白煦对此也没有解释什么,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然后有些不爽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随即说道,“这才写了多长时间就又得干活了,真是的早知道当初就用比较省事一点的东西了。”

    岔开话题,重新站起身来的白煦自言自语着朝那些遇难者走去。只是冥却觉得他的背影不知怎么带了点萧瑟的意味。

    (啊……狗妈好可爱!得想办法娶了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