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一六章 思路

第二一六章 思路

    大学生活比预想中的要糟糕好多,且不说因为刚刚经历过第二次冲击,百废待兴的各个国家急需各种专业性人才来参与建设,所以对大学生的要求便随之提高了数筹的现实。

    就算是在白煦的老家,虽然高中生常常会听人说什么“就现在比较苦,等上大学就轻松了”之类的话,但真等到了大学校园才会明白……拥有早晚自习、每节课都会点名、课程难度几何倍数上涨、放学后同样要写作业、考试不及格重修会超麻烦并且如果有任意一门课程无法通过就没有办法拿到学位证的大学生活一点都不美好。

    至于说在大学遇到美满的爱情什么的……请明白一件事情,你在高中没有女朋友并不是因为家长和老师的阻止,而单纯是没有人看得上你。要是不做任何改变的话,大学之后这种状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毕竟,如果你美颜又没钱的话还是趁着这难得的时间多读读书吧。终归来说,会在图书馆秀恩爱的还是少数。

    当然以上这些与白煦的关系不大,他只是不太喜欢这个因为第二次冲击而导致气候发生了剧烈变化的环境,以及那大学课堂里面隐隐的压抑。

    11区人有一种热衷于秩序的习惯,他们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将每一个人的位置明确,类似于前辈后辈的关系,在学校里哪怕只是高一个学年说话的分量都会变得非同一般。然而简单的来说……这是白煦最为讨厌的事情。

    主世界的话情况还好,该说是因为科技发展进步以及各种娱乐宣传的影响好呢,还是由于融合了大量狗粮世界所以导致整体氛围变得都比较温和,总之白煦在那里遇见的人大都比较平和好说话,如果不牵扯到里世界的糟心事说成是一个度假胜地都没问题。

    用最简单的例子说明就是,在那个世界里面只要你为人踏实认真、肯努力并且没有那么多肮脏的心思,顺顺利利的考学就职然后一帆风顺的度过一生根本不是问题,同时由于二次元没有丑女的定律,可以预见日后的妻子也会是温柔可人的类型,孩子也比较让人省心。

    基本上可以算作人人都具备人生赢家模板。

    但在这个世界可不一样,白煦感觉他就如同回到了自己的老家一样,人类的劣根性在无形中被放到最大,古板刻薄的老师、心中充满了提防的同学、明明没有什么本事却超喜欢摆架子的前辈。无论哪个都是白煦一点都不愿意去进行过多交流的对象。

    顺带一提,白煦相当刻板的认为喜欢摆架子的家伙大都是没有什么本事的。

    综上所述,在白煦用自卫反击的方式给围堵他的三个“前辈”造成了需要卧床3个月静养伤势之后,整所大学里面就没有什么人会来烦他了……同样的也没有什么人会与他进行接触。

    白煦觉得这个倒也还好,教授那边用了几叠钞票就成功地堵住了他们的嘴巴,但老实说负责教授他们的老师虽然大都为人古板,可理论知识方面都堪称扎实,对某人进行理论上的学习有着非同一般的帮助。

    认识到这一点,他也就对这些人没有了那么多的排斥。而世界上的事情大都是这样,当你消除了某种刻板偏见转而用平常心去对待的时候,才能够发现其实对方有着很多可取之处。

    不管怎么说白煦在这个世界的最初几个月,就在不停的适应之中悄然度过。

    “神经学、遗传学还有关于细胞、病毒之类的东西……果然学医好麻烦啊。”医学部严格意义上来讲和生物学部的区别其实不大,顶多就是前者只单纯的研究人类一项而后者将整个范围遍布到了全世界而已。

    但这同样意味着这门学科学习起来的难度,说到底在11区法学部和医学部都是只有最顶尖的那一群人才才能够涉足的领域,虽然在白煦看来这里面的庸人仍旧占据了太多的席位,只是在学习上面的优势下意识令人忽略掉了其余的那些缺陷罢了。

    不过他却没有去纠结这种问题的打算,毕竟这种社会普适性问题对他来说就算知道了也没有去进行解决的能力与打算,说到底专业性的问题还是交给相应的专家去解决就好。

    坐在图书馆里面,一边听着窗外刺耳的蝉鸣一边享受着空调带来的便利,白煦一只手撑着脑袋百无聊赖的在那里翻阅着刚刚找出来的书籍,右手转着笔。单看他这幅样子,与其他用功读书的学子并没有太多两样。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初白煦就重新配好了一副眼镜,因为他并没有近视之类的毛病眼镜最大的功效只是帮他做一个伪装,所以这种东西配起来还是很方便的,只要眼镜架比较合心意就行。

    眼下重新戴上了眼镜的他自然也就没有了那种吸引人眼球的特殊能力,对于目前需要安静的他来说刚刚合适。

    “话说……eva和使徒到底是什么呢?”将摆放在面前的那本大部头专著翻了一页,随着对眼前这本书籍的阅读他心中忽然浮现出了这么一个疑问,“李林……人类作为最后一名使徒而存在的话,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使徒在某种方面与人类足够相似?所以说只要把人类本身研究透彻,再反向推导的话就能够对使徒有一个大致的认识?这种事情……大概是不行的吧。”

    充满逻辑性的理论推导到最后,就连提出这个推论的白煦本人都不愿意去接受。没办法,如果是最初出场的水天使之类还好说,可之后那些……像是电子病毒一样的恐怖天使,本体是影子的夜天使这些东西无论怎么看都跟碳基猴子扯不上关系好吧。

    “所以说想要了解使徒并接触,除了进入到nerv之外没有别的途径了么?可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进入到那个组织啊……”时间还很充裕,但这并不是白煦能够肆意挥霍的理由,哪怕单独将使徒研究拿出来作为一个大项,恐怕穷极几百位顶尖科学家研究数年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收获,那么更何况白煦只有一个人了。

    哪怕他有着系统的辅助,可系统也不是万能的。再者说来,就算是加入到了nerv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就接触到使徒,以碇源堂那个家伙多疑的性格,不好好考验你一番或者是展露出自已令他心动的能力,那穷极一生也只会是一个可以随时被抛弃的棋子。

    好吧……除了碇唯和真嗣之外,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他的棋子。但棋子与棋子也是有所不同的嘛,就像在下国际象棋的时候国王的重要性就远比其他的一切都高许多。

    “能够接触到莉莉丝的,除了老碇之外剩下的就只有赤木律子与赤木直子这母女两个了,但这并不是因为老碇有多信任她们或者说因为所谓情妇的身份,纯粹是由于……在对使徒的研究方面,没有更好的人选了吧。那么这样的话……”

    在剧情到来之前的漫长时间里面白煦总要去找点别的事情做,正好使徒这种生物就是他的目标之一,难得来了岂有不去探索一番的想法。

    “对于nerv这样的组织来说,科研能力强悍的人倒是比其他人更容易获得关注,而且只要能进了老碇的法眼那么之后很多的事情都会变得好办,正巧我也需要获得知识就算是两不耽误~~

    更何况相比起其他人而言……我还拥有另外一个世界的知识体系不是,忍者们对于人体的研究虽然不那么规范,但谁也没办法否定他们走出了一条崭新的道路~~”

    脑袋里面回想着学自纲手的知识,以及大蛇丸的禁忌研究成果白煦心中有了一个明确的想法。

    “今年是2004年,就剩下11年不到了么……另外总感觉今年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发生啊?啊……时间隔得太久了,而且当时看这东西的时候年纪也不大能记住的东西果然还是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