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月老系统 > 第二二六章 作弊

第二二六章 作弊

    独自一人在实验室里面一边做着实验一边与系统小姐闲聊,这似乎已经成为了近几年来白煦最为习惯的日常,由此一来如果光是聊天的话根本不会耽搁他手中的动作。

    事实上从刚才开始白煦的实验一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之中,虽然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有了之前的积累白煦相信关于基因融合的项目……再给他2年的时间绝对能够完美达成。

    额……好吧,他也知道冬木不会给他那么充足的余裕。没有记错当绫波丽诞生的时候赤木直子应该还好好地活着不是么,甚至她这个nerv首席科学家的死亡原因里面都包含有承受不住绫波丽的诞生这么一个选项。

    毕竟不是谁都能够接受如此违反伦常的事情的,哪怕她拥有着超越绝大多数人类的脑子也一样。

    “排斥反应太强烈了,只是仙人体的细胞就会有如此强烈的排斥反应,难以想象使徒细胞是怎么跟碇唯的基因融合的。”仙人体细胞……或者通俗一点讲成柱间细胞的东西,拥有着无与伦比的侵蚀性。哪怕只是单独的细胞都会无差别的对异类进行攻击并将其当做营养来源最终吸收吞并,从某种角度来说比癌细胞还更加可怕。

    不用多,只要把一针管的细胞浓缩液注射进人的身体,要不了多久对方就会因为排异反应而彻底死掉,简直比白煦目前所知的绝大部分毒药都更加强力。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情况反而让我更好奇大和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幸运么?”仔细想想就能明白当初进行试验的大蛇丸与团藏究竟是多么的疯狂,虽然白煦也觉得仙人体有这个价值,但他绝对不愿意为此弄得自己满手血腥。

    另外一种腥味倒是没问题。

    “大和的诞生只能说是一种意外好吧,况且他的融合也是不完全的。我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选择,必须是用使徒和碇唯的细胞来完成。而既然直子能够完成这个项目的,我没有道理会连一点方向都看不到。所以说……有什么关键环节被我忽略了。”

    商讨完了接下来的计划之后,白煦重新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回到了自己的实验上面,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注定会化为泡影,别说成为老碇的棋子了就算是进入他的视线都会变得千难万难。

    说归到底,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无能更加悲哀的原罪么?

    “需要提示嘛~~只要话一点小钱钱就能够得到哟~~同时为了回馈老客户,我们还推出了998、1998和5998三种不同的超值套餐哦,买的越多优惠也就越多,心动不如行动哦亲~~现在购买还附赠香吻一个~~”

    “我说……你就不能大方一点么?真要回馈客户的话就给我免单好不好……”白煦残念的撇撇嘴,这几天系统小姐一直都在尽心尽力的向他推销着,原因无非是想要让他能够花因果点去兑换这一份技术。

    不提女孩开玩笑般提到的价格,事实上白煦第一次询问的时候关于细胞基因融合的必要资料足足需要2000因果点,但现在随着他实验的深入价格也一直在降低,天知道这丫头为什么会在998的基础上另外推出了三个其他的东西出来。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哦亲~~另外……我每天的陪聊费用都够了。”话说到后半句女孩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但这反而让白煦越发无语……这个丫头还真是掉钱眼里了。他倒不是心疼这点因果点,之前那么多都花了也不差这一些。

    可问题是在这个世界里面,想要赚取因果点实在不是容易的事情,如果打乱老碇的计划肯定会被针对到死,而单纯履行自己月老的职责……抱歉,无论是美里还是律子,白煦都表示实在没有办法。女强人什么的好麻烦……

    之前从隧道塌方事件里面赚取的因果点如今还剩下一半多一点的样子,看着是很不错啦可要撑这么多年也实在不容易。况且白煦还存了如果真的无法通过研究让自己获得使徒力量的时候,还能用因果点来作弊不是。这样的话精打细算自然很有必要。

    “再便宜点……再便宜点我就买!”沉默了少许时间,白煦终于是下定决心。哪怕只是一个大致的方向也好,他不打算再这么干耗下去了,研究这种事情很多时候都依靠灵光一闪,他又不是那种迂腐的家伙将时间浪费在一次次的枚举上面无疑是最糟糕的做法。

    就算其他一切都允许,作为提供细胞的一方白煦同样表示自己实在是不想没事干就抽血玩了。

    “其实这个情报白送你都没关系,只要你看了之后别后悔就行。”女孩的声音一时间变得高深莫测起来,那种话里有话的说话方式让人不禁心下一紧,但很快白煦就轻吐出一口气决定道,

    “难得铁公鸡也有拔毛的一天,把东西给我吧。后悔也是等看完之后才会后悔不是。”白煦声音一顿,“不对,你的话应该是铁母鸡……拔哪里的毛?”

    “请你去死谢谢……”系统小姐变得冷漠,同时伴随声音传来的还有一大堆的资料。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报复某人刚才的诋毁,这一次的资料灌输相当迅速,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往脑袋里面硬生生灌注了一大桶的粘稠液体一样,比起疼发胀和粘稠的感觉和更加令人困扰。

    “喂……”下意识的捂住脑袋,白煦难受的撇撇嘴。果然便宜没好货,配套服务就不能做的好点么!

    大脑一阵眩晕,这时候别说是试验了光是站着就让他费尽了全部的力气,扶着桌子一点点的移动花了好半天才终于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可紧接着胀痛的感觉再一次增强,白煦毫不意外的昏了过去。

    等到他再一次醒过来,时间已经过去了3个多小时。屋外的蝉鸣声依旧刺耳,脑袋的痛感缓解不少进而带来了一阵清明。白煦醒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了下自己的状态……依旧还好好地坐在椅子上,看来系统小姐多少还是留了点良心,不然在刚才那种情况下……白煦能说自己已经做好摔断一条胳膊的准备了么。

    心下微微舒了一口气,之后平复了下心情的白煦这才重新开始整理来自系统小姐的灌输,而很快他就发现了其中最为至关重要的一点。